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零二章 这才是生活啊……
    赵昊从长公主府回到家,发现爷爷出去了。

    叶氏自然也不在。昨晚人家就没住在府上,而是回伍记在大栅栏的分号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呢?”赵昊将头上的纱帽摘下来,递给迎上来的马湘兰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说是出去串串门。”唐友德却抢先答一句,只见他端着盘娇艳欲滴的通州樱桃,满脸谄媚的站在那里。“公子是先吃点水果还是喝茶?”

    “咦,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?”赵昊奇怪的看他一眼道:“为何变得如此乖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公子忘了吗?老唐一直就是这么乖巧。”唐友德眨巴眨巴眼。

    “他抢我的盘子……”这时,巧巧两手空空,气鼓鼓的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咱不是怕累着巧巧姑娘,这才帮你端过来吗。”唐友德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原来是巧巧姐洗的啊!”赵昊这才伸手捻了一把樱桃,全都塞到嘴里,含混道:“那就敢吃了……我还真怕他洗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巧巧登时就高兴了,得意的瞪一眼唐友德,笑着问赵昊道:“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的多了。”赵昊便如数家珍道:“煮干丝、虾仁馄饨、鸭血粉丝汤、酒酿小圆子,什锦豆腐涝……”

    巧巧一听,都是自己给他做过的拿手菜,登时开心的点头道:“还以为北京的大厨把你嘴养刁了,不稀罕家里的小吃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干笑两声,心说这话要是从马姐姐嘴里说出来,我又得出汗了。

    不过巧巧应该没那心机,嗯,肯定是字面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我哪儿的菜都爱吃,但最想念的还是家乡菜。”赵昊便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巧巧闻言,脸一红,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“咦,她脸红什么?”赵昊两手一摊,实在搞不懂现在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马湘兰掩嘴一笑,没有参与话题的意思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三月底的北京,下午时阳光和煦,暖风习习。

    赵昊便让赵士祯和张鉴、帮着唐友德把矮桌、交椅、杌子、还有那些杯杯盏盏,都搬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他往交椅上一躺,登时舒服的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生活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离开南京后,这还是头一次恢复‘院儿里瘫’的状态呢。

    唐友德见状也心下一松,暗道这才是老唐熟悉的公子啊……

    之前那干练利索的样子,实在让他没法放松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玩意儿造的怎么样了?”赵昊笑问赵士祯和张鉴一句。

    “已经造好了,准备过两天先试验一下。”张鉴忙恭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别在城里试验,躲远点。”赵昊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赵士祯点点头道:“这离宫里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赵昊应一声,便见有个步履蹒跚的拄拐青年,也出门散步了。

    他便丢一个李子给那拄拐青年道:“禧娃,大夫说你多久能丢掉拐杖?”

    打上元节从房顶上摔下来,赵士禧这还是头一回出屋溜达,整个人白了不少且胖了三圈,因此赵昊也看他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还得一个月吧。”赵士禧接住李子,问道:“叔,我爹来信没?”

    “呵,有长进,还记得问你爹。”赵昊又丢给他颗桃子,笑道:“昨天收到一封,太晚没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其实那信是赵立本给带进京来的,不过赵昊怕禧娃嘴上缺把门的,就没把爷爷来的事儿告诉他。

    毕竟老爷子是被勒令回乡闲住的,而老赵家的户籍地是休宁,不是北京啊。

    赵昊便将赵锦的情况讲给禧娃听……

    老哥哥两口子是去岁腊八节离开的北京,在扬州老爷子那里过了年。然后赵立本派赵显送赵锦老婆回乡,赵锦则启程赶往贵州。

    这年代西南山川连绵路难行,赵锦紧赶慢赶,二月底才赶到了程番府。

    但牛逼的是,他人还未至,便已经调停了程番府持续数月之久的土司内讧。

    这得益于他之前功课做得足,更得益于赵昊支招。

    赵昊告诉他,发生在隆庆元年底的这次骚乱,并非地方势力对朝廷的反叛,也不是少数民族与汉人的争斗,而是土司内部,因为血亲复仇引起的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属于当时贵州最大的土司势力——水西安氏内部的‘家事’。

    而贵州的三司官员,却错误的判断了局面,贸然出兵镇压,结果还被人家反杀,局面才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赵昊的提醒,赵锦便可有的放矢。

    他在扬州过年时,便写信给贵州按察使,命其深入调查、核准实情。又致信贵州都指挥使,命其在真相查清前按兵不动,不要再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没想到仅此一手便起到了作用。两边的安氏土司见省里来调查案情,唯恐朝廷偏袒对方,都主动向臬台大人大吐苦水。

    按察使一看,还真是中丞所料的那样,马上就来了信心。一面安抚双方,说省里会秉公处置;一面恫吓他们,新任巡抚任官严峻、料事如神,若是等他到来骚乱还不平息,定会起大军镇压,作为新官上任的头把火。

    两边土司斗了几个月,本就死伤累累,暗暗后悔了。只是双方都死了几百条人命,没有自发和解的可能。现在朝廷说要公断,双方便就坡下驴,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然后三司合计出了一套比较合理的调解赔偿方案,如让一方交出了引发仇杀的罪魁祸首,由朝廷审判处决;双方其余人输银抵罪,然后把收到的抵罪银,作为抚恤发给两边死者等等。

    方案得到双方的认可,于是一场持续数月,死伤千余人的骚乱,就这样不战而定了。

    结果等老哥哥抵达程番府时,只见‘市面恢复如常,民生复矣’。

    而且安氏土司对赵锦佩服的五体投地,破天荒的头一次,跟随全省官员出城二十里,跪迎明辨千里的中丞大人。

    老哥哥还未登场便已先声夺人,可以说开局十分完美了。

    这对他后续治理贵州应该很有帮助,想必能做出比原先更亮眼的成绩来吧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总之一句话,可能用不了三年,你就能当上锦衣百户了。”赵昊笑着鼓励禧娃一句道:“所以你得赶紧恢复训练啊,听说兵部的考核,还是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禧娃苦着脸点点头,他忽然觉得,除了没法出去花钱,这样瘸着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