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六十章 赵二爷又理解了和尚
    赵二爷吃饱喝足,将风炉儿放到脚下,裹上银鼠皮的被褥,蜷在号子里睡个午觉起来,发现居然还有考生没入场。

    只好又做了晚饭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天黑,近四千五百名考生各就各位,龙门上锁之后,主考官才发下考题来。

    赵二爷借着烛光一看那首题,果然是——

    ‘子曰:由,诲女知之乎?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’

    祖宗啊,法力无边呀,我要吹爆你!

    赵二爷按捺住心中狂喜,先连夜将准备了二十多天的首题制艺,默在草稿纸上。

    他这半年来饮酒没节制,明显感觉记忆力下降、反应迟钝。

    是以不敢像秋闱时那样,将首题留在最后。

    他怕绞尽脑汁构思好其他的文章,把之前做好的文章给忘了啊……

    事实也证明,赵二爷如此慎重是对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二天睡一觉起来,赵二爷先去上了茅房,然后到巷口的水缸排队打水洗漱,又烧了壶热水,泡上茶。

    这才优哉游哉、摆开架势,开始琢磨起另外两道四书题,还有四道《礼记》题来。

    哎,这不做不知道,一做才明白,自己的水平下滑的好厉害啊……

    就说那另外两道四书题吧。明明都不是很难,可赵二爷构思起来,哪有秋闱时的文思泉涌?

    就像一口气吃了三十个鸡蛋的后果,滞涩的很呐。

    结果他吭吭哧哧一整天,直到睡觉前,才将两道四书题做完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五个徒孙已经将七道题全部搞掂……人家可没提前知道首题哦,七道题全是一天完成的。

    动作最快的华叔阳和金学曾,甚至已将草稿全部誊录完毕,无所事事了。

    其实另外三位速度也不慢。

    王武阳是因为想考会元,保住大师兄的尊严,所以还在对着草稿反复斟酌。

    王鼎爵是因为要强,不希望比任何人考得差,所以还在对着草稿反复推敲。

    于慎行是因为慎重,不希望出任何差错,所以还在对着草稿反复检查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当晚就已经全部搞掂,踏踏实实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明日,还有一整天时间誊抄呢。

    而他们敬爱的师祖,睡眠质量超无敌的赵守正,今晚却睡得一点也不好。

    他不断被自己没答完卷子的噩梦惊醒,还喊了好几次梦话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要啊,我还没答完!”

    “这道题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啊,快想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害得同巷的考生也跟着一惊一乍。却又难免大惑不解,不知此人为何做梦都要靠儿子?

    ~~

    长公主府,寝宫暖阁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声惊叫,把睡在外间的柳尚宫惊醒了。

    她赶忙披衣进来,点着琉璃灯。

    只见长公主拥被坐在凤床上,面色苍白,刘海贴在额前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尚宫赶紧从炉上,给她端了安神养心汤。

    因为童年阴影的缘故,长公主不时会做噩梦,是以夜里常备此汤。

    柳尚宫一勺勺喂长公主吃了汤,见她脸上血色,方小声问道:

    “殿下,又梦见小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长公主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梦见赵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啊?!”柳尚宫差点把一勺子汤,喂到殿下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“这这,怎么会做噩梦呢?”柳尚宫难以理解,心说春梦还差不多,呸呸,我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我梦见赵郎中状元了。”只听长公主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柳尚宫难以跟上殿下的节奏。“那不是好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啊。”长公主却带着哭腔道:“他要中了状元,皇兄肯定要召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后,听说他中馈乏人,皇兄那烂好人的性子,肯定要替他操心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柳尚宫终于对上线了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君命难违,你说赵郎怎敢拒绝?”长公主急的直搓腿道:“到时候他娶个十七八的小姑娘,你叫我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嗳……”柳尚宫见殿下要放声大哭,赶忙拍着她的背安慰道: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绝对不可能发生的,赵老爷中不了状元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瞧不起赵郎?”长公主哭声顿止,审视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是……”柳尚宫赶忙拿出补锅高手的本事,替自己补救道:“因为梦是反的啊!”

    “啊,那岂不是要考最后一名?”长公主又不乐意了。“赵郎最厉害了,谁也考不过他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尚宫彻底无语,一口气喝下了碗里的安神汤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更需要这个。

    “这个凉了,我给殿下换一碗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三天,也是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做了一晚上噩梦的赵二爷,顶着一双黑眼圈,萎靡不振的上完茅房。

    此时他哪还有昨天早晨的从容?饭都顾不上吃,更别说泡茶了。便赶紧对付起那四道《礼记》题来……那狼狈的样子,像极了中午才开始写书的和尚。

    就剩大半天光景,还得留出时间誊卷子,也只能将就着对付了。

    中午时,三位徒孙一丝不苟的誊完了七篇文章。

    待墨迹干了,就收入卷袋,开始烹制今日份的美食。

    于慎行打了俩鸡蛋,裹着馒头片炸到金黄,然后一脸满足的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王武阳下了龙须面,就着茶叶蛋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王鼎爵更是要强的不想剩下任何食材,足足整了四菜一汤,就差一壶小酒,就能请个客了。

    反正不能提前交卷,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呗。

    但他们可怜的师祖,又没顾上开火。将就着吃了把龙眼干,就继续构思第三篇《礼记》文。

    偏生今年的《礼记》题又有些难度,结果直到日落西山,赵守正才将这一篇搞完。

    眼看最后一篇肯定没时间做了,他赶紧摆好答卷纸,将做好的六篇文章誊抄上去。

    按照考试的规定,考生如果书写不及,可将《四书五经》题各省去一道,并不会因此落第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别人都是答了七道,你却只答了六道……

    考官阅卷时,不说文章质量高低,在感官上你就先输了一筹。

    这得其余文章,尤其是首篇制艺得水平超出别人好多,才有可能把这个差距抹平……

    但这会儿说啥都没用了,赵二爷能把六篇文章三千来字,一字不差的都誊完就烧高香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考生们已经呼呼啦啦开始交卷了,赵二爷还在那里瞪大眼睛,一笔一划的抄写。

    呜呜,卷面潦草涂改,也会被扣分的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明远楼下是受卷所。

    监临官高坐堂上,监督受卷官收卷。

    受卷官核对考生身份无误后,要对收到的试卷进行初检。

    如果发现污损试卷、添注涂改超过百字的,便将试卷截角,并写明原因。

    这些考生与誊录所、对读所挑出的违例者,用蓝笔书写,张榜公布于贡院门外,称为‘登蓝榜’。

    登蓝榜者,试卷到不了考官手中,便已经被取消了中式的资格……

    检查完后,发给考生关防照票,然后每五十份试卷封为一号,装入箱中。

    是以光收卷这一环,四位受卷官就得到从黄昏,一直忙到天黑透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大部分考生都交了卷,还有像赵二爷一样的苦吟派,在那里秉烛夜战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天黑后还没誊抄完的考生,可给蜡烛一根,但燃尽必须停笔。

    赵二爷紧赶慢赶,在蜡烛还剩大拇指大小的时候,将六篇文章誊完。

    然后又借着最后的烛光,快速检查了一遍,这才赶紧捧着试卷跑向受卷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受卷所里的考生,已经只剩小猫三两只了。

    赵二爷顶着受卷官怪异的目光,双手奉上试卷。

    这才虚脱的长舒口气……

    ps.第五更,90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