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师兄实在太谄媚了
    初八日,考官们入场拜祭孔子等各路神祗,流程与乡试大差不差,不必赘述。

    赵守正也终于被拖出被窝,睡眼惺忪的赶赴礼部去验明正身,填写卷头。

    整整四千五百名应试举子,都在这一天涌到礼部衙门。来晚的要排一整天的队,几乎是刚填完了卷头,就得跑去贡院排队进考场了。

    但有钞能力的话,甚至不需要排队。直接从后门走完流程,等到从礼部出来,赵二爷的神志,才刚刚清醒过来呢……

    等忙活完了回到家,还不到晌午。

    赵昊又让他试穿了长公主送来银鼠皮套装,果然不肥不瘦、不长不短,完全是比着他的尺寸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王武阳带着师祖,去熟悉了一下给他准备的考箱。

    等到都忙活完了,一家人便吃了顿清清淡淡的午饭。

    席间,赵守正才发现,赵昊又多了个徒弟。

    给见面钱时不禁暗叹,如今我儿门下弟子越来越多,挨个记住越来越难了。

    却不担心会不会哪天因此而破产……

    今天这种日子,赵昊严禁唠嗑,吃完饭便打发考生们赶紧去睡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一天,整个赵府大院静悄悄。上下连咳嗽都得闷着声,唯恐影响到考生们休息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谁都有赵二爷那样的好睡性。

    等到钟鼓楼敲了二遍鼓,赵昊便亲自将六位考生叫起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洗漱完毕、用过加餐后,便一起来堂前给孔圣人磕了头。

    然后又一起参拜了黑脸的太祖爷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把前来送考的王锡爵,看的嘴角一阵抽搐。本朝的举子拜前朝的皇帝,这是什么样的操作啊?

    秋闱时,还只是赵家人自己拜,这次弟子们也跟着拜上了。

    可见有一个谄媚的大师兄,会把门中风气带坏成什么样……

    最后弟子们拜了师父。

    赵昊亲手给他们每个人,戴上一顶大帽,紧紧扎牢帽带,各说了一遍:“不会落地。”

    六名考生便在书童和蔡家巷汉子的陪伴下,披星戴月赶往贡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按照五行风水,东南是‘紫气东来’的方位。而读书人,乃是天下兴盛的希望所在。

    故而所有贡院,都在城池的东南角。南京是这样,北京也不例外——顺天贡院在内城东南角的明时坊,距离春松胡同不到一里地。

    当初老哥哥选宅子时,就特意挑选了距离贡院不远的春松胡同。

    汲取乡试时大堵车的教训,赵昊这次没有准备车轿,而是由蔡家巷的护卫,和弟子们的书童、仆人组成一支突击队,护送着六名考生步行前往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行人刚到总铺胡同,就见前方道路被送考的车轿,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烦躁的吆喝声、叫嚷声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“突进!”

    高武一声令下,八名蔡家巷汉子组成箭头,狠狠楔入了人潮之中。登时将那些家丁、仆人、举子、亲眷之类的乌合之众,撞了个东倒西歪,硬生生开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于慎思和王锡爵等人,便将六名举子和赵昊护在中央,紧跟着蔡家巷的汉子不断突进、突进……

    结果只用了盏茶功夫,就走完了别人一个时辰也未必能挪过来的路程,到了挂着‘顺天贡院’墨字匾额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到这里,送考的人就得停下了。

    书童们将考箱交给各自的举人老爷。

    赵昊和王锡爵等人便挥着手,目送六名考生进去大门,穿过那面‘天开文运’的大牌坊,走向二门方向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舍弟进场,如今愚兄也应该在里头了。”王锡爵眺望着灯火通明的明远楼,露出向往的神情道:

    “听说考官们在里头,天天吃吃喝喝,吹牛聊天,还不用花自己的钱,日子不要太快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外头,不一样可以吃吃喝喝,吹牛聊天?”赵昊笑道:“我看你是羡慕申状元要当房师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王锡爵大笑道:“看破不说破,这是汝默常教育我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着正待离去,就见吴康远也在叔父的护送下,早早来到贡院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,还能赶上同一拨搜身。”王锡爵在赵府见过吴康远,便自来熟的打趣起来。“听说今年新设了搜检官,可要乖乖任其摆弄哦。”

    吴康远听了没什么感觉,可站在赵昊身边的于慎思,却情不自禁的咬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还有专门搜检官?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少来这套。”吴时来笑骂一声道:“影响了我侄子的发挥,日后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赵昊也笑着跟吴康远打趣道:“你看,这大厨跟你一路货色,都喜欢看后人受苦。”

    “哎,报应啊。”吴康远也想起去岁秋闱时,自己幸灾乐祸的样子。苦笑着摇摇头,没脸跟王锡爵算账,便提着考篮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吴时来看看赵昊和王锡爵,笑道:“走,去我那坐坐,省得一个人枯等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甚好,每次舍弟考试,我在外头比他还心焦。”王锡爵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六倍。”赵昊拍了拍王锡爵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咦,算上他弟弟,你家不才五个举子吗?”吴时来没见过金学曾。

    “哎,没办法。临考前,有个浙江的孩子,在我家门外跪了八天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背着手,摇头叹气道:“要是不收他,他连贡院都不打算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吴时来和王锡爵笑得前仰后合,前者指着赵昊道: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厮又使了什么诈!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差不多。”王锡爵深以为然道:“幸亏春闱提前到二月,若是像从前在三月,怕是这届考官的墙角,都要被他一个人撬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我科学一门可是门槛极高的,像你二位这样,求着我还不收呢。”赵昊背着手,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要是有教无类,这贡院里得坐一半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趁着王锡爵跑过去,跟一名送考官员寒暄的功夫,吴时来忽然对赵昊小声道:

    “你对这科,也别抱太高希望,好在会试能中就行,后头还有殿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赵昊心里咯噔一声,皱眉道:“又是那小阁老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不太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时来含糊的笑笑,近似默认了。

    赵昊登时一阵怒从心头起!

    好你个徐璠,上次就想让本公子当众出丑……只不过上次本公子,搅了你爹的场子,就没跟你算这笔账。

    这才过了几天,居然又朝我爹我徒弟下手了?

    不干你一炮,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?我赵公子有先知眼!

    ps.第三章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