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等候守正(新的一月求月票)
    黄昏时分,赵昊和王锡爵等人,便早早等在顺天贡院门口。

    幸亏他们来的早。贡院的大门一大开,赵昊的五名弟子便率先联袂而出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一看到赵昊,大师兄便丢下考箱,欢快的跑过来,一脸谄媚道:“这么冷的天,师父还亲自来接,不成器的弟子们实在担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见又让大师兄抢了先,四个师弟只好紧赶两步,上前向师父行礼。

    赵昊含笑点点头,问都没问他们考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对这五个学霸弟子的水平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。没道理天天用功不辍,反而比原本发挥还差……

    但吴时来的话,就像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,总担心那李春芳会不会作梗,打压他的宝贝徒弟。

    这让赵昊感到有些对不住阳阳们,上杆子收人家为徒,却还连累了人家,这可不是为人师表的风范啊。

    因此赵公子今天话格外少,特酷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少年郎总是会无意识模仿自己的偶像。

    等着赵二爷出来的时候。于慎思接过弟弟手中的考箱,低声问四师兄考得如何?

    于慎行便对兄长道:“师弟,我只能说,自己应该没犯错,至于成绩如何,坦然接受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锡爵也凑上去,腆着脸问弟弟道:“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要你问。”王鼎爵哼一声,要强道:“我不信有人比我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王锡爵长松口气。说实话,他一直担心弟弟沉迷科学不可自拔,耽误了科举正途。

    却不想想,自己沉迷厨艺不可自拔,不也一样考了个会元吗?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众人等啊等。

    等到天黑,下人们打起了灯笼,大半举子都离开了贡院,却还不见赵二爷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让赵公子未免有些担心起来,便问道:“这科难度如何?”

    “简单。”弟子们便七嘴八舌道:

    “太简单了,白准备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师父,会试居然又是大题,这样很难拉开差距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昊听得直翻白眼,心说我算问错人了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王用汲从里头出来,赵昊心说,可算遇到普通人了。便笑问道:“明受兄,今科题目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小先生啊。”王用汲十分尊重海瑞尊重的人,只可惜他不懂《几何》。便抱拳还礼答道:

    “四书题都很正,但《礼记》四题出得偏了些,在下愚鲁,费尽心神方勉强答完,故而此时才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摇头叹气道:“只怕今科又要铩羽而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明受兄今科必然高中。”赵昊笑着断言一句。

    “多谢美言。”王用汲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大弟子和二弟子却眼珠瞪得溜圆,心中狂叫道——它来了,师父的大预言术又来了!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俩觉得师父身上最神秘,不是层出不穷的科学知识,而是这近似铁口直断的大预言术。

    那真是说谁怀孕谁有喜,骂谁败家谁破产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想破脑袋,也想不通这里头的科学道理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临终前,他们仍未知道那大预言术,其实科学门里最不科学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唐鹤征、施近臣等一帮应天举子也尽数出来,加入了等候赵守正的大军。

    可等啊等,等啊等,出来的举子已经寥寥无几了,却仍未见老大哥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?”众人不禁担心的窃窃私语,忍不住想要进去查看。

    可考场重地,岂容他们随意来去?自然被守军撵了出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不远处,贡院前街的二层楼上。

    长公主站在窗前,一脸焦急的看着火把通明的贡院大门。

    “赵郎怎么还不出来?”急的她直跺脚道:“不会病了,还是让人欺负了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稍安勿躁,这不有人往外出吗?”

    柳尚宫嘴上安慰着长公主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考不上进士就回家,老身的命又续上三年……

    “哎,我想清楚了,赵郎不中也好,这样还能多些时间陪在我身边。”却听长公主下定决心道:

    “回头我跟昊儿说说,留他在京城做生意,赵郎自然也没理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柳尚宫眼前一黑,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?

    此时忽听贡院门口一阵骚动,好些人嚷嚷道:“出来了,老大哥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长公主忙趴在窗前,探着身子望出去,只见自己朝思夜想的那个人儿,终于缓缓走出了贡院。

    虽然他几乎是最后一个出来的,但长公主见他依然步履沉稳、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那如山如岳的样子,简直可靠极了。

    又见足足一两百举子,在寒风中站了大半个时辰,就是为了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赵守正向他们拱拱手,便听众举子齐声道:“兄长辛苦了!”

    这威望、这魅力,简直绝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不禁双手捂住微烫的脸,喃喃道:“这才是男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尚宫双手扣住了自己的脖子,想看看能不能掐死自己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殊不知,赵二爷只是饿得走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他本打算一出来就跟儿子哭诉,可见这么多人等着自己,只好强打精神跟他们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待众人散去,他便搂住儿子的肩膀,大口喘着粗气道:“快弄个轿子来,我走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徒孙赶紧跑去张罗,却又被师祖叫住道:“轿子里要放些吃食,我要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两步就回家了。”王锡爵见状笑道:“我在厨房里,煲了十六种汤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现在就要吃。”赵守正说着,接过于慎行从考箱中找出的酱鸡腿,狠狠咬了一口道:

    “他妈的,饿死老子了!我连考箱都没来得及拿,就被撵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士祯一听,心说还好还好,还有个备件的备件充当备件。

    遂暗下决心,明天再来三套,不,四套,以备叔祖消耗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所有人默契的没有问,赵二爷考得如何。

    回家去睡一天,十二日重新进场;然后等十四日出来,十五日再重新进场。

    自然每次都要再搜检一遍。只是这后两次搜检就松多了,甚至连犊鼻裈都不用脱……

    这是因为一来,后两场‘论、判’考的是政务水平,‘经、史、时务策’考的是吹牛逼能力,你抄都没法抄。

    二来,这两场也不重要了。国朝二百年,还没听说过,有因为后两场突出而高中的呢。

    不然那些做过官的老举人,还不把一甲二甲都包圆了?

    事实上,在考生们进行第二场考试前,考官就已经开始阅卷了。

    ps.三月第一更,继续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