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蓝胖子和时光鸡
    当三人站上皇极门口的御道,顿觉感觉到达了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这可是满朝王公、宰辅部堂们都可望不可即的地方啊。

    哪怕张相公,也没捞着走上一走。

    人臣中,只有三年一出的三鼎甲,才有资格从正门走出紫禁城去!

    虽然给皇帝抬轿子的太监、修大门的工匠,乃至此刻手持云盘的礼部尚书高仪,都能走在这上头。

    但工具人不是人,只有你代表自己走在上头才算数……

    “师祖,请!”站在左边的王鼎爵,笑着伸手请赵守正先行。

    “师祖,请!”右边的于慎行也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赵守正朝两人拱拱手,便当先走在那只有皇帝才能走的御道上。

    王鼎爵和于慎行紧紧跟上。

    其余进士和文武百官,就只能从左右两侧门中,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王鼎爵忽然小声提醒赵守正道:

    “师祖走太快了,这样没多会儿就走完了。”

    于慎行也小声道:

    “是啊师祖,咱这辈子走不了第二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守正目不斜视、微微点头道:“那咱就走慢点?”

    “嗯,慢点!”俩徒孙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三人便一同放慢了脚步,那真是一步一个脚印,十步没走多远……

    前头引导的高仪不时回头看着这仨活宝,却没有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人生似梦,这一定是最美的一段,谁愿意那么快醒来呢?

    ‘就让他们多享受一会儿吧。’

    仁厚长者高部堂如是想着,便也不紧不慢踱着方步,陪他们共走这段华彩路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赵守正忽然笑了,一下子从懵逼的状态中出来。

    ‘并没有什么不同嘛,只是普普通通一段路而已……’赵二爷忽然开悟,心道变成状元又如何?我还不是一样是爹的儿子、儿子的爹?

    既然我还是我,何必惶恐不安,该什么样就什么样便是!

    王鼎爵也笑了,看一眼一旁抹泪伴行的兄长,暗暗道:

    ‘这一场之后,我就不跟你比了。虽然你是个连几何都不懂的废柴,但永远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大哥……哼!’

    感到他俩都放松下来,于慎行也跟着憨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笑,你是探花!代表我们所有人形象的……”王鼎爵赶紧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于探花身材颀长、浓眉星目,面如冠玉、唇若涂脂,严肃的时候端得是卖相一流。

    只是咧嘴一笑,憨态尽显,什么形象气质,全都完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三人出来承天门,便见前方已经扎起了一座席棚,棚内有一根丈许高的金色蟠龙旗杆。

    三名大汉将军缓缓放下旗杆,高仪将金榜悬挂于杆顶。

    顺天府尹与大兴宛平两县令,分别牵着一匹披红挂彩的纯白御马,早在旗下等候了。

    那顺天府尹却已经不是曹三旸了,而是换成了原太仆卿姚一元。

    姚府尹微笑着替赵守正,将进士巾上的红花换成金色,再给他身上十字披红;两县令也为榜眼探花如是炮制。

    然后三位京城父母官,亲递马鞭于三鼎甲,扶三人上马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四百名进士,就只有下步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人和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……

    大队仪仗引导着皇榜,大吹大擂出了左安门,来到东长安街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长安街上一早就人山人海,北京城的男女老幼谁不想看看这些天上下凡的文曲星,是个什么模样?

    要不是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士兵,手拉着手将百姓拦在外头,长安街非得堵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万众期待的目光中,长长的仪仗吹吹打打而出,后头两排金盔金甲的大汉将军,抬着蟠龙金榜缓缓跟进。再往后,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——本届大比的三鼎甲了!

    三位天之骄子披红簪花,骑在高头大马上,接受长安街百姓的瞻仰与欢呼。

    那些女孩子们更是如痴如狂尖叫连连,将篮子里的花瓣往三人身上抛去。

    风一吹,漫天花雨迷人眼,耳边闻唤状元声!

    赵昊也在看热闹的人群里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想来的,因为已经知道名次了,何苦来看人显圣呢?

    还得挨挤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李明月……哦不,李承恩爱看热闹啊。

    他一大早就过来,拉着赵昊跑到长安街上,嚷嚷着要占个好位置。

    当然,小爵爷其实也是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此时,三人立在玉河北桥的栏杆上,眺望着那游街的队伍缓缓而至。

    “站这么高好怕哦……”李明月紧紧抓着赵昊的胳膊,一副担心会被挤下桥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的李承恩暗暗翻白眼,心说你滑雪的时候不比这个高一百倍?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状元郎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哇,好好看,好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嫁给他!都别拦着我!”

    四周的声浪登时高了许多,还有好些大姑娘小媳妇在那里兴奋的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“大哥的大徒弟很成熟吗?”李明月闻言不禁奇怪的看去,不禁咦了一声道:“他什么时候留胡子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老前辈好不好!”李承恩长得高看得清,登时激动起来,使劲拍打着赵昊的肩膀道:“你看看,中间骑马的是你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昊踮起脚望过去,嘴巴登时能塞进个鸭蛋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!”

    难道赵二爷是位面之子不成?怎么定好的状元都能换人?还有没有天理啦!

    那一刹那,赵昊甚至感觉,不是自己带给赵二爷好运,而是赵二爷洪福齐天,把自己给招来的。

    嗯,我就是蓝胖子……

    呸呸!本公子玉树临风,而且有十根手指头!唔……好想吃铜锣烧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过了玉河北桥,便有临街的楼阁店铺了。

    宁安长公主殿下毫不意外的,又占据了最佳观测位置,还带上了干儿子孝敬的望远镜,在楼上窥视新科进士。

    柳尚宫给她举着望远镜,姬司正站在她身后,两人也一样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这赵二爷他娘的到底能考第几?

    “来啦,来啦!”长公主激动的使劲拍着柳尚宫的肩膀,还不满的叫道:“你别晃悠啊!”

    柳尚宫一脸生无可恋,是谁在拍我的肩膀啊……

    “咦!”忽然长公主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,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望远镜,朝游街的进士看去。

    “拿反了,殿下。”姬司正忙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长公主这才把目镜对准眼睛一看,正好就对准了骑在马上,朝围观百姓团团拱手的赵守正!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赵郎真中状元了!”长公主把手里的望远镜一扔,捂着嘴倒退连连。

    “额的那个观音菩萨、长春道祖、火德真君,以后额可不敢妄言妄语咧……”

    姬司正和柳尚宫也顾不上她,两人同时伸手接住望远镜,然后脑袋凑到一起,一个左眼从右目镜看去,一个右眼从左目镜看去。

    当两人锁定那为首的白马状元之后,柳尚宫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鸡公公更是觉得自己应该下个蛋,以表诚意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,98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