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战!
    待到六位举人接受完了冗长的培训,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赵昊早已经让人备好了一桌清淡的饭菜,等他们回来用罢晚餐好早点睡觉。

    谁知六位考生却没人敢动筷子。老爹苦笑解释道:“礼部今日培训,特意吩咐,回来后不许吃喝,多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赵昊心说,这是明天要上手术台吗?

    “因为明日殿试从晨至昏,中途离座便不得返回了。”

    王武阳忙解释道:“那位冯郎中说,殿试如厕会被视为对陛下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恍然点头。是啊,美女都是不上厕所的,何况出类拔萃的贡士了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万一忍不住怎么办?”一旁的赵士祯有些担心的问道,心里开始默默盘算,是否该连夜为师兄们准备几条拉拉裤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,我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!”

    却听要强的三师兄,一脸坚毅道:“乡试、会试都坚持下来了,区区一个白天不上厕所,完全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快去休息吧。”赵昊一脸钦佩的看着这些坚持不懈的男子汉,心中暗暗钦佩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但凡能这样一路大考小考坚持到现在的,都心理素质与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精英了。

    这自然也包括赵二爷了,可别拿豆包不当干粮——这世上有谁能跟长公主相好,还不放弃努力的?

    这样一想,简直肃然起敬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翌日丑时刚过,赵昊便把呼呼大睡的老爹拖起来。

    于慎思和张鉴也叫起了师兄弟们。

    六人起床梳洗后,穿上了新作的黑花缎圆领袍,束好丝质腰带,踏上粉底黛面的官靴。

    因为殿试后会举行‘释褐’仪式,发放全套进士服装。

    故而为了节约起见,会试后便没有再发贡士服。中式的举子仍穿着原先的服色上殿。

    不过礼部会提供应试的笔墨镇纸等物,举子们只消空手赴考即可,无需再携带考篮入场了。

    待六人来到堂上,又像往常一般,拜过了孔子、太祖和师父,赵昊便为他们戴上了簇新的儒巾。

    不过殿试并不会落第,因此也没就讨那个口彩。

    三月里的北京夜里还是挺凉的,赵昊又让人给他们加了披风,然后众人簇拥着六位举人来到大门外。

    一溜小轿早就候在那里,还有打着火把、提着灯笼的蔡家巷汉子头前开路。

    只见那灯笼上写着‘奉旨殿试’,足足六盏之多。这是昨日从礼部领回来的。

    到了殿试环节,赵昊已经不是很着紧了。反正又不会落第。

    何况弟子们的底子本来就好,又经过自己强力辅导,名次应该不会差吧?

    至于老爹,反正也不指着他了,爱考第几考第几吧……

    于是赵昊只送到胡同口,就转回家补觉去了。

    春天可是长身体的时候啊,要保证充足睡眠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轿夫们抬着六顶小轿到了东江米巷,六名贡士便下了轿子,一人打一盏灯笼,步行往西走去。

    待到了大明门前,依然是满天星斗,但‘奉旨殿试’的灯笼,已经汇集了一两百盏。

    虽然昨日培训时,那位郎中反复强调过,要在宫门外保持安静。

    但兴奋的中式举子们,还是忍不住互相寒暄,彼此打趣。

    一不留神就压不住嗓门,喧哗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残酷的淘汰,今日殿试毕竟只是排名了。举子们在紧张之外,多的更是兴奋之情。

    能不激动吗?漫长的举业之路,今日终于走到终点,只消在此完成鲤鱼跳龙门的一跃,便可光宗耀祖、流芳后世了!

    赵守正和几个徒孙一来到,马上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阳阳们自然不用说了,那日看榜时演那出活剧,生生搅了大伙儿的兴致。

    同年们都像看活宝似的盯着他们五个。

    好在五人都是莫得感情的未来科学家,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神情,依然谈笑自若,毫不介怀。

    赵守正可比徒孙们受欢迎多了!及时雨送二爷的大名早已传遍京城!

    进京以来他慷慨解囊,资助同年无数,还为滞留京城的流民出钱出力。

    在京的举子们都传说,是赵守正精诚所至,才感动了高高在上的长公主,以皇家的名义开粥厂赈济。

    赵二爷更是在粥场忙前忙后,一个人操持起那么一大摊子。

    十几万灾民吃粥井井有条,几乎没有发生过争抢,去年冬那么冷的天,居然没在粥厂冻死一人。

    就连顺天府、宛平县的官员,都高呼不可思议!

    同年们却知道,老大哥为此付出了多重的代价……他整天泡在粥场中,以至于耽误了学业,在会试中险些就名落孙山。

    老大哥可是在地狱难度的应天乡试中,考取第七名亚元的高才啊!

    当今世态炎凉,如此古道热肠、一心为人的义士君子,怕是比三只眼的蛤蟆还要罕见了吧?

    赵守正在举子们心目中的形象有多伟岸,威望有多高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又有谁不想和‘送’二爷做朋友呢?

    看到赵守正过来,众举子呼啦一下围上来,兄长长、兄长短的问起好来。

    赵守正笑眯眯的向众人拱手还礼,与他们愉快的寒暄起来,并为上月看榜时的失态道歉。

    “那天以为肯定不中,故而借酒浇愁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同年们大笑起来,纷纷恭维道:

    “老大哥乃侍郎公子,稔熟政务,殿试是你的强项,这次定能考个三鼎甲,一雪前耻!”

    “唉,别瞎说……”赵守正忙摆手连连道:“我要是进了三鼎甲,谁服气啊?”

    “换了别人我们不服,”众同年却齐声笑道:“但兄长的话,我们都服!”

    “对,服!”更多的人附和笑道:“连顺天府的吴少府,都称赞兄长未来必是能员干吏,中个三鼎甲,实至名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好像我能考上似的。”赵守正忍俊不禁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众人也跟着大笑。是啊,说这个有什么用?殿试不就是走个过场吗……

    正此时,忽听城门楼上一声钟响,大明门缓缓敞开。

    昨日留宿宫中,值守考场的礼部左侍郎掌翰林院事赵贞吉,缓缓走出了大明门。

    赵夫子不必说话,只用威严的目光一扫,四百零三名中式举子便全都噤若寒蝉,赶紧按照会试的名次排成两行。

    然后在赵贞吉的带领下,目不斜视的通过了千步廊,来到承天门下,接受金吾卫的搜身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不是为了搜查怀挟小抄,而是检查,他们有没有携带凶器入宫。

    所以也不用脱衣服。

    ps.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