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赵二爷理解了烈阳
    赵守正和五个徒孙进去龙门,就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只见迎面的照壁上,镶着个大大的‘静’字。

    还有巡场的御史手持墨册,立于高台之上,但凡有考生喧哗,哪怕交头接耳,马上便会被记下名字。

    这样,不管他的文章做得多好,评价最终都降一等。这在天下高手云集的会试中,等于被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因此偌大的龙门内,一两百名候场的举子鸦雀无声,就连咳嗽都赶紧捂着嘴,唯恐惊动了那两位虎视眈眈的巡场御史。

    待到举子凑齐两百人,二门便轰然关上,搜检官便带着士兵开始逐个搜身。

    原先举子们听前辈说,相比于乡试时的非人检查,会试的入场搜查会稍微宽松点,甚至只是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毕竟举子都是有功名的,且其中还不乏官身者,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便也因此有不少人心怀侥幸,偷偷怀挟小抄入场。

    谁知今年朝廷竟专门设了搜检官,来监督军士进行搜检,这下可就要了亲命了……

    便听一名大嗓门的搜检官,高声喝道:

    “身上所有衣物包括鞋子,以及坐垫、被褥、卷带、号帘等物,必须是单层,不可以有里子!

    砚台厚不能超过一寸;笔管必须空心;水杯只能用陶瓷;木炭不能超过两寸;

    烛台必须是锡制单盘、空心通底的;糕点等食物都要切开……”

    喝令声中,兵荒马乱的搜检开始了,不一会儿便满地狼藉,不知多少不合规矩的物件都被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据说,兵士们会把丢掉的东西收集起来,转手卖给杂货店,还能发一笔小财。

    被当成小偷一样搜检,已经够有辱斯文了。

    待搜身环节时,就更让举子们倍感屈辱了。

    只见赵二爷心不甘、情不愿的解开腰带,一个个掰开身上的纽扣。然后敞开怀,把身上的衣袍,一件件脱给军士检查。

    等到全身上下就剩一条犊鼻裈时,他哆哆嗦嗦的抱着胳膊,赤着脚,等待搜检结束。

    谁知军士拽一把他的犊鼻裈,低声道:“一并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赵守正登时露出惊恐的神情,下意识紧紧抓住裤头,心说我乡试六次,都没脱掉这最后的节操啊!

    “你要抗检吗?!”军师低喝一声,就要禀报搜检官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赵守正回头一看,只见几个徒孙已经脱得赤条条,在那里被检查了。他便知道,自己也逃不过这一劫了。

    只好两眼一闭,把犊鼻裈往下一扯……

    爱咋咋滴吧!

    在两个军士艳羡的目光中,赵守正晃悠着趴在墙上,面目扭曲的接受完了最后一步搜检。

    而且是两遍……

    等到重新穿起衣裳时,赵二爷竟不由自主的落泪了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理解烈阳徒孙为何会愤然而出,发誓不再入考场了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太屈辱了!已经不是有辱斯文了,直接不把人当人了!

    他登时就想步烈阳后尘,大声宣布自己不想努力了。

    可赵二爷毕竟是赵二爷,最大的优点就是心态阳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便转念想到,反正已经屈辱过了,这么出去岂不更亏?

    再说祖宗还给考题了呢。

    又想到有了祖宗保佑,应该不用再来受一次屈辱了,赵二爷便开心的咧嘴直笑。

    一旁抹泪啜泣的众举子,看到老大哥居然还能笑出来。佩服之余也不禁暗自警醒,日后绝对不可与老大哥进行秉烛夜谈、抵足而眠之类的联谊活动……

    就连几个徒孙也忍不住暗暗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‘怪不得师祖这些年一直单着,连个侍妾也没有,原来……’大师兄暗道。

    ‘怪不得总觉的师祖,慈祥的像个老奶奶……’二师兄心说。

    ‘方文……’三师兄心里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‘不能把长辈往坏处想,师祖只是坚强。’四师兄强制自己不可丢了孔孟之乡的脸。

    ‘师祖真豁达……’七师弟心中偷偷一笑。忽然想到前日,被六师兄抱起的场景,登时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待到搜检完毕,还真从几个考生身上搜出了一些小抄,还有体内蜡丸若干……

    搜检官命人取下他们的卷袋——那里头有填写了举人三代姓名和籍贯的卷子。然后将他们撵出去,在贡院门口枷号三日。

    三日后,礼部会剥夺他们的举人功名,终身不得再入考场。

    作弊考生号丧求饶声中,龙门缓缓敞开,考生终于进去了考场。

    从此刻起,三天之内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贡院。

    这一条是绝对的,没有特例。

    天顺年间,贡院失火,监门御史都没打开龙门,最后烧死了九十多个举人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考场中,一条笔直的号街,将形如长卷、状似猪栏的考棚,分为了东西两排,每一排都有号舍七十间。

    整个贡院,足有三十六排考棚之多。却几乎要被应试的举子坐满了,估计过不了几届就得扩建。

    每排考棚都用千字文编了号,在临街一面的粉墙上,皆张贴了七十个考生的名字。

    举子找到自己的名字,便走进号巷中,来到对应的那间号房前。

    这间三面围墙、广不容席,低头才能进去的小小号房,就是他们接下来三天,吃饭睡觉做文章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找到地方后,举子们第一件事,是从考篮中摸出锤子,先在舍内墙上钉一颗钉子,将卷袋挂上。

    这里头的答题卷可没有第二份,一旦弄污了,就万事皆休了。

    然后再叮叮当当,多钉几颗子,将号顶、号围、号帘子挂上去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考棚年久失修,一旦下雨,里头必然漏个不停,必须要做好防雨措施;二来也能稍稍挡挡风寒;三者,号帘一放下来,里头就是一方独立的小天地,可以让考生不受骚扰的答题。

    等到叮当完了,挂好了该挂的,将带来的物品归拢堆放好,便已经中午了。

    像赵二爷这样早到的,便升起风炉子,开始做饭吃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号巷里饭菜飘香。

    有做扬州炒饭的、有煎鸡蛋的、还有更过分的,直接下锅炒起菜的……

    嗯,说的就是王武阳一伙人。

    王大厨忙了一整天,帮他们将荤素食材、葱姜作料切好装盒,倒进锅里直接翻炒就成,方便又美味。

    大师兄用蒜薹炒了个腊肉;二师兄用豆角炒了个牛肉;三师兄爆炒香干丝;四师兄小白菜心炒猪肝;七师弟老姜炒鸡块。师祖则是葱烧海参。

    简直要把隔壁的考生都馋哭了……

    心说难道这科的举子,好些是厨子出身吗?

    王大厨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ps.第四章,89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