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赵二爷的名次……
    从二月初九凌晨到十七日晚上,九天三场会试考下来,哪怕最精壮的举子,也都消耗过度,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滴水成冰的二月北京啊,哪怕你穿的再厚实、风炉儿一刻不停的烧,在那只有三面墙的号舍里蹲上九天,都能要了你的命。

    举子们全靠一口气撑着,出来了基本上都得大病一场……

    这不,赵昊家里六位,一气倒下了五个,就连素来抗冻的赵二爷都未能幸免。

    倒是身体最单薄的金学曾,依然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也只能说是因为之前就冻了八天,可能已经习惯了……

    这下可把长公主紧张坏了,没法亲自登门探视,便派了六名御医过来驻点诊治。

    隔壁老王太医更是直接就住在赵府上,日夜照料着六位举人……尤其是年纪大的那位的病情。

    在长公主的强烈关心下,在太医们精湛的医术下,在赵昊煮柳树皮的偏方下,六位病人迅速陆续痊愈。

    待到廿八日时,又全都活蹦乱跳开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师父,给了徒儿新生。”一恢复活力,王武阳赶紧补上这些日子欠下的马屁。“从此以后,徒儿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如此令人作呕的谀词,赵公子居然甘之若饴,拍了拍大弟子的肩膀,让他该干嘛干嘛去。

    然后赵昊对一旁仍有些恹恹的赵二爷道:

    “爹,你看你是不是,也该去长公主府谢个恩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说娘已经一个半月没见过爹了,怕是已经想坏了吧?

    “唉,你去就是了嘛。”

    赵二爷一翻身,脸朝炕,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去有什么用?”赵昊瘪瘪嘴。

    自从上元节,撞破了干娘和亲爹的奸……恋情后,他还一直没上过长公主的门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自己尴尬,而是怕干娘尴尬。

    怎么也得先让老情人去解释一下,自己真不介意,然后才好再去干娘膝下承欢吧?

    结果赵二爷赖着不去,弄得赵昊正事儿都没法办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了。”赵昊拍了拍老爹的后背,问道:

    “是不是没考好?觉着没脸见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二爷半晌应一声,又过了半晌方转过头来,满脸愧疚的对儿子道:

    “为父对不起祖宗、对不起你,整日不务正业,好酒贪杯,荒废了功课。”

    “为父……我第一场就考砸了……”说着他鼓足勇气告诉赵昊道:

    “七道题只做了六道,最后一题没做,指定没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昊一听,心说好么,提前给你题目都能考砸,还真是干啥啥不行,吃饭第一名。

    不过,人家赵二爷吃的是软饭啊。

    能把软饭吃成第一名,不比中个状元还牛逼?

    所以赵昊很快便调整过心态,安慰父亲道:

    “我当怎么了呢,谁还没有发挥失常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为父自夸,我失常的次数可比正常的次数多。”

    赵二爷像个犯了错的孩子,眼泪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咱们老祖宗,还不得气炸了肺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昊心说,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,便笑道:“无妨的,这都是命数,祖宗肯定已经算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赵二爷闻言放下了大包袱,又担心起小包袱道:“那你爷爷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扬州就是了,”赵昊巴不得赵二爷留在京城,和娘缠缠绵绵到天涯,便笑道: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又不能进京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大不了老爷子来了信你看,别跟我说就是。”赵二爷又放下小包袱,然后忽然抱住儿子,使劲拍了拍他的后背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其实为父,最对不起的就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愣怔了好一阵,他弄不清赵二爷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难道老爹已经知道,所谓祖宗托梦,都是我编造出来的了?

    赵守正却放开他,用袖子擦掉泪,重新没心没肺起来道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放榜之前,我要喝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放榜了……”赵昊哭笑不得道:“我建议你还是明天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成,明天叫借酒浇愁。”赵守正大呼小叫道:“喝到嘴里都是苦的。”

    算了,管他赵二爷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了,反正又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赵昊和徒弟们,便把烂醉未醒的赵二爷扛上马车,赶赴礼部看榜。

    马车一到了东江米巷,大堵车再度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大街上密密匝匝,全都是去礼部看榜的人流。

    “算了,步行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昊便跳下马车,于慎思和于慎行也扶着赵二爷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高大哥,开路!”

    高武点点头,等到所有人都下了车,才憋出一句:

    “突进!”

    于是八个蔡家巷的汉子,再次故技重施,一路平趟将赵昊一行人送到了贡院南墙下。

    南墙上,杏榜已经贴好,却被杏黄色的绸布遮的严严实实,周遭围着栅栏。

    弄得看榜众人心痒难耐,却也没人敢越雷池一步,只能等着辰时揭晓。

    赵昊等人硬挤进去,自然引来身边人不满的注视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赵年兄吗?”便听一个陌生的声音,在一旁响起。“听说你头场时,是最后一个出考场的?”

    赵昊和弟子们一起恼火看过去,见是个不到三十岁的举人,却面生的很。

    只有金学曾认识他,小声对师父道:“这是我们同科的黄解元,似乎和师祖有梁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二爷恍然一拍额头,指着黄解元道:“想起来了,你不就是那个……想强上郑燕如的……呕,黄洪宪吗?”

    赵二爷处在宿醉状态,这一通又挤得七荤八素,直欲作呕,结果不慎把‘河楼’吞掉了。

    他那话可就变了味……

    登时,周围的举子兴奋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哇,黄解元还挺猛啊。不过郑燕如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金陵前年的花魁……”有懂行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我日,禽兽啊!”举子们登时同仇敌忾,恨不得要把黄解元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连花魁都敢强上?你还是个人吗?

    黄解元赶紧想要解释,可众人骂声如雷,哪里还能听得清楚?

    要不是看词爹那厮身边,尽是些彪形大汉,黄解元非跟他拼了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看待会儿放榜,你还怎么得意!”

    黄洪宪决定先忍住,待会儿杏榜出来,自己高中经魁,这厮名落孙山后,还有谁会听他胡言乱语?

    到时候,你这只败犬还不是任本魁首羞辱,一句话都不能反抗?

    他正幻想着词爹跪在自己面前,呆若木鸡的画面,忽听礼部院中响起一声云板。

    辰时到了。

    守卫杏榜的两名礼部官员,便将那杏黄绸缓缓揭下。

    戊辰科四百零三名贡士的大名,便出现在所有人眼前。

    虽然不抱什么希望,但赵昊父子还是看向那长卷似的巨幅榜单。

    不过他俩有自知之明,没敢从前往后看。而是从后往前看。

    还别说,第一个就是赵二爷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咦,儿子,我竟然中了?!”赵守正难以置信的揉着眼睛道:“不是喝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恭喜爹,你是贡士了!”

    赵昊登时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最后一名怎么了?

    那只能是说明,赵二爷这运气,无敌了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92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