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徒弟们的名次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我中了!”

    “运气不错,运气不错!”

    “额滴神来,居然第十六名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在杏榜上看到自己名字的考生,欣喜若狂从人堆中挤出来,恶形恶状的宣泄着兴奋之情!

    有人激动的蹦啊跳啊,有人哇哇大哭,有人搂着个老爷们就叭叭直亲,还有人使劲抽自己耳光……

    那场面,宛若大型灵修现场。

    但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殿试只排名次不黜落,除了极个别被磨勘掉的倒霉蛋外,中式的举人就进士了!

    进士是什么啊?

    那是前途无限的朝廷命官、与君王共治天下的士大夫,无数的富户商贾投献家产、无数男女平民投身为奴,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贵族生活……最后三条划掉,改为‘成为人人敬仰的故乡名宦,实现治国平天下的终生抱负!’

    总之就是二十年寒窗苦读到了终点,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捧着,那让人作呕的高头讲章了,要改为捧着美人的小……这一条也划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然,以赵二爷父子如今的财务状况,早已脱离了那等低级趣味,但还是把爷俩乐得呗呗直蹦。

    弟子们见状,也顾不上看自己的名次了,都过来欢天喜地的恭贺老师祖……

    毕竟,要是师祖落第了,会害的大家没法庆祝的。

    王武阳和金学曾不知从哪弄来的花瓣,居然还往两人头上撒花。

    赵士祯拿出个镲,镲镲镲的打着。五师弟还想吹个唢呐,被六师弟眼疾手快,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大喜的日子,吹不好是要被群殴的。

    世上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失而复得和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父子俩满以为今科势必落第,往后只能做做生意、吃吃软饭这样子凑合过活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它居然就中了!

    这也幸亏赵二爷今天喝大了,不然非得重演范进中举的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父子额手相庆之时,黄解元就在一旁,见状满脸不屑道:

    “倒数第一这么开心,我看词爹往后就号孙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孙山就孙山。”赵守正高兴的像个三十七岁的孩子,揽着黄解元的肩膀笑道:“那也比名落孙山好哇,年兄你说是不是呀?!”

    所谓年兄,同年及第者也。

    如今赵二爷已是预备进士,能跟他论得上年兄的,自然只有同在杏榜的那四百零二人了……

    在淳朴憨厚的赵二爷看来,黄洪宪堂堂浙江解元,中个区区进士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嗯,黄解元自己也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急于看榜,眼下所有人都涌到右侧榜头那边,挤也挤不进去。

    还不如先在左边榜尾待着,调侃一下孙山先生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听了却不爽了,不由冷笑一声道:“黄解元给家父赠的号,怕是对你不大吉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何解?”黄解元一愣。

    “只怕今科,难逃名落孙山的命啊。”赵昊一叹。

    弟子们闻言心中齐齐狂叫一声,来了,师父的大预言术又来了!

    “看来黄解元你,今科要落第了。”华叔阳开启挑衅技能。“浙江有过落第的解元吗?这下可丢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王鼎爵点点头,心里却说其实是有的。

    但使坏挤兑人的时候,是三师兄唯一不要强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大师兄同情的拍了拍黄洪宪的肩膀,本欲怼他两句,不过想想解元何苦为难解元?

    便安慰他道:“不要紧。心若在,梦犹在,大不了便从头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黄解元都要被活活气死了,跳脚指着这群坏种骂道:“本解元倒要看看,你们谁能考的比我高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怕挤了,扎进人群开始找这帮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咦,他知道我们叫什么吗?”却听身后于慎行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黄解元不由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这帮人里,他除了赵守正和金学曾,确实一个不认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行了,别光耍贫嘴了,看看你们的名次吧。”赵昊见人群稍微稀疏一点,笑着招呼弟子一声,让他们也去瞧瞧各自的成绩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五人组便信心满满的上前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挤兑黄解元,其实论起自信或者自负来,他们还要甚于前者。

    至少人家黄解元目标只是前五,他们却个个冲着会元去的……

    甚至为了避免自己人打自己人,他们去礼部填卷头时,还刻意各选一经,没有重复——

    原本大师兄、二师兄和七师弟都治《易经》,三师兄治的是《春秋》,四师兄则是《诗经》。

    结果填卷头时,大师兄临时改成了《尚书》,二师兄改成了《礼记》,皆把本经让给了学力稍弱的七师弟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样,才有机会包揽五魁首啊!

    这就是学霸的蜜汁自信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与本门‘苟’,哦不,踏实严谨的宗旨不符,所以他们没敢告诉师父,以免被打出满头包来。

    反正以师父爱慕虚荣的性格,等五魁首到手后,肯定不舍得骂了……

    五人打得好算盘,却忘了师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‘稳住别浪,一浪就输了’。

    结果当他们好容易挤到榜头,去看那五魁首时,却全都傻了眼:

    会元,福建田一俊,《诗经》魁首;

    第二名,江西张位,《尚书》魁首;

    第三名陈于陛,《礼记》魁首;

    第四名沈一贯,《易经》魁首;

    第五名王鼎爵,《春秋》魁首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大师兄心碎了。

    “我擦,有黑幕,陈阁老的儿子考第三……”二师兄的挑衅开关忘关了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第五,凭什么我是五魁首里最低的!”要强的三师兄,气得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四师兄只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哎,早知这样,当初我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倒是金学曾觉得老不好意思了,要不是两位师兄临时让出本经,肯定至少能拿到个第四。

    说好的包揽前五,结果只中了一个,而且还是第五。

    五个人自是面似火烧、羞愧难当。可也不能掉头就走了,总得知道自己考第几吧?

    便如行尸走肉般,一边往左挪动,一边十目无神的依次看着榜单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接着才是‘第十名,浙江金学曾,《易经》。’

    然后是‘第十一名,福建王用汲,《礼记》。’

    天哪,小受名次居然这么高,还以为他是困难户呢……

    五人中的三人再度遭受重击,含泪继续看去。

    ‘第二十一名,浙江吴康远,《易经》。’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大师兄和二师兄吐血了,没想到大吃货居然比他俩考得还高。

    之后才是‘第二十二名,直隶王周绍,《尚书》。”

    ‘第四十名,直隶华叔阳,《礼记》。’

    ‘第六十六名,山东于慎行,《诗经》。’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保底月票、推荐票啊~~~~

    ps2.昨天好惨,161章好些人都漏掉了,求补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