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九十章 长公主艰难的决定
    半个月多前,会试放榜。

    当长公主得知自己预言成真,便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要把自己和赵守正的事情,一股脑儿告诉皇兄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不担心赵郎中状元,她也早就想跟隆庆坦白了。

    嗯,没人管的寡妇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但这并非脑袋一热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。

    首先,她府上的安全是由锦衣卫负责,虽然锦衣卫如今麻烦缠身,不大敢管闲事。但东厂的人都从北镇抚司调配,难保三传两传传到冯保耳朵里去。

    冯太监知道了,皇兄就知道了——到时候万一皇兄搂不住火,让人把赵郎喀嚓喽,她可就哭都没地儿哭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如自己先告诉皇兄,争取主动,大不了一哭二闹三上吊,保准皇兄不敢动赵郎一根指头。

    其次,她判断皇兄虽然会火大,但应该不会怎么着赵郎,更不会怎么着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皇兄他是个善良,且极富同理心的人啊。裕邸时惶惶不可终日的那段生活,让皇兄很容易同情和他有相同遭遇的人。

    比如她这个遭遇比皇兄还可怜的妹子。

    皇兄他就忍心棒打鸳鸯?看到自己唯一的妹子,从此失去灵魂,青灯古佛了却一生?

    嗯,长公主准备以出家威胁皇兄,估计用不着上升到自尽的程度,心软的跟棉花似的皇兄,应该就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第三,则是因为西山煤业的缘故了。

    赵昊在西山大举收购废煤窑的事情,自然要跟长公主通气了。

    殿试闭关前一天,也就是二月底,他让孙胖子把二月的账算了算,果然如所料,大概能赚五万两银子左右。

    这样加上之前赚到的三万两,两月就赚了八万两。

    赵昊让孙胖子去开了张四万两的会票,揣在怀里去长公主府报喜。

    长公主虽然知道煤藕赚钱,还是让赵昊拿出的巨款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京里那么多的皇庄皇店,一年下来也就是净赚七八十万两左右,难道就抵一个卢沟桥煤场?

    当然账不能这么算,皇庄皇店开销多大?养活了多少蛀虫?

    能有这么高的净利,主要还是长公主以身作则,除了自己应得的那份,从不贪公中的钱财。

    只有上面人不贪了,才有底气去管下面人。所以长公主管皇室产业这些年,其实下头那些管事的、掌柜的全都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想想吧,连鸡公公这位大总管,一年辛辛苦苦,也才捞个万把两……

    有人说万把两够多了,可你知道皇室多少产业吗?光在京畿一带的田庄就有十几万顷,占顺天府耕地面积的三成还要多。更别说北京、天津、保定等地的上千个店面、买卖了……

    要是上头管的松一点,下面随便一个油水大的管事,说不定就能捞到鸡公公的水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而且宫里的用度多大啊。

    去岁朝廷又总是哭穷,任凭皇兄如何讨要,就是一个字,没钱。

    皇兄无奈,只好不断向妹子伸手,结果辛辛苦苦赚来的那几十万两,又陆陆续续全都补贴了宫里。

    问题是,就这么个费心费力捞不着好的差事,还有人整天惦记着……

    李贵妃的老子清河伯李伟,隔三差五就让老婆子去找闺女吹风。说什么长公主终究是个外人,你得自己得替太子看好了家业。

    不然咱老李家捞什么……哦不,不然将来等太子长大了,恐怕也不剩什么家底,早就长公主掏空给她儿子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李贵妃以在陈皇后面前抱怨父亲不懂事的方式,让当嫂子的传到长公主耳朵里去的。

    在景阳宫听皇嫂说完,长公主当时就掉了泪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李贵妃一家早瞄上自己手里的皇产了,只是怕因小失大,一直隐忍不发罢了。

    果然一立太子,她就迫不及待开始了。

    陈皇后也拿自己做例子,劝长公主不要跟她争。

    人家李彩凤虽然是个泥瓦匠的闺女,可天生就是命好怎么办?当年她不过是裕王府的一个普通宫女,偶然被还是裕王的隆庆看上来了一发,结果肚子就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十个月后,便一举诞下了王长子,而且是皇长孙,彻底替风雨飘摇的裕王稳住的地位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她的地位便扶摇直上,由一个小宫女晋身为裕王侧妃,然后又成了贵妃。

    而陈皇后虽然是正宫皇后,但膝下无所出,如何与李贵妃争锋?

    便识趣的借口信佛养病,搬出了坤宁宫,到这犄角旮旯的景阳宫居住。

    是以如今后宫大事小情全都由李贵妃说了算了。

    而且陈皇后告诉长公主,李贵妃又要生了。太医看过说,八九不离十,还是个皇子……

    长公主闻言,一颗心拔凉拔凉的。好么,双保险了。这下怎么跟她争?

    只怕她诞下二皇子之日,就是跟皇帝摊牌之时了。

    那种情景下,隆庆皇帝连个不字都没法说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所以长公主这阵子,一直在琢磨着该如何抽身,才能将损失降到最小了。

    其实何止这阵子?她早就有这觉悟了,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去岁给赵昊那么重的改口礼,年初又一口气拨给他一百管事,其实都是她在有意识的转移了。

    只是长公主有长公主的骄傲。就算要把皇产让出来,也得有个体面的退出才行。

    而不能让李彩凤那娘们,得了便宜还卖乖!

    可是说起来容易、做起来难啊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单说一旦决定退出,有多少人要安排好去处?

    李伟父子不会用她留下来的人,她也不舍得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才,都让个瓦匠头子给糟践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赵昊奉上的四万两会票。长公主万万没想到,当初爱心泛滥、母性发作的拍脑袋决定,居然就给了自己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赵昊告诉她,收购那些废煤窑的光辉前景后。

    长公主当即决定,立即让出皇产,把全部身家都砸到这上头去。

    但这又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,如此大手笔的投资西山煤矿,一定会惊动地方官、锦衣卫的。

    不用收购几千个,怕是几百个煤窑买下来,那帮联想力丰富的官儿们,眼前就已经出现流民大军杀入紫禁城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而且皇兄也不会放心,让一个外人来当自己的合伙人。

    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,让赵昊变成自己人……

    他爹是我挚爱一生的初恋情人,他是我干儿,而且我准备让他当我女婿,皇兄你看这关系硬不硬?

   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

    ps.第五章,99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