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赵老师押题——准没错
    三月初一,春松胡同。

    赵府东院再次进入了,戒备森严的状态。

    与上月的闭关不同,这次除了赵昊父子,即将殿试的五个弟子也参加了此次闭关培训。

    赵公子要利用最后这段时间,帮老爹和弟子们,为半个月后的殿试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指导弟子举业。

    之前赵昊总是对此避而不谈,被弟子们问急了,最多就是含混的说些‘文风要稳重、切忌卖弄词藻’、‘立意要正,休得剑走偏锋’之类。

    对此,弟子们在熄灯后的卧谈会上,曾进行过数次讨论。

    后世史学家从诸位亲传弟子留下的笔记中看到,他们讨论后的共识是——因为师父深知自己‘言出法随’……说过的每一句话,都是要载入《科学传习录》中,被万千门徒奉为圭臬,指引他们在科学的海洋中乘风破浪。

    航海时,领航员是不可带错方向的,否则船毁人亡。师父身为科学的领航员,同样也不能给门人带错方向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因此师父必须要谨言慎行,不科学的话不说,不科学的事不做,不科学的活动不参加。

    弟子们一致认为,在那个理学、心学占统治地位的年代。虽然师父为了给科学争取生存空间,矢口否认科学是哲学的一种,以此避免过早的引来仇视和打压。

    但他的一颗心,却是矢志不渝信奉科学的。

    因此这位伟大的先驱者,才会用终身不参加科举,不与弟子谈论程朱理学、不指导他们八股文写作的方式,来扞卫自己的纯洁性。

    也避免误导后来的科学家。

    卧谈会最后,每个弟子都对师父深情的表白道——师父,您的用心良苦,我们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每每看到此处,后世史学家们也忍不住热泪盈眶。赵子毫不利己、专门利人,牺牲我一个,照明千万人,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啊!

    不愧是开创新时代的圣贤啊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其实赵昊只是不会而已。

    那可是人家二十年寒窗,一心钻研的玩意儿,赵二爷都能一个打他十个。更别说那些学霸弟子了。

    赵昊只能用藏拙的方式,整天变着法子蒙混过关……那装神弄鬼的样子,像极了后世的气功大师。

    好在他毕竟在其他方面有真才实学,这才苦苦支撑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会试一结束,赵昊心口的大石落了地,提心吊胆,唯恐被看穿虚弱本质的日子,终于一去不复返了!

    本公子又可以痛痛快快装逼……哦不,为人师表了!

    因为接下来的殿试,不考四书五经,不考八股文,不考表判、经史,只靠一道对策论!

    什么叫对策论?就是后世公务员的申论嘛。

    而且赵公子知道考题、知道本届的评判标准,看过好些进士的对策卷,更有一套后来人总结出来,百试百灵的答题套路。

    自然可以放开了大侃特侃,给这帮眼高于顶的弟子,留下个终身不可磨灭的印象!

    可能有人要问,他这会儿就不怕让人知道,自己预知考题的秘密了?

    还真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策论乃是皇帝就国家大事提问;中式举人们对此进言献策的应用文。

    你问一帮整天闭门苦读的书呆子,那些具体而细微的政务,他们能懂吗?

    别说他们,皇帝也不懂。

    所以只可能是泛泛而问,泛泛而谈。

    那就无非是治国总论、教化伦理、经济理财、文化教育、军事武略这五大类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能提的问题有限,举子们和他们的师长,必然会花费大量精力去猜题,而且猜中者绝对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尤其是隆庆二年这一科的殿试题,几乎就没有完全猜错的,至少也能猜到一半。

    因此赵昊也就没什么好顾忌了,放开手脚上就是!

    ~~

    东院堂屋里,赵昊站在一块黑板前,目光炯炯的看着整齐坐在对面的老爹和弟子们。

    “今科乃当今隆庆皇帝登极以来首次大比,是以策论题目极可能由陛下钦定。所问治国之策,势必为大明当务之急。所以我认为有件事,一定会被问到!”

    只听他沉声说道:“那就是御虏之策!”

    弟子们闻言纷纷点头,这几乎是一定的。所谓‘北虏南倭’,乃是困扰大明几十年的严重边患。

    “如今倭寇业已被平定,北虏却愈演愈烈!”便听赵昊痛心疾首道:

    “去岁俺答率领六万部众,绕过宣大防线,破偏头关南下。攻陷石州后屠城,我百姓被杀五万余人,焚烧房舍三日不绝。而后又深入大明腹地千里,破庄堡无数!”

    “辽东土蛮部也同时进犯蓟镇,掠昌黎、抚宁、乐亭、卢龙等地,直至滦河。所到之处,杀掠焚毁不可胜计,京师震动。朝廷不得不宣布京师戒严,直到两部鞑子结束劫掠,满载而归后才解除了戒严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期间,大明军队的表现稀烂无比。比方在俺答部进犯时,正值秋雨连旬。马匹多病死,路又泥泞,许多鞑子水土不服、征途劳顿,也纷纷生起了病。俺答只好下令丢弃掠夺的财物和人口,士气低落的狼狈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此时,只消遣数千轻骑追击,俺答必然溃不成军,损失惨重。然而大同、太原驻军骑兵两万,竟无一人敢于邀击。北面蓟辽防线就更不用说了,二十几万大军陈兵险隘,居然让几万土蛮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直接杀入京畿劫掠!”

    赵昊是越说越生气,在黑板上写下了‘强兵破虏’四个张牙舞爪的大字。

    然后重重拍着黑板道:“你们说,这口气谁他娘的能咽得下去?这样的官军,谁他娘的能信得过!”

    “投笔从戎!”金学曾忽然站起来,激动道:“先杀鞑子,后攻倭国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个粉笔头准确的命中了他的脑门。

    金学曾登时熄了火,顶着额上的白点,讪讪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鞑虏造成的耻辱,就像是大明脸上的一道疤。避之不谈,强说文教、粉饰太平,必遭天下耻笑。”

    赵昊拍拍手上的白灰,沉声说道:“所以我认为,今年策论的头等大事,也是重中之重,就是求‘强军备、制鞑虏’之策!”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