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殿试
    待到金吾卫把四百零三位中式举人搜了个遍,卯时的钟声响起,承天门也缓缓敞开了。

    两队身穿金甲的大汉……将军,迈着整齐的步伐,走出皇宫,于宫门两侧整齐列队。

    赵贞吉便带着没见过世面的举子们,步入了大明朝的权力中枢,平民百姓终其一生也无法踏足的地方——紫禁城。

    三月份的夜明显短了不少,当贡士们沿着笔直的御道穿过端门,来到皇宫正门午门前时,天光已经亮起来。

    那座巍峨的五凤楼宛如三峦环抱、五峰突起,高近七丈,气势恢宏,雄伟迫人,一下子就把举子们全都镇住了。

    赵贞吉出声提醒他们,按照会试的名次排两队。单数从最东侧的左掖门进去,双数走最西侧的右掖门,千万不要走中间的三个门洞。尤其是中间的正门,走错了是要杀头的……

    因为那是皇帝出入专用的,皇后也只有大婚那天才能走一次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。”赵贞吉见考生们有点懵,便激励他们道:“再有且只有——等殿试结束,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三鼎甲出宫时,也可以从此门离开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果然效果绝佳。

    贡士们一下都两眼放光,垂涎起那天下仅数人可享的殊荣来。

    ‘兄长就从是那里走出的……’王鼎爵的心更是突突直跳,望着那道正门暗暗攥紧了拳头。‘我绝对不能输给他!’

    给天才哥哥当弟弟,不要强就更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众举子穿午门,过外金水桥,便来到了皇极门前。

    此时天光大亮,旭日东升,但皇极门依然紧闭,没有丝毫要打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举子们便跟着赵贞吉,老老实实立在皇极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辰时一到,皇极门内传来悠扬的鼓乐之声。

    朱漆金钉的大门终于缓缓敞开,大明朝的最高殿堂皇极殿,在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以徐阁老、成国公为首的数十名殿试执事官员,此时已立于殿下丹陛上,静候他们的到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几乎一水的绯袍高官,举子们紧张的心跳加速。头也不敢抬,腿也不敢迈,都不知是怎么跟着赵侍郎上前的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参拜过大佬们,他们便在赵贞吉的指示下,列队立于他们之后,静候皇帝的驾临。

    好在也没久等,辰时一刻,金殿下中和韶乐大作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在他的专属背景音乐中,穿着规格仅次于冕服的皮弁服,闪亮登场了!

    皇帝在金台帷幄升座后,所有人都跪拜于地,山呼万岁,行五拜三叩大礼。

    随后,司礼监掌印滕祥,亲自宣读圣旨曰:

    “隆庆二年三月初十日,礼部尚书高仪等官于皇极门奏曰:为科举事,会试天下举人,取中四百零三名。本年三月十五日殿试,合请读卷官及执事等官,建极殿大学士徐阶等四十五员。其进士出身等第,恭依太祖高皇帝钦定资格,第一甲例取三名,第一名从六品,第二名、第三名正七品,赐进士及第;第二甲从七品,赐进士出身;第三甲正八品,赐同进士出身。奉圣旨是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徐阶便带着一众官员并应试举子一同跪地领旨。

    然后滕祥又宣布了读卷官、提调官、受卷官、弥封官、掌卷官、巡绰官、印卷官、供给官等五十九名官员的姓名。

    接着,担任殿试提调官的礼部尚书高仪,便指挥着举子们再度向皇帝谢恩后。依然按照排好的次序,单号往左廊庑就坐,双号往右廊庑就坐。

    待到四百零三名举子全都跪坐在蒲团上,掌卷官便开始发放策题和答案纸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拿到考题后,举子就可以开始答卷了。

    金学曾他们的名次靠前,是最早一批拿到策题的,便迫不及待看那题目:

    ‘制曰:朕惟君天下者,兴化致理,政固多端。然务本重农,治兵修备,乃其大者……四方浮惰者众,未尽归农也。何以使人皆力本而不失业欤?丑虏匪茹,警报岁闻,何以创之,使不敢复窥欤?……尔诸士习于当时之务久矣,其仰绎我皇祖垂训贻谋之意,有可以便民益国者,明以告,朕将釆而行之焉。’

    阳阳们一个个简直要蹦起来了。

    ‘我的天哪,师父简直神了!’

    两个问题全在师父预测的三道之中!

    而且哪怕是皇帝没问的第三道,也与这两个问题息息相关,是他们的共解好不好?

    即是说,这半个月一点功夫没白费,全都用在刀刃上了!

    ‘师父我爱你,我崇拜你,我要给你洗两辈子犊鼻裈!’

    ‘师父一定用了科学的预测,我要好好研究数学,将来替师父做预测!’

    ‘对不起了大哥,我的偶像换人了。我也要像师父一样!绝对的!’

    ‘等我将来当了宰相,一定要让科举考科学!’

    ‘天啊,我还想算计师傅,真是个不知死的金拱门啊……’

    师兄弟们发泄完了激动的情绪,就只剩最后一个念头了——师父都帮我到这一步了,要是不捧个状元回来,那就太对不起他了!

    然后他们便抛掉杂念,全神贯注的将各自那三篇策论拆分开,然后糅合成一个完美的整体!

    这边弟子们都开始构思了,那边赵守正才刚拿到卷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是最后一名呢?进场时排在最后,就坐时也坐在最后……都他娘的出了左廊庑,头顶青天,脚踏地砖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忽然下雨,连考都不用考了。

    等赵二爷拿到卷子一看,不由也乐了。心说这回祖宗虽然没显灵,可小祖宗显灵了。

    得,那就开整吧。

    赵二爷这阵子都没捞着喝酒,脑袋又清醒了不少。加之这策论要比八股文灵活太多,写起来自然得心应手,下笔生花。

    到中午时,一片洋洋洒洒三千六百字的策论便草拟完毕,然后仔细检查一遍无误后,就着手在答题纸上誊抄起来。

    那题纸用七层宣纸裱成,极为考究厚实。上有红线直格,每行只准写二十四个字,要求每字皆须用‘馆阁体’书写工整。

    仅这一手漂亮的馆阁体,没有十年以上的苦功夫,是绝对练不出来。赵二爷就练了将近二十年。

    等他抄完了搁下笔,太阳还在西天上老高呢。

    长舒口气的赵二爷,这才感到饥肠辘辘,肚子也雷鸣般响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谨记着昨日听到的规矩,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弹,唯恐抬头张望会被考官当成剽窃。

    他便咬牙硬捱到黄昏,提调官敲钟命举子停笔,这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一看登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原来金殿上皇帝早不在了,徐阁老那些读卷大臣也走了不知多久。

    就连东西两庑下,也已经空了大半的坐席……

    居然可以提前交卷?

    ‘这,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?’快要饿昏过去的赵二爷,险些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ps.第三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