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张相公的请柬
    爷孙俩不知不觉聊到天黑,正打算叫人进来点灯,外头响起一阵喧哗,原来是赵守正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昊忙打住话头,出去迎接老爹和凯旋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不过赵守正是横着进来的。

    他已是酩酊大醉,另外四个弟子也不比师祖强到哪去。就连平素里滴酒不沾的王鼎爵,也被灌得满脸通红,走路两腿打飘。

    待到七手八脚将状元送进正屋里间炕上,将榜眼、探花、传胪和小五弄到西屋宿舍里,赵昊便让高武他们都出去。

    “琼林宴是这样的规矩吗?”然后他皱着眉头,问唯一还算清醒的王武阳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以前不知道,但这次那帮老大人,还是礼部、吏部的官员,轮番朝着师祖他们五个劝酒……”王武阳也是不可思议道:“幸亏后来同年们看不下去,纷纷向老前辈们敬酒,这才替师祖他们挡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可没这样,这可以琼林宴啊。”王锡爵端着盆水从外头进来,今天他也参加了琼林宴,叹了口气道:“我感觉,有些针对他们五个。”

    赵昊自然无从得知,殿试阅卷时发生的诸般波折,但这不妨碍他将这笔账,继续记在小阁老的头上。

    那厮会试时就想作梗来着,如此针对科学的,肯定没别人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还真有些冤枉人家徐璠了。

    他们五个只是代皇帝受过,成了读卷官们发泄不满的出气筒罢了。

    要是人家针对科学,王武阳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大佬们整的是被皇帝钦点出来的前十名……

    那个考二甲二十二名的,不配被大佬们灌酒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小阁老这次有没有责任,干他总没错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王锡爵不放心弟弟,今晚便留宿在府上了。

    赵昊便让王武阳把床铺让给大厨,跟自己去里屋到炕上睡。

    王武阳登时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,赶紧奉上今日迟来的马屁道:

    “久不与师父同榻,今宵抵足而眠,弟子受宠若惊、欣喜若狂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在船上没办法吗,别说的这么恶心?”赵昊踢他屁股一脚,没好气道:“说说吧,你怎么从状元掉到二甲去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王武阳笑笑,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,讲给赵昊道:“徒儿不敢居于师祖之上,便跟陛下商量着,跟师祖换了个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孝顺?”赵昊感觉中间好像少了一环似的。“那你之前怎么不让?”

    “之前没人听我商量啊。”王武阳两手一摊道:“只有这次陛下接见,才能讨个商量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赵昊忽然叹了口气,使劲拍拍王武阳的肩膀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话,师徒间心知肚明就好,说开了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里间屋里,赵立本盘腿坐在炕上,看着醉酒而眠的二儿子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老爷子不由自主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还是赵守正懂事以来,第一次被老爹摸头杀……之前都是挨巴掌的。

    他好像有感应一样,朦朦胧胧睁开眼,费劲的看清坐在身边的老者,不由喃喃道:“爹?我不是在做梦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你是在做梦。”赵立本又好气又好笑的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继续睡了……”赵守正便安妥的转个身,头靠着老爹的膝盖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傻小子,当了状元还这么憨……”

    赵立本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得畅快至极。

    反正赵守正睡着了,打雷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状元郎醒来后,看着天花板,对睡在左手边的儿子道:

    “儿啊,我昨晚梦见你爷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昨晚心事有些重,睡着的晚了些,这会儿还没清醒呢。

    “梦见他终于对我笑了,嘿嘿。真是的,在梦里老头子都这么势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用被子蒙住头,不忍听到接下来的动静。

    但被子的隔音效果终究有限,他还是听到了父亲凄厉的惨叫声:

    “啊!疼疼,谁揪我耳朵!”

    “你老子我!伺候了你一晚上,就换了个‘势利‘回来!”大怒的赵立本,恨不得把儿子的耳朵扭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?爹,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!”

    “我都在你边上睡一晚上了!”

    “太师祖手下留情啊,师祖今天还要去立题名碑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武阳,你怎么也在炕上?”

    躲在被子的赵昊暗叹一声,心说还以为老爹中了状元,能稳重点儿呢。

    好吧,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那么的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老爷子本来还想继续跟儿子算账,但新科进士的日程安排的满满当当,吃了早饭就得赶紧去国子监。

    赵立本只能先等着他忙完再说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赵守正忽然想起一事,便当着老爹的面嘱咐赵昊道:“对了,你得去跟你干娘报个喜。虽然殿下肯定知道了,但是礼不可废!”

    “干娘?我乖孙什么时候多了个干娘?而且还是位殿下?”赵立本一愣。看来伍记也不是什么都能打听到。

    “哦,爹,让赵昊跟你说吧。”赵守正说完,朝儿子挤挤眼,便一溜烟跑掉了。

    赵昊哭笑不得,赵二爷如今利用工具人的本事,是愈发纯熟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长公主……”赵立本一看儿子那熊样,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昊点点头,他知道老爹是希望通过儿子,给老子通通气先。

    这样挨揍的时候,能轻一点……吧。

    “那个无耻的女人!”赵立本登时咬牙切齿:“这是拿你做人质,来拴住我儿子!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判断实在太精确,赵昊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但身为儿子,怎么能不替母亲说话呢。

    “干娘对我极好的,对我爹更是深情一片。爷爷,我都不介意了,你也放他们一马吧……把人家分开十六年了都,多大的气也该消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你知道她当年是怎么报复老夫的?”赵立本却板着脸道:“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,那恶毒的婆娘!”

    赵昊暗道,你老给人家棒打鸳鸯了,人家怎么报复也不为过吧……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没有爷爷棒打鸳鸯就没有自己,还真是只能说,打得好呢。

    当然,面上还是得温言相劝,谁让人家是爷爷,咱是孙子呢?

    这时,唐胖子走进来,规规矩矩的躬身道:“启禀公子,有张大学士送来请柬一份。”

    赵昊登时笑开了花,偶像终于做完几何题了吗?

    ps.10020票加更奉上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