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状元
    (抱歉,之前看卷子的兵部尚书是霍冀,不是毛恺,毛是刑部尚书。哎,徐阁老发功,和尚这两天很不舒服,错误明显多了不少。)

    文华殿中一片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阅卷大佬们对着填了大半的皇榜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会试第四名落到了三甲五十六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十一名落到了第三甲三百二十三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平白招惹物议啊。”霍部堂叹气。

    “只能对外说,是皇上阅卷的结果了。”毛部堂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更让人笑话咱们。”马部堂郁闷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王总宪惭愧。

    心说手下那帮言官肯定要笑破肚皮,说这届大佬居然连皇帝都拿不住,比他们这帮小年轻儿差远了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幸亏这次前十名的卷子皆可圈可点,前五名更是明显高出一档,倒也禁得起世人评头论足。”

    张相公说完叹了口气,好像也很不爽。

    心里却暗道,完美,接下来就该去老师那里撩火了……

    哎,不谷为何像个反面角色?

    他正暗暗得意,忽然冯保气喘吁吁进来文华殿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先不要填皇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部堂们不禁神情一振,心说莫非陛下意识到,自己还是应该做个乖皇帝?

    可任他们如何盘问,冯公公就是不说原因。

    于是众大佬只好哈欠连连的等着旨意。

    马部堂和雷部堂两位老人家,直接肩膀挨着肩膀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老两口太辛苦了。”大理寺李少卿给二位大佬盖了一床毯子。

    好在没让他们等多久,满头大汗的冯保,再次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着读卷官进中式举人赵守正的殿试卷。”

    “赵守正?这名字好像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那个‘工商皆本’吗?”毕竟是霍冀亲手干掉的卷子,印象比别人深刻。

    “吓……”这下大佬们全都睡意全无,愣愣盯着那摞殿试卷子。

    隆庆二年的殿试是要闹哪样啊?

    咋怕什么来什么呀!

    还是张相公最镇定,在那摞卷子中翻捡一番,找到写着赵守正名字的那份,便揣入袖中,跟着冯保走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赶往乾清宫的路上,张居正目不斜视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冯保道:“永亭,陛下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”

    冯保刻苦钻研学问,精通琴棋书画,当初就是因为书法出众才被嘉靖皇帝挑中,派去裕王府当差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时,小冯他遇到了风华绝代的小张……

    张相公平素不群不党、独善其身,却偏偏对身残志坚的冯保颇为高看,与他私下往来密切,从来都以表字相称。

    这让冯公公大为感激,觉得张相公既然瞧得起自己,那就该将他当成一生一世的至交。

    他自然对张居正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叔大,我也甚是奇怪。”冯保也看着前方,一边走一边低声回答道:

    “不过回想一下,陛下第一次知到这个名字,应该是在灵济宫。”

    “灵济宫?”张居正一阵毛骨悚然道:“陛下亲自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亲去。但万岁从他外甥那里,得了个叫望远镜的玩意儿,从西华门上看灵济宫,就像在眼前那么真切。”

    冯保便轻叹一声道:“万岁是想看看,徐阁老到底搞出多大阵仗……”

    张居正闻言一愣,闪念间便想到了,当初赵文华倒台的旧事。不由暗叹,果然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。

    徐阁老好容易搞次集会都被皇帝偷窥,看来是败局已定了。

    “结果看到个少年登台讲学,万岁很吃惊,便让东厂将他的发言记录送去。”冯保说着,赶紧补充一句道:“当然,还像往常一样,叔大的言行是不会记录在册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永亭。”张居正感激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万岁对那科学好像挺感兴趣,而且他之前还看过那小子的诗集,便想请赵昊上经筵讲学呢,只是被我们几个给劝住了。”

    冯保又道:“后来陛下看了他三代行脚后,便不再提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居正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调查过赵昊,知道其祖父赵立本,与高新郑有段不为人知却又人尽皆知的恩怨。

    “第二次当是在会试放榜之后没多久,有一次长公主进宫,屏退左右与万岁有一段密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耳朵贴在隔扇上,也只隐隐听到‘守正’两个字,还有陛下愤怒的骂娘声。”冯保压低声音道:

    “印象中,陛下还是头一回发那么大火呢。连高师傅被撵走那次都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张居正越听越迷糊,心说这都是哪跟哪啊?说的就好像长公主跟那赵守正有一腿似的。

    哈哈,太好笑了。还不如说不谷跟李娘娘有一腿更靠谱呢……

    眼看到了乾清宫,两人便默契的住嘴,冯保略微向前,张居正放慢脚步,一前一后进去宫门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夕阳透过玻璃窗,将暖阁中照得一片金灿灿。

    张居正双手将考卷奉给隆庆。

    “张师傅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隆庆开心的请他的亲亲张师傅坐下,顾不上说话,先看那卷子上醒目的名次。

    “第二甲第二十二名?”隆庆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个名次是大伙儿讨论出来的结果。以臣愚见其实是低了的,但诸公皆以为此文观点有失冒进,故而将其压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唔,不错了,朕以为他指定三甲靠后呢。”

    隆庆却笑呵呵道:“原来宁……没吹牛,会试只是发挥失常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完却又心中一痛,把脸一沉道:“朕看看这业障都说了什么浑话?”

    然后他便展开考卷,一打眼就被赵守正那笔字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手字很见功底啊……那也是个业障!”

    “唔,业障还挺会说人话的,怪不得朕会把他当成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张居正眼观鼻、鼻观心的看着漂亮的木槿花宝蓝地毯。心说陛下这是何等爱恨交织的复杂心态啊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呐……

    他实指望皇帝能再爆出些猛料来,但隆庆看着看着,就渐渐入了迷。

    算了,不谷这样高冷的人儿,还是不要八卦了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天色渐黑。

    冯保悄悄进来掌灯,冷不防隆庆皇帝忽然一跃而起,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蜡烛丢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法子好啊!这个法子妙!没想到,这业障还他娘真是个天才!”

    便见皇帝兴奋的大笑道: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状元给这狗日的!”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月票,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