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出关啦
    长公主府,绣楼中。

    李明月百无聊赖的坐在锦榻上,双手抱着膝盖,轻盈的身子不倒翁似的左摇右摆。

    晃得锦榻另一端的张筱菁,一阵阵眼晕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能不能别晃了。我都没法好好做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好做的?”李明月虽然停下摇晃,却又把张筱菁面前的《几何初窥》拿到手中,横看竖看道:“这分明就是天书嘛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非要我陪你,攻克科学难关吗?”张筱菁哭笑不得道:“怎么又成天书了?”

    “哎,这阵子自我反思了一下,”李明月便一脸诚恳:“坦白说,我喜欢的不是科学,是讲科学的那个人儿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张筱菁忍俊不禁,探身拧一把她凝脂般的小脸蛋道:“你真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李明月大大方方点头道:“不是一点,也不是一些,而是很多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又开始左右摇晃起娇躯,撅着小嘴道:“都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赵大哥了,他差不多把我忘干净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再喜欢,也不能整天挂嘴上。”张筱菁伸手弹她脑门一下道:“女孩子,得矜持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矜持啊?”李明月却不以为然道:“我娘说,遇到喜欢的就的先占下,三等两看,就不知道让谁抢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张筱菁闻言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瞪大一双美丽的眸子道:“殿下还教你这个?你才多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最近才跟我提的。”李明月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道:“听得我怪害臊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害臊就对了。”张筱菁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觉得我娘说得对。”谁知李明月下一刻,却扬起头道:“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就该整的明明白白,清清爽爽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见县主拿定了主意,张筱菁便不再劝说,改为小声问道:“那……他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李明月颓然低下头,把脑袋埋到腿里道:“赵大哥什么都好,就是好像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,我看他更愿意跟他高大哥,还有那些徒弟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“他才多大呀,还没开窍呢。”张筱菁忙安慰有些小受伤的县主道:“我娘说,男孩子就是比女孩子开窍晚,有的十六七还什么都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娘也是这么说。”李明月点点头,便重燃斗志道:“没事儿,我会看好他,一直等到他开窍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……”张筱菁点点头,便继续对付面前的几何题开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正寝中。

    柳尚宫正无声的哼着小曲,拿鸡毛掸子扫掉珊瑚树上的浮灰。

    赵守正快一个月没出现,她终于不用提心吊胆,心情自然好极了。

    哪怕殿下像害了相思病一样,无精打采的歪在榻上……

    “今儿个初几了?”长公主把玩着手里的团圆玉佩,今天不知第几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今天初六了。”柳尚宫忙恭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才初六啊……”长公主失望叹口气,掐着指头数算道:“初九进场,初八填卷头,最晚初七就得出关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她一个激灵坐起来,激动的叫道:“那岂不就是明天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么快……”柳尚宫不由眼前一黑,仿佛看到暗无天日的时光又要来临……

    没留神手上一使劲儿,差点把一棵半人高的珊瑚树给推倒。

    她赶忙双手抱住那棵珊瑚树,两手被扎得破了皮也不敢松开。

    这种品相的血玉珊瑚,一棵就值上千两银子,砸了她可赔不起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,没摔倒……

    柳尚宫扶稳了珊瑚,呲牙咧嘴的两手直往身上蹭。

    “明天让承恩,去把他伯伯请过来,本宫要好生为赵郎壮行。”长公主摩拳擦掌,相思难耐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三思啊。”柳尚宫忙苦劝道:“赵孝廉闭关干嘛?不就是为了心如止水吗?这没两日就考试了,再把他请过来,怕是会乱了他的心境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会吗?”长公主闻言神情一紧道:“本宫倒没想到这一节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会的,万一赵孝廉再因此没考好,就算不埋怨殿下,殿下自个也心疼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,好吧……赵郎的春闱要紧。”长公主深明大义的怏怏叹气道:“本宫就等春闱之后,再与他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就对了。”柳尚宫长长松一口气,心说又能安生十天半个月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长公主没想到的是,赵守正今天就出关了。

    其实赵昊本打算再提前两天结束闭关,好多给父亲几天休息时间的。

    无奈老爹精益求精,一直拖到今天才收工……好吧,其实是赵二爷中举之后志得意满,又没有老侄子整日督促,这几个月在学业上松懈不少。

    自然没有乡试前那股子锐意进取的劲头了。于是思维也迟缓了、文笔也滞涩了,文章写出来自然面目可憎。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调整状态,然后才敢落笔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寒窗龌龊二十年受尽冷眼,一朝上岸便翻天覆地,很少有新科举子能保持住心性的。因此大都没法再接再厉,金榜连捷……非得落第个一两次,洗心革面、重新做人,才能考中。

    可祖宗只知道今年一年的题啊。

    隆庆五年往后,赵昊只对殿试题有大概印象,完全没关注过会试题啊……

    赵二爷要是今年考不中,估计且得蹉跎个十年八年……十年八年后,以他的年纪,也没必要再考了。

    ‘不过那又怎样?’赵昊心里美滋滋的想道:

    ‘本公子现在有娘了,不指望爹有多大出息了。’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希望老爹这次能一举成功。如果知道题都考不中,那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是以赵昊最后十天着急了,给老爹整了个头悬梁、锥刺股,狠狠逼了他一下,赵二爷这才赶在三天前完工。

    赵守正又花了三天时间背的滚瓜烂熟,然后赵昊便将书房中一切墨迹都丢到炭炉中烧个干净,这才对要累昏过去的赵二爷道:

    “父亲这两天好生休息,等去礼部填卷头的时候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二爷点点头,仰面躺倒在炕上,立时鼾声大作。

    ps.第三更。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