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四鳃鲈鱼占松江(盟主加更)
    赵守正赶紧晃晃悠悠站起来,又排了好一阵子的队,这才轮到他交卷。

    收卷的地点是在皇极殿的右配殿文昭阁中。

    四名受卷官,翰林侍读张四维、修撰申时行,以及两名给事中郑大经、张齐。一如会试时那般,在监视官的注视下,对考生的卷子进行初检,然后发给关防照票,每四十份试卷封为一号,装入箱中。

    待到收卷完毕,便送到设在对面武成阁的弥封所。

    武成阁中,太常卿徐璠已经将二十几份该记的策论首句,全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博闻强记、过目不忘,记这点东西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赵守正这一份,是他需要记下的最后一份了。拿到手中瞥一眼开头那句:

    ‘臣对:臣闻人君一天也,天有覆育之恩,而不能自理天下,故所寄其责者,付之人君。故当操太阿于掌上,鼓大冶于域中……’

    ‘又是这套……’看得徐璠嘴角直抽抽,心说这科学改叫‘屁精学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五个赵氏弟子是这样,赵昊他爹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有必要这样谄媚侍君,拍皇帝马屁吗?

    难道做一个不阿侍君王的耿介臣子,它就不香吗?

    遂更加坚定了小阁老,一定要将赵氏六人,全都扫落三甲的念头。

    ‘嗯,回头授官,把他们发去儋州一个、贵州一个、云南一个、广西一个、陕西一个、辽东一个,让他们死得远远的,永远别回来!’

    ~~

    此时文华殿东配殿中灯火通明,十二位读卷官正在谈天说地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明日才是他们阅卷的时候,今天诸位平日里忙忙碌碌的大人,也算是浮生偷得半日闲了。

    徐阁老盘腿坐在炕桌里头。

    张相公和吏部尚书杨博打横坐在炕桌两边,左都御史王廷歪着身子坐在下首。

    其余几位尚书便站在炕下,陪着四位大佬凑趣说话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两位读卷官,大理寺左少卿李邦珍,翰林院侍读学士诸大绶……两位未来大佬,就只好肩负起给现任大佬们端茶倒水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徐阁老说起道:“老夫前日偶得个上联,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下联。”

    “元辅快讲讲,我们一群臭皮匠,总能顶三个诸葛亮嘛。”花白胡须的杨天官,嗓门能掀翻屋顶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催促下,徐阶方缓缓道:“泾渭同流,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。”

    杨博闻言便笑道:“这个下联不好对,得从经书里找答案。”

    因为它典出《孟子》,‘清斯濯缨,浊斯濯足矣,自取之也。’

    略一寻思,除了张居正,谁也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但张相公如今人设高冷,自然知道了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王总宪便指着那诸大绶道:“我看状元公方才一笑,定然已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讲。”大佬们便催促起这位嘉靖三十五年的状元来。

    诸大绶推脱不过,只好捧着茶壶笑道:“下官也是刚想到的,‘炎寒异态,夏则饮水,冬则饮汤。’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杨博一直微闭着眼,闻言一拍大腿道:“也是典出《孟子》。”

    《孟子·告子》有‘公都子曰:冬日则饮汤,夏日则饮水,然则饮食亦在外也?’诸大绶用孟子对孟子,对仗工整,堪称绝对了。

    诸位大佬也纷纷称赞,诸状元宝刀不老,不知今科的状元,有没有他这样的本事?

    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当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了。”‘诸前浪’便厚道的笑道。

    这时,正好御膳房的总管太监孟冲,带着一群小内侍,进来送晚膳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对话便凑趣笑道:“咱家也有个上联,请教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孟也会出对子?”

    有道是得罪谁别得罪厨子,这些常在宫里用膳的大佬们,自然对孟冲很是和气。

    便见孟总管打开热气腾腾的食盒,双手端出一盘红烧鲈鱼,搁在徐阁老面前,呵呵笑道:

    “鲈鱼四鳃,独占松江一府。”

    殿中原本热烈的气氛,登时就为之一窒。

    大佬们心说,这死太监怕是在影射,徐家子孙在松江称王称霸啊……

    孟太监却还毫无所觉的憨笑道:

    “这是江南才刚送来的头茬贡鱼,知道元辅嫌鲥鱼刺多,特意换成了松江特产的四鳃鲈鱼。”

    说着双手奉上筷子道:“这可是御膳房最大的一条,您老尝尝还合口味吗?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徐阁老自然不会七情上面,但接过筷子却没动,显然还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来送餐的太监,将各式各样精致的晚膳,摆在堂中几张桌上。

    幸好阁臣不与部臣同桌吃饭,大佬们便借洗手准备吃饭的时机,逃离了这让人尴尬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居正却跑不掉,他接过小宦官奉上的湿手巾,一边擦手,一边淡淡道:

    “我有个下联说给孟公公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快说。”孟冲便憨态可掬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螃蟹八足横行天下九州!”便听张居正沉声说道:“孟公公听着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扑哧……”诸位大佬忍不住吃吃直笑。心说张相公还真是护师心切的冷面笑匠啊……

    因为太监都喜欢吃螃蟹,据说它可以治撒尿分叉。武宗时大太监刘瑾同样有此爱好,而且他和同党到处横行无忌,可不就跟一群螃蟹似的吗?

    便有人写打油诗讽刺曰‘常将冷眼观螃蟹、看尔横行到几时?’

    后来刘瑾果然被凌迟处死,人们便把太监出宫比喻为‘螃蟹横行’。

    “霸气,霸气。”孟冲被怼了个没趣,只好讪讪笑着告退出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待到孟冲出去,徐阁老脸上便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用筷子指指张居正,温声道:“叔大,你还是年轻那样,嘴上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取其辱罢了。”张居正扯出一抹酷酷的微笑,便要将那盘四鳃鲈鱼撤下道:“这条鱼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徐阶摆摆手,拦下他道:“鲈鱼何辜?”

    说着便下筷子,津津有味吃起来道:“我松江的四鳃鲈鱼每一条都弥足珍贵,浪费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吃不下的,但乖徒儿替师父出了气,徐阁老自然又可以展现他的宰相度量了。

    见师相终究还是吃起那道菜来,张居正暗松了口气,也开始享用自己最爱的头茬鲥鱼了。

    心中却未免刻薄暗骂道,阉猪一样的蠢货,却还要自作聪明!

    他原本想置身事外,所以没过问皇帝要怎么玩。

    但刚才见孟冲朝自己挤了下眼,他就知道这蠢猪是给徐阁老送加料美食来了。

    蠢猪身负重任,却多嘴多舌的抖了个机灵,气得老人家不肯动筷子。眼见要玩砸了,只好向他求助……

    张居正自然火冒三丈,这屋里都是什么人?都是成了精的神仙!让他们看出端倪来,不谷解释都没法解释!

    但考虑到要是不帮忙,这蠢货肯定还会继续他的蠢行。

    张居正这才略显恶毒的怼了孟冲一句,帮他救了个场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,感谢‘定庸’老朋友的打赏,每次看到认识的老书友重新出现,我开心的不要不要……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