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地震
    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本来长公主还有些心虚,借故今天太累,想要避开女儿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小县主太把赵昊的话当回事儿了,执意要见母亲。

    然后兄妹俩不容分说,拉着她今晚在外头过夜。

    这十多年北京城地震频仍,家家都有这方面的经验,长公主府更是备有全套的露宿装备,一声令下便可以全部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等李承恩钻到帐篷里睡着后,母女俩便裹一床被子,在空旷的草坪上一边看着月亮,一边说着体己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主要是长公主在听,李明月兴奋的讲述上天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明月啊。”等到县主叽叽喳喳完了,长公主方试探问道:“在天上往地下看,瞧得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清楚,就是人都变成蚂蚁那么大,树也变成小草了。”李明月一脸不可思议道:“不过能望到西山那么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么说,就是看不清地上人长啥样了?”长公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嗯,看不清。”李明月点点头道:“除了起飞降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忍不住噗嗤一笑道:“起飞的时候,把钓鱼台里头的看得可清楚了,我还瞧见娘的车驾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长公主心中一紧,颤声问道:“还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看到娘啊。”李明月嘻嘻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长公主心说,果然没有侥幸,便打算从实招来。

    却听闺女吐吐舌头,扮个鬼脸道:“才怪呢!起飞的时候光顾着兴奋了,根本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怎么知道我的马车?”长公主被闺女唬得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“啊?原来娘真的去钓鱼台了?”李明月咯咯直笑,钻到母亲的怀里,调整个舒服的姿势道:“跟娘开玩笑的,我什么都没看到,嗯,绝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便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端详着怀里的李明月,见她熟睡的样子是那样的恬静可爱,忍不住低头轻轻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心说听明月这意思,她今天应该是看到了,但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是,这种事看破不说破,点破了娘俩都尴尬。

    女儿的处理方式让长公主十分欣慰。嗯,明月长大了,知道疼娘了……

    另外,赵郎今天真帅。

    放下心事的长公主,便又意犹未尽的,一帧一帧的回想着,赵郎今日给她吟诗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正花痴间,她忽然感到一阵地动山摇,然后轰隆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李承恩从帐篷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,怎么了?”李明月揉着惺忪的睡眼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的嘴巴能塞进个鸡蛋去,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,只见地面上多了一条一尺多宽,不知多长的裂缝。

    而李明月的绣楼,恰好就建在这裂缝之上,霎时便倾倒了一半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,大哥还真准……”李承恩这下是彻底心服口服了,心说看来真得跟大哥好好学学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科学记牌、科学赢钱的法子可学。

    “大哥又救了我呢……”看到自己的房子倒了,李明月的反应居然不是心疼也不是后怕,而是钻到长公主怀里,幸福的冒泡泡道:

    “娘,看我没说错吧,听我大哥的准没错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大纱帽胡同,张氏府第。

    地震过后,张居正一家依然好半晌,都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‘赵大哥真是学究天人啊,连地震都能预测得到……’张筱菁捂着小嘴,看着倒地的葡萄架,不由暗暗立下了,日后不管千难万难,都要跟赵昊学习科学的念头。

    张敬修兄弟几个,也同样彻底服气,恨不得这就跟着赵老师好好学习,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奥秘。

    小竹子和她的兄弟们不知道的是,她们就是学上几百年的科学,也依然做不出赵公子这样精确的预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不是科学,而是大预言术的范畴啊……

    哪怕遭遇了地震,张相公的胡须依然顺滑如瀑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他一边拢着长须,一边定定看着山墙上的裂缝,双目愈发的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短暂的混乱后,赵府上下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高武和蔡明赶紧四处查看,检点损失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后者回来禀报道:“禀公子,都无大碍,只有一个伤号,”蔡明咽口唾沫,露出不忍之色道:

    “禧娃他……又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昊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蔡明挥挥手,便见两个蔡家巷的汉子,抬着禧娃从后罩院出来。

    “禧娃,禧娃你怎么了?”众人赶紧围上去,七嘴八舌的关切起来。

    赵士禧却用胳膊挡着脸,也不知是太痛苦了,还是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“地震时他正在翻墙,结果一下从墙头摔下来……”蔡明绷着脸,解释状况道:“然后就又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禧娃捂着脸,用一种被玩坏的声调道:

    “我就是憋的太久了,想出去放松一下而已。结果就地震了,要不要玩这么大啊,老天爷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孩子都要疯掉了,赵昊知道不是说教的时候。赶紧让人把他抬进帐篷,又命赵士祯去请隔壁老王太医过来诊治。

    看着被抬走的赵士祯,赵昊不禁心说,这要是我没预警,禧娃肯定早就睡下,也就不会半夜里发春,从墙上摔下来了。

    而府上所有的房屋都无大恙,显然不用自己多事,大伙儿也会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那自己这到底是,办了件好事还是坏事呢?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长安街,首相府邸。

    地震发生时,徐家人早已睡下,当然徐元春是趴着睡的。

    老年人睡得本来就浅,当房屋开始晃动,徐阁老第一时间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愣了十分之一息的时间,徐阁老便以和年龄不相称的敏捷,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,鞋也顾不得穿,光着脚冲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徐璠夫妇也衣衫不整的逃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没持续多久,地震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却不敢再进屋了,谁知道还会不会再震?

    季氏赶紧让下人去取毯子、褥子,准备在外头凑合一晚。

    这时她才发现,徐元春居然还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只见他闭着眼嘿嘿直笑,显然是在做什么美梦。

    季氏赶紧推醒儿子,徐元春茫然看着母亲道“娘,怎么是你?我不是在跟明月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来,不是骑马是地震!”季氏用指头狠狠戳了下徐元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徐璠给父亲找来了趿鞋,又给他披上床毯子,却见徐阁老在定定出神。

    “父亲,在想什么呢?”徐璠忙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在想,该怎么出这口气。”徐阁老沉着脸道:“今天实在太羞耻了。”

    就差那么一点点,堂堂首辅便要被扣进笼子里了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息怒,这不老天爷又帮了咱们一把吗?”却听徐璠面带得色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再用地震做点文章?”徐阁老一听就明白道:“不过,怎么往那小子身上扯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。”徐璠将一张西山煤业的股票,递到了父亲手中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11300票加更,大声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