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零五章 叔大和元敬
    ~~

    大明朝开国以来,武将的地位便如王小二过年——一年不如一年。

    在这个文官的国度里,讲的是以文驭武。

    带兵打仗的虽然是武将,但统兵指挥的督抚、监军的御史监军道之类,却统统都是文官。

    虽然隆庆年间还远没有几十年后,三品参将必须要向七品御史‘跪禀’的咄咄怪事,但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尊武卑的恶劣氛围。

    而且文官对手握刀把子的武将,有天生的恐惧,恨不得将他们全都驯化成小绵羊,睡觉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环境中,文官们普遍对武将持一种怀疑、轻蔑,乃至无端敌视的态度,戚继光身处其中,如果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现实就会教他做人……

    原先,戚继光以为自己挟抗倭之功,光荣北调,情况应该会好些。

    毕竟他已经成为大明朝的狄青,功劳昭于日月,攻击他会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文官们就越是恐惧。

    当他们得知,戚继光率领天下无敌的戚家军北上,并要常驻北京,掌管令人闻风丧胆的神机营时,便自动脑补出各种各种戚继光带兵造反的画面。

    好么,土木堡之后,我们花了一百年才把军队和武将捏在手里,你现在居然练起了只知有大帅,不知有朝廷的私兵!

    万一哪天一不痛快,派兵把我们一锅端了怎么办?

    哪怕不造反,要是皇帝跟这样既忠心、又能打,手里还有兵权的大将勾搭上,会不会一下子腰杆就硬起来,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啊?

    如此想来,简直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为了避免想象中的画面变为现实,文官集团中的急先锋——科道言官出动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南兵北调的途中,福建巡按杜化中上本弹劾戚家军参将王如龙、游击将军金科、都司佥书朱珏三人贪赃枉法、行贿钻营等事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大明朝文武官员一旦被御史弹劾,无论官位高低,都必须立即停职在家,等待朝廷进一步调查。

    结果都察院会同兵部,从去岁查到今年,非但依然没给出个明确的说法,反而又将戚继光的副将胡守仁牵扯进去了。说他招权纳贿、奔走游说,试图为三人脱罪。

    戚继光这下坐不住了,因为指使胡守仁这么干的,正是他这位戚家军的带头大哥。

    眼看再不出大招,就要被人一锅端了,戚继光只好亲自跑进城,来张居正府上来求大腿帮忙了。

    对了,张居正入阁后,分管的便是兵部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此时的戚继光忧谗畏讥、满心惶惑,已经完全没了当初北上时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说他刻意也好、真被文官整怕了也罢,总之如今的戚大帅实在是太谨小慎微了。

    平时他去兵部办事,跟那些主事乃至书办都称兄道弟、折节下交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着一个能在灵济宫开讲、教出五名进士的科学创始人,戚继光很自觉的便将姿态摆的极低极低……

    赵昊对此很不好受,但双方第一次见面还能说什么呢?也只能用更客气的态度,来宽慰饱受不公的戚大帅了。

    幸好此时,府上门子回来,对戚继光道:“戚将军,我家相公有请。”

    又对赵昊道:“请公子稍候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赵昊点点头,总要讲个先来后到。

    何况是让戚将军先来,本公子愿意。

    待到戚继光跟着门房进去,赵昊便在刚才他坐的那把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嗯,本公子也是跟戚将军有一腚交情的人儿了。

    正暗自舒爽时,却见高武跪在了自己面前,低头闷声道:

    “公子,咱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赵昊拍了拍高武的肩膀,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我不吃戚大帅的醋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高武眼圈通红的看着眼前的少年,相信自己可以为他去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话分两头,戚继光没有被带去前院的花厅,而是被请进了后宅的书房。

    张居正更是在书房门口等候,虽然今日在家,他也没放松对自己的形象管理。

    今日的张帅哥穿一身得体的宝蓝色暗花直裰,头戴黑色网巾,发型和胡须都梳理的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不像穿官服时那般气势迫人,那张总是酷酷的脸上,居然还绽放出一丝亲切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元敬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亲切的招呼,让近来饱受冷眼的戚继光,登时就湿了眼眶,单膝跪倒在张相公的石榴树下。

    “末将戚继光,拜见相公!”

    张居正伸手扶起他,又做了个请的手势,和戚继光进了书房,分主宾落座。

    看茶后,张相公便朗声笑道:

    “你是不谷做主调来北京的,一直心心念念,想要和你好好聊一聊,不期居然一拖再拖,到了今天才见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幸蒙相公拨冗一见,末将已是受宠若惊了。”

    戚继光只半拉左屁股坐在椅子上,却能保持直挺上身,侧向张居正的高难度姿势,可见腰马合一的功夫十分了得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要这么紧张嘛。”张居正微笑道:“你是戊子年生人,比不谷小三岁,咱们年齿差不多,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惶恐。”戚继光感觉自己的心都化了。暗暗道,谁说张江陵倨傲冷峻,目无余子了?我看比下头的小官儿都和气!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会真把张相公的话当真,人家上位者做做姿态而已,你就真跟人家称兄道弟,那得多天真啊?

    “好吧,来日方长,元敬总会知道不谷是真心与你交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也知道,戚继光一时半会儿是放不开手脚的,便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还有客人,咱们先长话短说。你麾下的事情,不谷已经问过兵部了,那三位确实查出了些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戚继光刚要开口辩解,张居正却一抬手,淡淡笑道:

    “不谷知道,像他们那样鸡蛋里挑骨头,哪还有个查不出问题来的?比起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如今整顿务、练精兵,固京畿才是头等大事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张居正那伪装出来的和气荡然无存,声色俱厉的拍案喝道:

    “难道去年的教训还不够吗?非要让俺答一年来一次石州之变才过瘾吗?真是一群渣货!”

    见上一刻还和颜悦色的张相公,忽然就爆发起来,吓得戚继光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抱歉元敬,不谷失态了。实在是被那群灶鸡子烦透了……”张居正歉意的摆摆手,正色道:

    “此事我已跟王总宪和霍部堂分别沟通过了,都察院和兵部近期便会做出有利于你们的题覆,尽快了结此案,不能影响你练兵!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个什么结果呢?”戚继光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副将胡守仁,包庇部下,任情引荐,当以戒谕。”张居正顿一顿,轻叹一声道:

    “至于那三位军官,已经查出来的问题不能装作没看见,便将他们削职为民吧……不然那些灶鸡子闹了半年,要是什么都没查出,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没法告诉戚继光,在徐阁老的纵容下,言官们现在已经膨胀到失控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徐党二号人物,但一点不给他们面子的话,他们一样不会给他面子……

    ps.第五更,10500加更,大声求月票啊,不想被人超过去,辛苦码字的和尚值得大家支持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