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这理由硬不硬?
    乾清宫东暖阁中。

    张居正也好,冯保也罢,全都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陛下和那赵守正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

    陛下既然讨厌他,干嘛还要给他状元郎?陛下若是喜欢他,为何又咬牙切齿的一口一个业障?

    这是何等矛盾复杂的心态啊……

    愣了半晌,张居正方回过神道:“陛下,那原定的状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朕看他太年轻,要换个老成的镇一镇气运。”隆庆皇帝便笑着扯了句谎。

    虽然让状元这事儿八成瞒不住,但天子门生为了自己的老师,不愿当皇帝老师的状元,还是挺让人难为情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张居正点点头,低声道:“不过更改名次的话,最好还是给个说法,以免诸公胡乱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么……”隆庆皇帝略一思索,便斩钉截铁道:

    “因为旁人只是用笔答题,他却早已经用行动,来回答朕的问题了!”

    “十冬腊月,奔走呼号,募集善款开粥场赈济流民,活人无数;十几万流民聚集吃粥,他却能安排的井井有条,没有发生一场骚乱,也没在粥场中冻死病死过一个人。这份精明干练,连那些为官十几年的老手都比不了,同科进士里又有谁能望其项背?”

    “见流民无所事事,他又以一小小煤藕,带动数万灾民有了生计,让京外治安立时好转。并为内帑纾困五万两……”隆庆皇帝一激动,说秃噜了嘴,赶忙讪笑道:“最后一句就别转述了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点点头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“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丝毫不居功,做了这么多事情,百姓却几乎无人察觉到他的存在,只称颂长公主是活菩萨,把功劳都记在了皇家的头上。观其温良泛爱,振穷周急,谦退不争,这才是隆庆朝第一状元,当有的风姿啊!”

    “张师傅,朕给的理由硬不硬?!”隆庆皇帝说完,目光炯炯的看着张居正。

    “硬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还能说什么?不说别的,就目前朝廷穷馊的样子,户部都掏不出五万两给皇帝。

    这世上还有比银子更硬的东西吗?

    至于给皇帝送银子,算不算行贿考官?这,就不要深究了吧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待到张居正奉旨离去,隆庆皇帝松了口气,又让人把跪在外头的王武阳叫进来。

    “朕把状元给赵守正了,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呀,陛下英明啊!”王武阳见皇帝如此和善,马上化身屁精本精道:

    “草民怎么就没想到如此绝妙的法子?让师父的父亲当状元,这样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可见陛下洞烛靡遗,草民不能及万一。”

    冯保听得暗暗翻白眼,心说这不就是咱家总也学不会的马屁大法吗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隆庆皇帝一直被言官们加以语言暴力,还未曾见过这样柔媚可人的一款,不禁哈哈大笑道:

    “你是怕朕惩罚你,才故意拍朕的马屁吧?”

    “草民发过誓,要对陛下句句真心的……”王武阳不禁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怎么说,这顿罚也逃不了。”隆庆却冷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草民知道……”王武阳不禁垂头丧气,心说还是师父好,每次惹了他拍拍马屁就好。

    “朕就罚你填补赵守正原来的名次。”便听隆庆淡淡道:“二甲二十二名你来当。”

    “臣谢陛下宽宏!”

    王武阳不禁喜出望外,其实他今天来这一出,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——被皇帝直接取消进士资格。

    虽然那样正好可以每日跟随师父学习,但还是有个进士的身份,才好让师父高看一眼啊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咱的老师势利、报复心强、又小心眼呢?

    ~~

    文华殿。

    张居正带回了赵守正的考卷。

    看着上头皇帝用朱笔划掉原先的‘第二甲第二十二名’,然后在旁边写了个大大的‘第一甲第一名’,众位大佬本来还要炸锅。

    可听张相公转述了皇帝那番话,大佬们就唯有苦笑而已了。

    谁让这考题就像给人家量身打造的一样?

    赵守正已经实实在在解决了京城的流民问题,旁人的文章就是写出花来,在他面前也是苍白无力,毫无底气争辩……

    仅此一条,就能堵住悠悠众口了。

    “填完了赶紧睡觉吧……”霍冀叹了口气,心说气运这东西,果然是压都压不住的。

    众位大佬将剩下的二三十个名次一气填完,便赶紧一起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张居正却拿着新鲜出炉的名次,来到了徐阁老的直庐中。

    这会儿徐阶已经恢复差不多了,正坐在床上吃一点稀粥。见张居正进来,便招呼他在床头坐下。

    “名次出来了?”徐阁老神态如常,只是眼圈有些发黑、面色依然苍白,显然过去的十二个时辰,着实被折腾不轻。

    “是,师相。”张居正应一声,不禁吃惊的看向一旁的徐璠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的经验看,神通广大的小阁老,应当第一时间就知道名次了才是。

    徐璠阴着脸还没说话,徐阶先淡淡道:“是老夫不许他去的,皇上都明摆着说,让我父子消停两天了,咱还能不识趣吗?”

    徐阁老这话说得客气,可那语气中的怨念,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哎,陛下这次做的有些过了……”张居正便叹气道:“趁着师相生病,过来胡搞一气,让人心里憋闷。”

    徐阶瞥一眼张居正,半晌叹口气道:“昨天该听你的,不吃那盘鲈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居正一脸震惊道:“师相的意思是,孟冲送来的四鳃鲈鱼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假装思索一番道:“不太像啊,要真是别有用心,他怎么出那个上联,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说不好。”徐阶点点头,他也正因为这一点,不敢断言自己是被下药,还是纯属倒霉。

    毕竟堂堂首辅,整日面对的都是心思缜密的机巧之徒,已经很难理解人类的迷惑行为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宫里的饮食,以后少碰为好。”徐阶便关切的对弟子道:“直庐里有厨房,你往后就过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相。”张居正满脸感激的道谢后,才将殿试的名次大概讲给师相。

    徐璠听说前五都被科学门占满,最次的一个也有二甲二十二名,而他准备搞起的那十几位老铁,居然全都滑落到了三甲,自然气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竟然把个孙山提到状元,真是脸都不要了!他就等着沸反盈天,不可收拾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压了又压,本想低低取了,谁知陛下还是将他的卷子挑出来,特意划掉了原先的名次,重新亲笔点中一甲第一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便同仇敌忾的叹气道:“师相又不在场,只能任陛下一意孤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哼,真以为中了状元就高枕无忧了?”徐璠咬牙切齿道:“错,这才刚刚进入咱们的猎场呢!”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