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陆子冈
    却说那赵守正与长公主,在赵昊和某人的掩护下逃出了后辈的视线。

    此地不宜久留。两人赶忙离开庙市,叫了辆马车,来到数里外的后海边,这才敢摘下黑白无常的面具。

    此时的后海边行人稀少,安静异常,冰冻的湖面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,闪现着七彩的光泽。

    两人便漫步在这独属于他们的美景中,心情渐渐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相视一笑,都对方才的荒唐之举,感到十分的刺激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好像看到咱们了呢。”长公主有些尴尬的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看到了。”赵守正点点头道:“不然他干嘛大声吆喝,不就是吸引那帮孩子的注意,然后提醒我们快走吗?”

    “这脸谱,是谁给我们的?”长公主看着手里及时出现的白无常面具,不禁暗暗感激。这玩意儿可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的书童吧……”赵守正有些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书童吗?”长公主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啊,今天一直跟着咱们吧。”赵守正四下看看,也没发现方文的踪影,便讪讪笑道:“那孩子神出鬼没,我也经常忘了还有这么个人。不然早就把他打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算错有错出了。”长公主笑着感谢了那位无名英雄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来到了银锭桥前。

    长公主站住脚,看着眼前银锭似的精致拱桥,陷入回忆道:“还记得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我们就是在这里遇到的陆子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请他为我们雕了那对玉佩。”长公主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不知道他有那么大名气,我还嫌他要的太贵。”想起当时的情形,赵守正也是神情一黯道:“只是想着,从此天各一方,总要留个念想,这才掏光了身上最后一个铜板,还欠他四百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便听一个苍老的笑声从桥上响起,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,负手从桥另一头走来道:“那就今日把账还上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循声望去,不禁都吃了一惊,那老者可不正是,十六年前遇到的陆子冈,如今已名闻天下的玉雕大师吗?

    “陆大师,你不是在苏州吗?怎么又回京城了?”赵守正感到十分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能再回京城,老夫就不能了吗?”陆子冈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长,陆大师被我皇兄召入京,给他雕玉器来了。”长公主小声向赵守正解释一句。不过以陆子冈的身份,还见不着高高在上的长公主,因此她也大大方方迎上去,展颜笑道:“想不到陆大师,居然还记得我俩。”

    能遇到见证过两人感情的故人,长公主也是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“老夫做过的每一个玉佩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”陆子冈用粗糙的右手,捋着花白的胡须道:

    “不过找老夫做玉佩的人,我可不记得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记得我二人呢?”长公主便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陆子冈略一沉吟道:“老夫从你们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过往,自然印象深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二人吃惊的看着老人家,没想到他也是个多情的种。

    “三十年前,老夫与青梅竹马谈婚论嫁时,她却突然被选入了宫中,从此天各一方,再也无法相见……”便听陆子冈缓缓说道:“也就是打那时起,老夫固执的在制出的玉器上,都刻下自己的名字。就是希望有朝一日,自己的玉器能流入宫中,被她看到。知道我还在等着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等到了吗?”长公主恻隐之心大动。

    陆子冈缓缓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,我或许可以帮你找找。”长公主又问道,只要人还在宫里,她一句话就能帮忙捞出来。

    “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陆子冈颓然一叹,眼角滚出一滴浑浊的泪珠道:“此番老夫之所以奉旨入京,就是想知道她是否还宫里。结果拜托御用监的陈公公查过名册,才知道她入宫当年,就因为卷进一场宫变,惨遭横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长公主退了一步,娇躯一晃。她知道,陆子冈所说的那场宫变,八成就是让自己母亲丢掉性命的壬寅宫变。

    赵守正赶紧扶住宁安,紧紧揽住她的肩膀,给她依靠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抱歉,大好的日子让你们不舒服了。”陆子冈吐出口浊气,转头看着相互依偎的二人,又不无羡慕道:

    “真好哇,当初还以为,你们这一分开,就今生今世不能再见了呢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闻言,螓首紧紧贴在了赵守正肩上,赵守正登时面似火烧,却也没有放开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玉佩都还在吗?”陆子冈又问道:“记得你们说过‘玉因人分,人合玉合’,老夫帮你们,再把玉合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还在的。”长公主便从怀里,掏出那枚带着体温的半月形玉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守正沉默半晌,放开长公主,然后也掏出了另一半玉佩。

    “在的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见那枚刻着‘宁安’二字的玉佩,一双凤目登时泪水涟涟,不由又喜又气,恨不得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赵守正讪讪笑着,没法说话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遇到陆子冈,让他感觉到冥冥中的天意,怕还是不会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陆子冈便从两人手中接过玉佩,缓缓合成一对。看着上头‘守正’、‘宁安’的字样,欣慰的点点头,笑道:“三天后,到火神庙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长公主欣喜万状,盈盈下拜行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赵守正似乎也有些认命了。

    “不谢不谢,你们要一直这样好下去哦……”陆子冈摆摆手,笑着与两人作别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与陆子冈分开后,两人手拉着手,继续往后海深处漫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丢了吗?死人……”长公主一把扭住了赵守正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疼疼……”赵守正一阵呲牙咧嘴,给出的解释却与长公主脑补出来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心里太乱,想到你我如今的身份,唯恐坏了你的名节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遇上陆子冈,听了他的故事,我就想通了,既然天意让我们再遇上,那就听老天爷安排吧。”赵守正紧紧握住长公主柔若无骨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你个傻赵郎啊,宁安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?”宁安长公主依偎在他怀中,轻声说道:“我这身份摆在这里,注定无法与你公开在一起。只要你能像之前那样,时常和我见见面,说说话,我就知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安……”赵守正终于鼓起勇气,将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ps.第三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