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山不就我我就山
    翌日中午,味极鲜酒楼,那个叫‘春’的包间内。

    今日味极鲜的股东们齐聚一堂,欢送唐友德北上。

    就连马姑娘和巧巧都破天荒的到场了,让唐胖子感到倍儿有面子。

    唐友德坐在主宾的位置上,端起酒盅,敬一杯坐主陪的方掌柜道:

    “我那一大摊子又乱又杂,就这么丢给掌柜的,万望海涵啊。”

    “唐员外哪里的话,都是为公子效劳,分什么彼此。”所谓居移气、养移体,如今的方掌柜可谓‘谈笑有贵宾、往来无白丁’,再不复半年前的寒酸愁苦模样。他那张国字脸白皙了许多,似乎就连皱纹都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,小仓山的总店还没动工,汤大妹子也已经能顶起创始店这一摊了,你只管放心出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你这句话,我就彻底放心了。”唐友德和他碰一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刚要再说话时,窗外隐约传来朗朗的读书声。那是蔡家巷小学堂,开春招收的第一批学童,利用午休的时间在读书呢……

    说是学童,但其实好多学生都十五六、十六七岁了。

    只是余甲长秉承公子多多益善的精神,才没有将他们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听到那‘赵钱孙李、周吴郑王……’的读书声,余甲长面现得色道:“这下唐员外去北京,可要好好说说咱们的小学堂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的‘友德楼’还等着公子题词呢。”唐友德大笑着点头,与余甲长也碰了一杯道:“对了,公子还要再招五十名蔡家巷的汉子,与我一同北上,此事还得老甲长多费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,别说五十个,就是五百个,老朽也能包公子满意。”余甲长一饮而尽,抹了把胡子。

    “你就吹牛吧,咱蔡家巷虽然长,也就不到五百户人家。”一旁的高铁匠无情拆穿余甲长道:“你上哪去招五百个精壮汉子去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你不知道现在方圆十里之内,都说自己是蔡家巷的。”余甲长却得意洋洋道:“老夫可谓大明最有势力的……甲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席间,唐胖子见马湘兰似乎有话要说,便在酒席结束后稍稍留步。

    马湘兰果然没有走,而且巧巧也滞留在雅间里。

    “马姑娘有什么话,要带给公子吗?”马姑娘对赵昊什么心思,唐胖子自然门儿清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马湘兰却摇摇头,轻声道:“小女子想搭唐员外的船,一起北上京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唐胖子不由踯躅道:“公子不是有差事交办给姑娘吗?”

    “上月底,公子交办的所有书籍都已付梓。”马湘兰淡淡一笑,仿佛做了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道:“业已下发到那些小学童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会告诉唐胖子,自己为了能尽快完成公子交办的差事,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唐胖子这下犯了难,他也搞不清公子对马姑娘什么态度,说没想法吧?与她同游、替她赎身。

    说有想法吧?可公子还小哩,能有什么想法?

    正想找借口推掉,却听马湘兰幽幽道:

    “唐员外可能还不知道,公子已经许我为伴读书童。只是有差事交办,小女子才不得不滞留金陵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差事办完了,小女子当然要回公子身边服侍,”顿一顿,她清丽的脸上浮现出无所谓的神情道:

    “唐老板觉得不方便就算了,反正去京师的船多得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各走各的。”陪在一旁的巧巧,忽然脆生生道:“我们可以自己雇一条船去!”

    “别别,等等……”唐友德赶忙举手投降道:“巧巧,你掺合什么?公子又许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巧巧闻言腮帮子渐渐鼓起,恨不得一脚踢飞,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胖球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我弟弟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还有个弟弟?”唐友德大吃一惊道:“他也在北京吗?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气人是不是?”巧巧气得粉面通红,要不是马姐姐拉着,非要把唐胖子当球踢了。

    “她弟弟,是赵老爷的书童啊。”马湘兰忙替巧巧解释一句,虽然她也不记得,巧巧的弟弟叫什么名字了……

    ‘哦,赵老爷还有书童?完全没印象……’唯恐惹恼巧巧,唐友德赶紧捂住嘴,暗暗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湘兰姐咱们走。”巧巧语毕,拉着马湘兰的手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……”唐友德哭笑不得道:“我说不捎着你们了吗?姑娘家家的自己上路,谁能放心的下啊?”

    “看,我就说吧,唐大叔是个好人呢!”巧巧登时笑颜如花,马湘兰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显然,两人默契的套路了唐胖子一把。

    “马姑娘这边没什么问题,不过巧巧,我得先问过你爹妈,他们同意了才行。”唐胖子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问呗,我去看我弟弟,我爹妈有什么不答应的。”巧巧红着脸别过头,拉着马湘兰先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嘿,这下落埋怨是一定的了。”唐胖子郁闷的叹口气道:“公子,你一定要原谅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唐胖子下来时,酒楼早已打烊。

    巧巧妈正在柜台后算账,唐胖子便凑过去,隔着柜台,小声将她闺女的想法说给她。

    巧巧妈闻言,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,头也不抬的继续拨算盘道:“我也挂念儿子了,让他姐去瞧瞧正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才抬头笑道:“只是太麻烦员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放心吧。”唐胖子虽胖,却有颗七窍玲珑心。焉能听不出,这大姐是恨不得把闺女打晕包邮的节奏?

    “保证全须全尾把她带到公子府上……找她弟。”

    待到巧巧妈道谢完毕,唐友德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只见四丫在指挥着伙计们,有条不紊的为晚上的酒席做准备。

    唐友德便朝汤四丫招招手,笑道:“四丫,公子让我问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汤四丫搬着一摞杯盘,风风火火的从他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“公子让我问你,舍得跟你家和尚分开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汤四丫站住脚,看一眼在门口站岗的吴玉,紧紧咬了下嘴唇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为难,公子知道你们新婚燕尔,绝不强迫。”唐友德善解人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舍得。”汤四丫没有回头,慢慢摆着碟子道:“我是那种,把男人拴在腰带上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大堂内的众人,闻言暗暗点头,心说你就是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过两日让吴玉跟我一起北上,公子好像要大干一场呢。”唐友德说着暗叹一声,可惜我金陵帮,尽是些四肢发达的精壮汉子,怕是没法跟北京那一百名精干汉子匹敌啊……

    ps.第三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