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零七章 扑棱蛾子效应
    赵昊进去书房,吃惊的发现两位偶像居然都在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戚继光已经回去了呢……

    看到赵昊进来,张居正站起身,准备引见两人。

    赵昊向张居正深施一礼,笑得:“相公不必费心了,晚生与戚将军在门房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闻名京城的小赵公子,居然如此年轻。”戚继光已将心中的悲痛掩饰起来,又恢复了开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,那太好了,二位快请坐吧。”张居正命游七重新换上茶,然后对赵昊微笑道:

    “正月里灵济宫之约,没想到一直到拖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因为不谷刚解完了那六十二道几何题……

    “相公日理万机,哪像晚生这样的闲人,整天最不缺的就是时间。”赵昊善解人意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忙是一方面,也是为了跟戚将军凑时间。”张居正哪有功夫扯闲篇?马上便进入正题道:

    “那日在灵济宫,听小友宣讲科学,感觉别开生面,实在发人深思……尤其将‘修齐’与‘治平’分开来看,不强求完人,以能者为用,实在是大胆敢言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昊闻言不禁苦笑……偶像,你的阅读能力简直满分啊,都会超纲答题了。

    他只对于慎行讲过类似的话,但绝对没在灵济宫讲过。这可是赤裸裸的挑战清流们的唯道德论啊!

    赵昊为了避免树敌,甚至连科学与哲学的关系都斩断了。当然更不愿意,这么早就去挑战读书人的人生观与价值观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能否认,自己在灵济宫那番‘心灵的归心学,之外的归科学’的言论,稍加推演便可得出此等结论。

    戚继光听了心中一暖,心说,这是张相公在用赵昊的话来安慰我呢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也是张居正的自我和解。他越说越眉目舒展道:

    “本来就应该如此!当年读《礼记》,见‘家齐而后国治’之言,不谷便颇不以为然,天下之大,能齐其家者何止万千?然此万千人中,有几人可治一州一县?遑论治国?不懂钱粮刑名、不知戎政军需,安敢妄言平天下?这跟‘齐家’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戚继光听得心惊肉跳,暗道,张相公日后,不会灭末将的口吧。

    赵昊也心说,老愤青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能觉得本相交浅言深了。”张居正仿佛看懂两人的心思,飒然一笑道:“非也,此番话不谷与朝夕相处几十载的师友也从未言过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谷相信自己的判断,二位与不谷乃同志也。说着他目光炯炯的看着两人道:“不谷公务繁忙,下次与两位见面,还不知何月何日。索性直接把话说明,省得你们胡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戚继光听到这话,简直心都要化了,若非还有个少年在场,他非得跪下表态,末将愿为江陵公门下走狗不可。

    赵昊也生出一种,张相公要成立党小组的激动感,但他依然不动声色,以免被张偶像看轻。

    “不谷确实心急了点,但不谷不能不急啊!”张居正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神态严峻道:

    “大明朝的国事,已是如蜩如螗,如沸如羹了。再这样空谈道德,束手高坐下去,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要彻底无可救药了!

    ‘如蜩如螗,如沸如羹’,是周文王批评殷商的。下一句是‘小大近丧,人尚乎由行’……意思是国家方方面面都已经完蛋了,可君王和官员却依然我行我素,没有丝毫危机感。

    张居正用这八个字来况比大明,可见已经心急到了何等程度?

    戚继光的脸上,露出了恰到好处的震惊、钦佩和决然之色,将他要表达的意思,层层传递给张相公。

    赵昊则暗叹一声,王锡爵、老爷子还有张居正,这些当世顶尖的人才,对大明朝的判断都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但只有这位帅的不像实力派的张相公,豁出一身剐去,在试手挽天倾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结局,也是最悲惨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真恨不得冲进宫去,狠狠抽那小胖子的屁股一番,一泄心头之恨呐!

    竟敢那样对我的张偶像,也难怪你几百年后,会落个同样的下场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张居正端起茶盏呷一口,接着厉声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不谷认为,当务之急,就是省议论、做实事!只要能为大明解决问题的,哪怕他是微末贱吏、是刺配军汉,不谷都会大胆启用!”

    赵昊不禁暗暗点头。心说,倘若三观不一致,怎会被本公子视为偶像?

    张居正是这样说,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在另一个时空里,当他柄国时,选人用人打破了所谓君子与小人的界限。其最核心的一点就是重用循吏、慎用清流。

    循吏者,就是脑子一根筋,只想把事情做好,把结果放在第一位.而不会有道德上的约束的人;清流则不同,总是把道德放在第一,说得多干得少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是以张居正当国的十年,大量所谓偏途浊流的官员被重用……小吏可以做到三品高官、驿丞能位列侍郎,而清流官员纷纷被贬抑,一时间朝中风气大变。

    可惜,等他一死便人亡政息,大明朝复又变本加厉的讲起道德来。

    戚继光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,心说跟着这样的宰相干,才能做出一番功业来啊!

    “而你们二位……”张居正将话题转回两人身上道:“戚将军自然不消提,那绝对是踏踏实实做实事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赞许看一眼戚继光道:“这样的人才,必须要大用特用,竭尽全力为他提供方便,为他保驾护航!”

    戚继光这下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,忙别过头去,小心抹掉。

    赵昊心说,估计戚大帅现在能为张相公去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赵小友虽然年轻,但观你从金陵到京师的所作所为、所言所行,同样也是个学以致用、知行合一的天才。尤其是你的科学,重实证、讲方法,明是非、不含混,对就是对、错就是错。”然后张居正又看向赵昊道:

    “不谷觉得这正是如今大明所缺少的地方,因此希望你能写几本论述科学的书籍,日后本相要推而广之,让大明朝的官员都好好学一学。”

    赵昊忍不住张大嘴巴,心中狂叫到,来了,它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扑棱蛾子扇动着它的翅膀,历史真要被自己改变了!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