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黄解元,你怎么了?
    看到成绩后,一班师兄弟全都慌成了狗。

    但毕竟科学门下,都是莫得感情的未来科学家,他们很快便排除了失望、难过、歉疚、痛苦之类的无用情绪,直面惨淡的现状了。

    “开会开会。”大师兄马上学着师父打个响指,率先挤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四个师弟也跟出来了,五人头对头围成一圈,便低声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坏事儿啊。看会试这稀烂样,想要咱们几个中,出个状元有点悬啊。”

    二师兄用科学的方法,计算出了概率道:“不到十分之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一个人,就能有一半,不,七成的把握!”三师兄要强、不服。

    “屁嘞,历代状元十之八九出自从会试前四名。”华叔阳白他一眼道:“你个第五个名,根本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不服,我要逆袭!”三师兄那脸红脖子粗的样子,让人恨不得给他脑门上贴张符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不理会抓尖要强的王鼎爵,继续商议。

    “考不上状元不要紧,可要是因此上不了,那梦寐以求的第二课,大伙儿可是要死呀……”

    大师兄叹口气道:“虽然师父也有可能会松口,但我们身为未来的科学家,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人为因素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,怎么能快速提高成绩呢?”于慎行憋出一句,他虽然沉默寡言,可也有好胜心啊。

    俺不能给孔孟之乡丢脸哇!

    话音未落,所有人目光汇聚到一处——他们全都想到了师父给师祖的,神秘闭关特训,好像能化腐朽为神奇哎。

    “居然连师祖那样的……老人家,都能救回来。帮咱们这些天才提高一下成绩,岂不易如反掌?”华叔阳登时激动的直搓手。

    “只怕你要空欢喜了。上月师父带师祖东院闭关,我就缠了师父好久,”大师兄却又给大伙儿泼了盆冷水道:

    “唉,结果你们也看到了,本师兄这么大的面子,居然连跨院门都不能靠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是啊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几个师兄弟急的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“嘻嘻,”忽然听刚入门的七师弟嘻笑道:“这是大师兄没用对法子,只要法子对头,不愁师父不松口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。”虽然接触时间不长,但师兄们都知道金猴子诡计多端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这样这样……”便听金学曾坏笑着道出盘算。

    “啊,还得这样?”师兄们闻言,不由面露难色。“那多丢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什么人?”大师兄却拿定了主意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莫得感情的科学家!”师弟们赶忙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引得举子们纷纷侧目,不知这帮人吃错了什么药?

    “问题的本质是什么?”大师兄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提高成绩、要中状元、要上课!”

    “就按老七说的办!”大师兄一拍三师兄的大腿。便带着师弟们重新挤入了人群,一边往西边挪去,一边苦下脸酝酿着感情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南墙根。

    赵守正一直立在自己的名字前,一是享受这如梦似幻的感觉,二是方才一番上蹿下跳,让他酒劲上涌,晃晃又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赵昊一直在他爹边上站着,没敢往前凑。

    一是怕挤,二是担心弟子们的名次太差,自己的小心肝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横竖所有人都会走到这里来,等着吧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唐鹤征与施近臣随着人流过来了。

    前者神情忐忑,后者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见两人目光扫到自己的名字上,赵二爷便自豪道:“不要再看了,此处孙山是也。”

    唐鹤征眼圈登时就红了,施近臣赶忙低声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赵二爷一愣。察言观色看气氛?你不要强求宿醉之人。

    “兄长。”

    唐鹤征看到赵守正,眼泪吧嗒吧嗒就下来了,低头难过道:“我名落你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名落我后……”赵二爷挠挠头,恍然道:“对了,我是孙山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吃惊的看着唐鹤征道:“你竟然没中?”

    唐荆川公之子,可是堂堂应天乡试第二名啊。

    “有黑幕,陈阁老的儿子中了第三名。”施近臣马上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中了第几呢?”赵守正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百八十一……”施近臣便又忍不住讪讪道:“其实还是挺公正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赵守正拍着唐鹤征的肩膀,安慰笑道:“你才落第几次?会慢慢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唐鹤征哇得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昊赶忙跟小唐解释,自己老爹喝多了,还没醒酒,勿怪勿怪。

    唐鹤征这才在施近臣的搀扶下,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还是少说两句吧,不然非得把那点好人缘,都败光了不可。”赵昊白了赵守正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话喝多了,酒特别多。”赵守正尬笑两声,终于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于是后头再碰上熟人,他就只说拜年的话。

    “明受兄,名次?”赵昊看到王用汲一脸喜色过来,便凑趣问道。

    “承小先生吉言,侥幸得中第十一名。”王用汲难掩喜色,向赵昊拱手报喜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赵昊自然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赵守正赶忙抱拳道贺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世兄,同喜同喜。”王用汲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待他离去后,赵守正得意的看看儿子,意思是,怎么样,为父这回没得罪人吧?

    赵昊满意的点点头,暗道说话秃噜时,念诗也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又来了吴康远,一样是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“中了第几?”赵昊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一!”吴康远兴冲冲道:“比料想的要好啊!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赵守正便马上拱手道:“圣上喜迎新进士,民间应得好官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,同喜同喜。”吴康远恭喜过赵守正后,复又叹气道:

    “可惜京师没有味极鲜,想要庆祝都缺那个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就再开一家。”赵昊便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吴康远登时激动道:“那接下来几年,我可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叔叔早已经为他安排好了仕途,就等吴康远走完过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下一步的去向……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便见那黄解元白着脸、皱着眉、眯着眼,侧着身子挪了过了。

    “黄解元,你这是怎么了?”吴康远也是浙江人,自然对本省的解元十分客气了。

    黄洪宪却置若罔闻,只眯眼去瞧榜单上所剩无几的名字。那不忍卒读的样子,让我们懂得了什么叫珍惜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见赵守正的名字,才两眼一闭,直挺挺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保底月票、求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