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禧娃,不要放弃治疗
    ‘隆庆二年清明,科学初放异彩。

    是日,吾师携众弟子起热气球于玉渊潭。球径三丈,内以竹篾为框,裹双层绸缎,并调杜仲胶遍刷蒙皮。

    吾辈点火于囱下,热气注入球内,飞空达三百余丈,向东行十里方平安落于灵济宫。

    此乃史上首次成功飞天并安然返回,为人类挑战天空之肇始,自此吾等身与心皆不受困于地面,天空不复神之国矣。

    另,吾师于天际观云,见其有异状,预言是日地震。

    当夜,果然京师、乐亭地震。遵化、顺义等地震有声。京师长公主府地裂一处宽一尺,长三丈余。迁安滦河岸裂,滦州屋瓦震动有声,经旬乃止。任丘地震如雷,楼屋皆动。辽东辽宁卫宁远城崩,永平府、顺天府、河间府及山海卫同日俱震,震级为六级。

    呜呼,此观云识震之术,吾师并未传人。吾辈愚鲁难以参悟,特记之以待后人。

    弟子鉴谨录之。’

    摘自《科学传习录*物理篇*第一章*清明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京城百姓抗震经验丰富,也就是地震时乱了一会儿,等到地震平息,城内便也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除了悲催的禧娃,赵府上下平安无事,只消明日找瓦匠来,把碎掉的瓦片重新挂好即可。

    老王太医也过来给禧娃看了。

    还好,这次没有伤到筋骨,只是扭到了左脚踝,跟上次受伤的地方不是同一处。

    给禧娃整治好伤处,老王太医拍了拍他的肩膀,神情严肃道:“过年前都不要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士禧闻言惊呆了。“我伤得这么严重吗?那我以后生活能自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伤得倒不重,将养个把月就能复原了。”老王太医一边收拾着药箱,一边慢条斯理道:

    “老朽是看你今年太衰,怕你出门再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士禧闻言,两眼失去了神采,看来不信邪还真不行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送走了大夫,已是三更过半。

    赵昊小小年纪可不能熬夜,赶紧钻被窝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别看已经过了清明,这在帐篷里过夜还真挺遭罪的。冻得他哆哆嗦嗦,喊巧巧加了两床被子还直嫌冷。

    “巧巧姐,帮我暖暖被子吧。”赵昊把脑袋缩到被窝里,只留眼睛和鼻孔。

    “要死啊!”巧巧登时俏脸通红,伸进手去就扭赵昊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弄俩汤婆子啊。”赵昊叫起撞天屈道:“你以为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巧巧一愣,讪讪道:“我以为你想盘个炕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下手更重了。

    等巧巧冲了俩汤婆子,塞到他被窝里,赵昊这才感觉暖和过来,睡着时已经是四更天了。

    他睡得正香,忽觉一物从天而降,扑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!”赵昊惊得睁开眼,登时就要发作,却嗅到一股好闻的发香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便见李明月趴在自己的被窝上,泪眼婆娑的样子让人不忍斥责。

    “呜呜,明月险些就再也见不到你了。要不是大哥,我肯定被埋在楼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了?先起来说话,不然我要被你压死了……”赵昊一阵挣扎,终于把李明月从身上拨拉开,然后拥着被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看外头已是日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李明月便心有余悸的,将昨晚的状况讲给赵昊,末了泪眼婆娑的看着他,痴痴道:“大哥,你又救我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种事,一次两次没差的。”赵昊拿起枕巾给她擦擦泪,笑着安慰道:“妹子不用整天挂在嘴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放在心里的。”明月使劲点点头,小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必,咱们什么关系?”赵昊笑着掀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想什么呢,他昨晚和衣而睡的。

    “嗯,大哥……”李明月闻言粉面桃红,心里就想吃了蜜一样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个心思细腻的女孩,定然要伤神猜度,他到底指的什么关系?兄妹,朋友,还是那种关系?

    小县主就不会。

    搞不清楚的关系,统统算作男女关系。

    嗯,这样多清爽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小县主过来赵府,小爵爷自然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不过在妹妹和善的逼视下,李承恩识趣的没跟着进去捣乱,而是去了禧娃的帐篷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好了吗?”李承恩一进去,就看到禧娃那高高肿起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……”赵士禧别过头去。“我不想训练,自残行不?”

    “骗鬼去吧。”李承恩却不信道:“你要是敢这么干,你叔不把你吊起来打,还能让你在这儿躺着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吊过……”赵士禧嘟囔一声。但他旋即猛醒,意识到这种念头对自己很危险。

    便愤愤道:“你少挑事儿,我叔对我好着呢,我翻墙出去都没说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承恩恍然,一拍赵士禧的脑袋道:“原来是偷跑出去摔的啊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是摔的。可谁能料到我刚爬上墙头,就地震了呢?”赵士禧没好气的大声道:“那么高的墙,摔下来才崴到脚,你不觉我很厉害吗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李承恩却捧腹大笑起来,拍着床沿直抹泪道:“禧娃啊禧娃,你咋这么倒霉呢?卢沟桥煤场的煤,都不够你一个人倒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看我笑话吧。”赵士禧气鼓鼓的别过头去道:“难道我想出去透透气也有错吗?我从过年到现在,已经在家里呆了整整一百天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不容易。”李承恩擦擦泪,止住笑道:“等你伤好了,伯伯必须带你玩个够啊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去。我今年都不出门了。”赵士禧却把头摇成拨浪鼓道:“我想清楚了,留得青山在、不愁没柴烧。就不信明年我还会这么倒霉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待着呗。”赵士禧说着却又泄了气,垂首落泪道:“我已经攒了七张会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吓,又多了四张?”李承恩吃惊道:“你们护卫队还招人吗?待遇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叔爷会试考了个孙山,说运气太好,赏了一张。然后中状元,说要积福,又赏了一张。然后太爷爷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他才想起叔父嘱咐,不要对外乱讲老爷子和叶氏的事情,禧娃赶紧住了口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啊……”李承恩眼珠子一转,心说妹妹交代的差事完成了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想不到,小爵爷也有用智商取胜的时候。

    禧娃,不要放弃治疗啊!

    ps.第一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