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谦虚使人进步
    话分两头。

    却说王武阳九人跟着那公公进了紫禁城,在乾清宫外又候了好长一会儿,才等到那会元田一俊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等等也好,至少让他们稍稍平复下心中的忐忑与激动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次,且不是靠猜的。而是来的路上,那位姓陈的公公,透露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待会儿就要见驾,不透底岂不乱套?

    虽然大内之中,不敢言语,但五阳还是频繁的用眼神交流,也不知道在商量个啥。

    等那田一俊跟着另一名太监,满头大汗的赶到,已经是过午时分了。

    管他们吃没吃饭,反正皇上已经用过了。

    陈公公便进去通禀,不一会儿又出来,对跪在头一位的王武阳笑道:“进来吧,陛下有好消息对你讲。”

    王武阳想谄媚的笑笑,却只觉面皮发紧,根本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禁暗暗自嘲,原来我也会紧张啊……

    便板着脸点点头,跟那陈公公踏着厚厚的锦绣地毯,穿过重重帷幔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如何转悠的,反正就推开隔扇,进了一处暖阁。

    “万岁,中式举人王周绍前来觐见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那陈公公禀报一声,王武阳赶紧噗通跪在地上,大声请安。

    “草民晚生王周绍叩见天颜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却听一个年轻的声音笑道:“朕的状元公拜错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在那边呢。”陈公公也拍了拍王武阳的肩膀。

    王武阳赶忙抬头一看,原来皇帝并没有冲门坐,而是端坐在南面明窗下的一张软榻上。

    赶紧调转方向,重新磕头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,让朕好生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周绍便抬起头来,含羞任皇帝端详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笑眯眯看着他,只见这状元郎生得浓眉大眼、成熟稳重,一看就是那种刚直不阿、赤胆忠心的类型。

    皇帝煞费苦心放倒徐阁老,又亲自跑去文华殿阅卷,不就是为了挑出这种打手……哦不,忠君爱君之人来。好跟那些言官干架……哦不,维护朝纲体统吗?

    端详了王武阳好一会儿,皇帝才满意的点点头,开口训话道:

    “你是朕御极以来点的第一位状元,咱们君臣可谓缘分不浅。”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王武阳没想到皇帝这么随和,那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。“臣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“你过去一步步的科考,从乡试到会试,靠的都是真才实学。当然,给朕当状元,也是靠这个。但朕要告诉你的是,朕更看重的是你文章里的那股子‘忠’!”

    王武阳心中暗叫,怪不得师父反复强调,开头一定要屁精呢!原来是隆庆皇帝好这口啊!

    师父也太恐怖了吧?居然能猜到皇帝的心眼里去!

    师父怎么能猜的这么准吗?难道科学的力量如此恐怖吗?!

    大师兄心中瞬间闪过三层念头,每一层都加重了他对老师的敬爱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好在皇帝只当王武阳的面色变化,是因为见到自己激动的,不以为意的继续自顾自道:

    “所谓天下至德,莫大乎‘忠’,忠于谁呢?无非就是天地君亲师。天地者,生之本也;先祖者,类之本也;君师者,治之本也。所以做人也好为官也罢,只要把一个‘忠’字摆在首位,那就都没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隆庆皇帝很少有机会,像这样对臣子进行说教,通常都是他乖乖听别人教育的。

    这次可算逮到机会,便没有限度的长篇大论起来。

    眼见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,陈洪不得不小声提醒道:“万岁,外头还有九位候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隆庆这才想起,还能继续再来九次,这才准备放过可怜的王武阳道:“朕说的话,你都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吾皇的教诲,臣铭记心间,至死不忘!”王武阳娴熟的拍一记马屁,然后一脸决然道:

    “为臣心中一直有个念头,犹豫着不知当讲不当讲。但是听了陛下的金玉良言后,为臣便发誓要做一个对陛下无所隐瞒的忠臣了!”

    “哦,不妨说来听听?”隆庆端起茶盏,轻呷一口。

    “为臣恳请陛下,将这个状元另授他人!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隆庆皇帝一口茶水喷了他一脸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啊你!”陈洪赶紧一边给皇帝擦拭胸口,一边厉声呵斥王武阳道:“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吗?这还有让的?!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把状元让给谁啊?”隆庆皇帝也难以置信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此事当由圣断,岂是草民可以置喙?”王武阳又乖巧的像陈洪同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当这个状元呢?”隆庆愈发费解道:“三年才一个的状元,难道它不香吗?”

    “草民万分想中状元!可听了陛下的教诲,草民终于明白,无论何时何地,都得把‘天地君亲师’放在心中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但这跟你让状元有何关系?”也幸亏隆庆被言官们怼多了,此时脸上只有好奇,却不见什么怒气。

    “因为臣的老师,还没考科举呢!”王武阳便高声道:“他的弟子却先中了状元,岂不是让家师断了和科场的缘分?也让陛下损失一位可与伊尹、周公、管仲并列的能臣良相?!”

    “呃,合着还是为朕好呢。”隆庆皇帝不由笑着问他道:“不知你师父是哪位高才,居然让你如此崇拜?”

    “家师姓赵讳昊,未及弱冠却已学究天人,年初还曾被邀请,登上灵济宫讲学!”

    王武阳赶紧给师父脸上贴金,完全不顾赵昊顶替老哥哥才得以登台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哦,科学……”隆庆皇帝露出恍然之色,显然早听过赵昊的大名。沉吟片刻后,他低声对冯保道:“让他们先别填皇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冯保赶忙一溜烟跑出去,他得时时在皇帝面前,保持精干的人设。

    “你先跪一边去。”隆庆摆摆手,让王武阳跪到隔扇外,又将原先的榜眼王鼎爵叫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锡爵的弟弟,很好很好。”隆庆无奈的重新组织语言道:“兄长榜眼,胞弟状元,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也算一段佳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,为臣当榜眼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要强的王鼎爵,居然放弃了此生第一次超过兄长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怕超过你哥?”隆庆无奈的冲陈洪笑道:“朕这次取的三鼎甲,真是又忠心又谦逊啊。”

    陈洪还能说什么,也只能陪着干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为臣做梦都想把我哥压在身下!”谁知却听那王鼎爵道:“但是家师还没入科场,臣就不能当这个状元!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一脸沉痛道:“家师学究天人,实乃古今第一大才,做弟子的终其一生也不能望其项背,又岂敢与家师并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隆庆皇帝咂咂嘴道:“莫非你也是赵昊的徒弟?”

    王鼎爵便骄傲的昂起头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你先跪一边去。”隆庆便无奈的摆摆手,刚想说把探花也叫进来,却又多了心眼,问道:

    “这科里还有你几个师兄弟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本门今科师兄弟五人,除了大师兄中状元外,还有四师弟慎行名列探花,二师兄叔阳传胪,七师弟学曾第五。”

    王鼎爵愈发骄傲的,尾巴都要翘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五人方才在外头,便已经商量好了,这个状元请陛下另赐旁人!我科学门下今日不可富贵忘师,他日不能荣华背主,俯惟陛下三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,怎么教出这么一帮好徒弟来的?”隆庆皇帝不禁暗暗羡慕起赵昊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要不直接把第六叫进来吧。”陈洪便建议道。傻子都知道,有师兄打了样儿,那三个活宝肯定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“唔,朕想想……”隆庆皇帝却陷入了思考,好半晌忽然道:“把赵守正的卷子拿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ps.第五章,9700票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啊~~这两天吃坏肚子,全身无力,但还是一直咬牙坚持,我觉得我的毅力已经远超自己任何时期了!所以可以理直气壮跟大家求一下月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