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鼎甲由中门出宫
    三月十八日是殿试放榜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同于乡试、会试只是将排名张贴出来那样简单,此时还要举行隆重的传胪大典。

    在京文武百官,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一律都要出席。

    辰时中,文武官员们走出午门外的朝房,开始按照班次,从正门左右两侧的门洞入宫。

    传胪大典依然在皇极殿前举行。

    此时,九龙曲柄黄伞盖已设于皇极殿门外正中。

    金台御座之下,持仪刀、长戟、金瓜、骨朵的大汉将军相间为十班,均在丹陛三层,相间达于两阶。阶下静鞭、仗马列甬道东西。

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,是皇极门内外,各两只披着华丽璎珞、驮着宝瓶的大象,每一只都有城门那么高,让人担心会一脚把自己踩成肉饼。

    那是象房豢养的卤簿大象,代表最隆重的皇家仪式。

    待到官员们在皇极殿前站好,早就在承天门外等候的新科进士们,才开始列队入宫。

    和殿试时一样,他们依然按照成绩分单双号,从左右掖门入宫,不过这次全都换上了簇新的进士服。

    这是新科进士们前日,凭着殿试照票,到国子监领取的。

    只见四百零三名新科进士,清一水身穿大袖敞口的深蓝色青缘圆领罗袍,腰系黑角带,手捧槐木笏板,头上戴类似乌纱帽的进士巾。但跟乌纱帽略有不同的是,巾后有细长的展翅一对,翅梢各系有两尺长的皂纱垂带一根。

    走起路来垂带飘拂,十分拉风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的是,过两天释褐礼毕,还得再还回去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守正自然吊在最后一位。

    因为是这届进士是单数,连个和他并排的都没有,孤零零十分眨眼。

    但赵二爷心态好啊,他到现在还感觉像在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过去一年经历的种种,比之前三十年还精彩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叫时来运转,这就叫鸿运高照,这就叫祖宗保佑啊!

    他想到整整三十年前,父亲就是穿着这样一身进士袍,昂首走进了皇极门……哦对,当时还叫奉天门。

    赵守正还记得,父亲的名次是二甲第三十八名,差一点点就可以选上庶吉士了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肯定比不上父亲,但能与父亲穿着同样的衣服,走在同样的地方,进行同样的仪式,这种感觉就足够如梦似幻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眼泪便流淌而下,赵二爷又不敢伸手擦,只好任其划过脸庞。

    好在他看到前头,大片的同年都已经情不自禁哭成狗,便不觉的丢人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新科进士进入皇极殿广场后,便按照鸿胪寺官员的指使,立于丹墀之下正中。

    在两段丹墀中间的月台上,皇榜已经静静搁在皇榜案中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站定,熟悉的出场音乐响起,隆庆皇帝便在大总管滕祥的搀扶下,迈着轻快的步伐出现在群臣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山呼海啸的万岁声中,隆庆皇帝升座,臣子们五拜三叩。

    待平身后,鸿胪寺卿出班,高声宣布传胪大典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然后建极殿大学士张居正便出班读制诰。

    按说,这应该是首席读卷官的荣誉,但徐阁老也不知是身体没复原,还是闹情绪,总之告假继续卧床修养。

    便由次席读卷官来享受这一刻的风骚了。

    只见张大帅哥丝滑的胡须在春风中飘荡,缓缓展开黄色的书页,然后用那自带低音炮的磁性声音宣读道:

    “皇恩浩荡、开科取士,为国抡才,出身莫问。今隆庆二年戊辰科殿试结束,由陛下策试天下贡士,钦赐一甲进士及第三名,二甲进士出身七十七名,三甲同进士出身三百二十三名,唱名者出班谢恩!”

    张相公声音洪亮,每个新科进士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少人便偷偷望向王武阳,想看看新科状元的听到自己名字时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王武阳却淡定非常,仿佛待会儿叫到的会是别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张相公用郑重的语气缓缓道:

    “第一甲第一名赵守正!”

    ‘嗡’的一声,新科进士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纷纷回头去看最末尾的赵守正。

    赵二爷更蒙,直接都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我没听错吧?昨天没喝酒啊?

    赵守正发呆时,有超大嗓门的鸿胪寺官员,重复了一遍:

    “第一甲第一名赵守正!”

    下层月台上,又一个鸿胪寺官员,再重复一遍!

    “第一甲第一名赵守正!”

    被身边的同年推了一把,赵二爷才目瞪口呆的出了朝班,被鸿胪寺官员往进士巾上簪一对红花,引上丹陛,参拜隆庆皇帝。

    赵守正脑瓜子嗡嗡直响,就像木偶一样,被鸿胪寺官员指挥着行叩拜大礼。

    看到赵守正懵逼的样子,隆庆皇帝感觉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昨天勒令王武阳和王鼎爵等人不得透露名次的变化,就是为了让新科状元今天小小出个糗。

    能不出糗吗?换了谁从倒数第一一下子变成正数第一。都会先掐自己一把,问一句,我他妈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认定,第一名另有其人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待到赵守正抬起头来,隆庆皇帝才头一次仔细端详起这个,把妹妹的魂儿都勾去的业障!

    只见这业障剑眉入鬓、鼻似悬胆,一双眼睛大而明亮,却丝毫没有攻击性,反而给人温和如玉的感觉。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唇须,更是为他平添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‘倒生了一副好皮囊……’虽然以极挑剔的目光审视此獠,但隆庆还是不得不承认,他比死去的妹夫帅多了。

    谢恩之后,赵守正便被引到月台站定。

    张居正又唱榜眼之名。

    “一甲第二名王鼎爵!”

    同样由鸿胪寺官员重复两遍,然后簪上红花,上丹陛叩首谢恩。

    接着是一甲第三名于慎行,也一样重复唱名三遍,簪花上前谢恩。

    之后便只唱‘二甲第一名华叔阳等七十七人’,和‘三甲第一名卢维祯等三百二十三人’,两位传胪的名字,都只唱一次,并且不引出班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进士,则都在‘等’里了,连名字都不会唱,更别说单独出班行礼了。

    待到张居正唱毕,三鼎甲于月台上再度叩谢皇恩,殿外诸进士再谢,皇帝便在专属退场音乐中回宫了。

    其后,由礼部尚书高仪用云盘承金榜,以伞盖鼓乐引导,出皇极门、午门,诸进士、王公百官皆随榜而出,至长安左门外张挂。

    前方,一道道宫门尽数敞开。鸿胪寺官员将三鼎甲引上最终的御道,以无比艳羡的语气对三人唱道:

    “三鼎甲由中门出宫!”

    ps.第三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