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遗忘的人儿
    二月初七,早晨弟子请安时,赵昊问起他们,考试用具准备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师父放心,您陪师祖闭关这段时间,徒儿为这帮不省心的家伙操碎了心,都已经准备好了……”王武阳马上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准备好了就是,废话真多……”华叔阳小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越来越像太监了。”王鼎爵也轻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师弟吃吃直笑,他们可不敢像二师兄、三师兄这样取笑大师兄。

    “瞧瞧去。”赵昊还真有点担心,这些生活不能自理的书呆子,会不会丢三落四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也不知被生活不能自理的书呆子伺候的那人,该怎么算?植物人么?

    众人便陪着赵昊来到西库房,就是当初于慎思撅着腚,听赵士祯讲题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进去,赵昊便看到了七个,样式一模一样的木头考箱。

    虽然为了轻便用的是软木,没用名贵的硬木,但考箱的设计和制作十分考究。四角装饰镂花铜饰、前后两面皆绘有雅致的山水画、门上还安有一把精致的铜锁。

    那样式就像是后世的大号行李箱,可以让考生在候场时当凳子坐。而且每个考箱底下,都装上了四个铁轱辘,可以用绳索拖着走。

    为了便于区分,七根绳索用了七个颜色。毫无意外,分别是红橙黄绿蓝靛紫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士祯帮我们亲手打造的考箱。”大师兄说着,拍了拍赵士祯的脑袋道:

    “士祯这次帮了大忙,还从没见过这么美观精致的考箱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不错。”应试的举子们一致给予好评,就连于慎思和张鉴两个不考试的,也一样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赵士祯都让他们夸的不好意思了:“时间太仓促,只能做到这个程度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们都赞不绝口,赵昊饶有兴趣的让华叔阳打开他的考箱。

    便见里头分了三层,上下各一个大抽屉,中间一层设计了两个小抽屉。拉开上头一个,便见里头整齐码放着号顶、号围、号帘、钉子、锤子……等进场后拾掇号房的用具。还有毛笔若干、墨盒、压字圈各双份,以及卷袋、笔袋、应急的药物、防风的烛台和蜡烛若干……都分别放在不同的小盒子里。

    下头左边抽屉是用来装三天的场食的,什么月饼、龙眼肉、人参、大米、茶叶之类能保存住的,全都用油纸包好。另外还给现做的熟食留了地方,等考试前一天晚上,用银饭盒装好。入场后一加热,就能吃到热汤热饭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还能吃热汤热饭?”赵昊不禁吃惊道:“贡院里还能生火吗?”

    他记得应天乡试是不许带火进去的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这话说的。这才刚二月,滴水成冰,要是不让生火,你的宝贝徒弟们,还不活活冻死?”华叔阳便笑嘻嘻的打开右边一个抽屉,里头果然放着个黄铜做的风炉儿。还有三盒特制的煤藕。”

    “一盒能烧一天,足够用。”赵士祯信心十足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还带了大米和茶叶,”赵昊恍然道:“一边考试一边喝茶,真够享受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喝茶有助于思考。”三弟子忙答道:“还能提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南方人,一天不吃大米饭,就感觉浑身不得劲儿。”大师兄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打开于慎行的考箱看看,里头果然没有大米。

    “刚蒸出来的馍馍,香。”于慎行忙解释道,自己已经请厨房,考前一天蒸一锅馒头了。

    还好,没打算在号房里现蒸……

    最底下一层,就是按规定特质的被褥铺盖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仔细检查完之后,赵昊才意识到,其实自己也不知道,应该带什么入场。

    但当师父的,也不能光看不说话啊。赵昊憋了半天,才想到一个好问题道:“为什么是七个?”

    加上赵守正,这次一共五名举人应考,按说最多六套,有一套备用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一套备用,还有一套是防备备用的出问题……”便听赵士祯一脸认真答道。

    “呃,谨慎……”赵昊嘴角抽动两下,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为一帮严谨若斯的科学家在这瞎操心,实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从库房出来院中时,赵昊便见久违的县主妹妹,和她的猪头哥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出来了!”一看到他,李明月登时笑颜绽开,洋溢着欢喜的朝他快跑了两步。

    她才猛然想起自己的人设,忙站住脚,回头怯生生看一眼李承恩道:

    “哥,你推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呃,我推了吗?”李承恩吃惊的指着自己的嘴巴,终究屈服在妹妹和善的目光下。“好吧,推了。因为……我淘气。”

    赵昊忍不住给县主说话道:“那样很危险的,不小心摔到脸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”李明月袅袅走到赵昊身边,看似控诉,实则训诫的望着自家哥哥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,一定注意。”李承恩哭丧着脸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就是自己非要跟来的恶果,可又不放心妹妹一个人来……

    哎,有妹妹的哥哥,进亦忧、退亦忧,难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兄长,老前辈出来了吗?我娘让我代她问好。”李承恩只好换个话题道:“我也挺想他的。”

    赵昊心说,这都哪跟哪啊?娘让自己的儿子向初恋情人问好,偏生两人还挺投脾气……

    强忍着怪异的表情,赵昊告诉他,老爹还在睡觉,估计得明天才能起。

    李承恩便露出失望的神情,仿佛此行就不圆满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哥,你不是要看禧娃吗?”李明月便用目光示意他,赶紧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“对哦,好久没来看他了。不知他打消出家的念头了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恩也不知是真想禧娃了,还是被逼无奈,便乖乖去了西厢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厢房中便传来禧娃暴躁的怒吼道:

    “你才出家呢!老子正常的很。等我能走了,马上出去大把的花钱!把三张会票全都花光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两张吗?”掩口偷笑之余,李明月不禁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给他发了一份受伤补偿。”赵昊信口答一句,然后问县主道:“对了,妹子来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李明月心说,其实我就是来看你的。面上却乖巧道:“娘听说考场里很冷,让我送来几箱银鼠皮的褥垫、袖套、褙子之类,说这种轻薄又保暖,而且是单层的,可以带进考场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劳干娘费心了。”赵昊忙道谢不迭。心说徒弟们,你们都跟师祖沾光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哥。”李明月忽然想起一事道:“来时在你家门口,看到一个乞丐样的举子。”

    她歪头想一想,又改口道:“或者说,举子样的乞丐?”

    正在扫院子的于慎思闻言,猛地一拍额头道:“那个金学曾在外头……”

    ps.第四更,88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