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学曾,你驴丢了
    光阴荏苒,转眼半月过去。

    半个月来,徒弟们每日早起晚睡,用功不辍,已经完全进入考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是整日里不见了师父的音容笑貌,徒弟们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师兄,居然施展妙笔丹青,凭着记忆给赵昊画了幅肖像。挂在桌前每日请安汇报不说,居然还弄了个香炉,要给点上香。

    好在被师弟们联手阻止,这才让赵公子没有十几岁就开始受香火。

    大师兄对此十分不忿,振振有词说,凭什么雪浪可以给师父塑金身,我就不能给师父提前上柱香?人家还有给官员立生祠的呢!

    “师父倒是受得起,可这不科学啊!”三师弟死死抱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,科学门里搞迷信,我看你这个大师兄很不称职啊!”二师弟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香炉道:“我看师父不在这段时间,不如由我来暂掌本门事务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定的门规还在墙上贴着呢,你这是要造反!”大师兄拼命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正闹腾间,忽听后院砰地一声炸响,吓得他们齐齐一哆嗦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后,他们赶紧跑去后院,赵士祯和张鉴的实验房查看。

    打开门,屋子里蒸汽扑面而来,众人忙开窗通风,这才看到赵士祯和张鉴两个,沮丧的坐在墙边,皆是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    屋子中央,有一具仍在燃烧的煤藕炉子,上头歪着个一尺多高的铸铁罐子。

    罐体上现出长长一道裂缝,仍不断的涌出蒸汽来……

    “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师兄们赶紧扶起两人,见他们只是被打击的够呛,人并没什么事儿。这才放下心来,问道:

    “又失败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张鉴本来就没自信,此时更是万分沮丧道:“师父都已经把图画给我们了,依葫芦画瓢还做不好,真是太没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士祯也两眼发直道:“叔父说,这东西得造两丈高才能有用,我们现在连个一尺的模型都做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,都起来!”大师兄拍着两人的脑袋,把他俩拉起来,笑着鼓励道:“师父不是经常教导我们,失败乃成功他娘吗?你们这才失败了几次?这就灰心是不是早点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如此神奇的成就,岂能让你俩半个月就收入囊中。”二师兄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春闱之后,帮你们一起想办法!”三师兄王鼎爵也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的这很正常,师父常说科学是很深奥的,你们还什么都没学呢……”四师兄的安慰,总是那样的理智又充满建设性:“你们不妨先把能搞掂的地方做好,等师父出关后再请教难题就是。”

    至于五师兄……呃,他此刻并不在后院,而是被门卫叫去了西院大门口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于慎思走到门口,便见大门外的拴马桩前,围了好些街坊百姓,嘻嘻哈哈在那看热闹。

    他分开众人来到近前,便见个家丁护着拴在那里的灰毛驴,跟上次那个金猴子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于慎思走上前,冷冷瞥一眼那金猴子,心说这小子胆儿够肥的,还真敢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他要抢咱们的驴。”家丁赶忙对于慎思道:“还说我们侮辱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就侮辱你了?”于慎思低头看着小个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金学曾,你给这驴起个名字,也叫金学曾,你们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金学曾气呼呼道:“现在就连杭州会馆的人,都知道你们养了头叫金学曾的毛驴。”

    “哇,原来他就是金学曾的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也叫金学曾,还有这么巧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别说,都瘦瘦小小,灰不溜丢的,还挺像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人群便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金学曾脸皮再厚,也受不了这个啊。气得他跳脚道:“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,这岂是读书人所为!”

    “你这姓金的少含血喷人。”于慎思啐他一口道:“家师好心让我们把你的驴拴在门口,等你来领。怕你不知道,还写上大字广而告之,怎么就成了有辱斯文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在驴身上光写我的名字啊。”金学曾跳脚道:“起码写个‘金学曾,你驴丢了’之类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没写来着?”于慎思冷笑一声,一拍毛驴的左边屁股,那驴便转过身子,将靠墙的一面对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之驴……金学曾之驴!”众人哄然大笑道:“人家只是实话实说,确实不算骂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学曾呆了半天,也噗嗤笑了,摸着脑袋道:“没想到,你们师父还是个妙人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的妙处多了。”于慎思冷笑一声,解下缰绳丢给他道:“带着金学曾之驴滚蛋吧。”

    这驴已经展览了半个月,每天慕名前来参观的人,可比去看科普展览的多得多。这会儿,北京城已经有成千上万人,都知道春松胡同有一头叫金学曾的毛驴了。

    不然,也不会传到金学曾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既然恶气已出,还扣着人家的毛驴,做驴肉火烧吗?

    街坊们见没热闹可看便散了,于慎思也转身准备进门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他发现那金猴子,居然跟在身后,想要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于慎思一转身,金学曾便一头撞在那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进去拜师啊。”金学曾揉着脑袋,呲牙咧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进去。”于慎思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我最近又解出了十道命题,能再去两次呢。”金学曾仗着身子小,想从他腋下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说不行,就不行。”于慎思一缩手臂,夹住他的脖子,将金学曾丢出去道:

    “当初让你进你不进,现在想进了,没门。”于慎思冷笑一声,就要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“我觉的你这话不对。”金学曾又厚着脸皮挤上来,探进门里半边身子道:

    “那封信是你送给我的吧?咱师父要是不想收我,干嘛还要费劲给我写信?”

    “是我师父,不是你师父。”于慎思先强调一句,然后冷笑一声道:

    “再说师父也不缺你这个徒弟,他写信只是想告诉你,你那天做了件天大的蠢事而已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脚就把金学曾踹出去,然后嘭得一声关上门。“留个终身遗憾吧!”

    “开门呐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金学曾拍忙打着大门,央求道:“我错了还不行,我有眼不识泰山啊。要是不知道那封信后头的内容,我会试肯定会考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无情啊,给一个改错的机会嘛……”

    可任他如何拍打,那大门却依然紧闭,没有丝毫要打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,真是悔不当初啊……”金学曾拍累了,便哭笑不得靠坐在大门边。

    心说,人家请着不进去,现在求着进不去,自己还真是贱呢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