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章 朕的偶像
    这还是赵昊头一次进宫,他跟着长公主的凤轿,从东华门进去紫禁城。

    往前走一段距离,便是徐阁老和张相公所在的内阁了。

    赵昊忍不住偷瞄一眼,正好看见徐璠送左都御史王廷从文华门出来。

    他赶紧收回目光,只在心中默默问候小阁老的祖宗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徐璠也看到长公主一行了,便和王廷站住脚,目送凤轿折向北,绕过前三殿,朝着乾清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咱们这位长公主殿下,消息可真够灵通啊。”小阁老收回目光,对一旁的王总宪笑道:“究竟是兔死狐悲,还是担心她的西山煤业?”

    “我看应该是后者吧。”王廷陪着笑,在小阁老面前毫无总宪风范道:“估计殿下已经料到,朝廷会查封西山煤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殿下已经投进去二十多万两银子了呢。”徐璠幸灾乐祸道。

    “也难怪会急成这样。”整天捧哏的都是总宪、部堂这级别,也难怪小阁老会膨胀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顶住压力,就是中旨也不准理会。”徐璠冷声吩咐道:“等我跟你说算完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了。”王廷点点头,难免暗暗腹诽道,这不是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吗?

    方才在内阁,他已经听了徐璠的计划,让都察院打击科学的同时,还要给长公主施压。

    等长公主没办法,向小阁老求援时,徐璠才会装模作样的帮她解围。当然前提是把合伙人的名字,从姓赵的小子,换成徐元春了。

    如此可人财兼得,还能出口恶气,真是一举三得啊……

    只是都察院又要给小阁老当恶人了。

    哎,本宪乃良善之辈,为何就逃不过为虎作伥的命运?

    ~~

    乾清宫。

    长公主让赵昊在外头稍候,自己先进去知会一声。

    等她进去东暖阁中,便见隆庆皇帝一脸歉疚的站在门口,讪讪道:

    “还不知怎么跟妹子说呢,你先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宁安进去隔扇,冷笑两声道:“大哥还真是会玩呢,先给个状元让人空欢喜一场,然后再把他抓起来,你猫戏耗子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呀妹子,你可冤枉为兄了。”隆庆摆摆手,示意滕祥赶紧关门出去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心说朕容易吗?在外受大臣的气,回来给妹子当出气筒不说,还得帮她掩盖奸情……

    我太难了我。

    待到没了旁人,他才赔着笑道:“妹子,你把皇兄想成什么人了?朕自管给那业障状元,我把他当成什么人,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不清楚。”宁安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妹夫。”隆庆用蚊子哼哼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清。”宁安看着隆庆,一双凤目眯成了狐狸眼。

    “妹夫,行了吧。”隆庆翻翻白眼,心里给加了个前缀‘便宜’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宁安登时破功,笑得合不拢嘴。“这个词儿好啊。皇兄以后私下里都这么叫他,别一口一个业障,听着怪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“朕叫着还别扭呢。”隆庆笑骂一声,坐在宁安旁边道:“现在相信不是朕做的了?”

    “信了。”宁安笑着点点头,却又不解问道:“皇兄看到有人弹劾赵郎,直接留中,当不存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钻了空子。”隆庆一阵咬牙道:“按规制,司礼监只会将弹劾四品以上官员的奏章禀报给朕,那业……妹夫虽然是状元,但也只是从六品,因此滕祥看都没看,直接就转给内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宁安恍然,笑着向隆庆福一福道:“那还是我错怪皇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也怪朕,没跟下面人说清楚。”隆庆苦笑着摸了摸额头道:“可让朕怎么跟下面人张口?不过这次之后就有借口了,朕会亲自阅览所有跟他有关的奏章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次呢?”宁安巴望着隆庆。“大哥你可得给我们一家子做主啊,这次要被姓徐的欺负死了!”

    隆庆嘴角抽一抽,心里酸酸道这就成一家子了。朕这个当哥哥的,反倒成了外人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敢拿妹子说事,打的就是朕的脸。”皇帝气鼓鼓的对妹妹抱怨道:“朕这阵子,都要被欺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番金星合月,几百本奏章飞过来,把朕都打成释迦佛了,嗡嗡。”隆庆大倒苦水道:“说来也是倒霉,这才过了几天,又来了个地龙翻身?人家当然要乘胜追击,痛打落水狗了!”

    宁安闻言,也顾不上问问‘嗡嗡’是什么意思,气得直打哆嗦道:

    “皇兄,西山煤业还在筹备期呢,我只买了些煤窑在那儿,一铲子都没下去呢!别说地龙翻身了,它就是翻天,也跟我和赵郎没有任何关系!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就好办一些了。”隆庆松口气道:“待会儿朕叫王总宪过来,先把人放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煤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够呛啊。”经过一年多的贴身肉搏,隆庆已经十分清楚文官们的操行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说,就算西山煤业没动工,可别的煤窑已经挖了几百年,所以才会伤到龙脉。你想啊,龙脉都伤了,还挖什么挖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西山所有的煤窑都得停?”宁安小嘴微张道:“好几万人吃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吧?现在不是你一家的问题。”皇帝说着,愁的直挠头道:“接下来怕是所有煤窑都要停工,老百姓只能改烧柴禾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城都被砍秃噜了,哪有那么多柴禾烧?!”宁安气极反笑道:“以为老百姓和他们一样,都烧炭呢?”

    “那帮言官才不管这些呢,他们认定个理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隆庆两手一摊道:“饿死事小,社稷事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皇兄怎么想?”宁安定定看着隆庆。

    “朕怎么想很重要吗?”隆庆皇帝幽幽道:“有谁会在乎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皇帝活脱脱一个自闭病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乎啊皇兄!”宁安忙给兄长力量。

    “嗯,有你们就够了。”隆庆欣慰拍了拍妹妹的手臂,叹口气道:“朕现在也说不好了。国家多事、天变频仍,若非言官们所说上天示警,谁能为我解惑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人能。”宁安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隆庆看向宁安。

    “我干儿,赵昊。”宁安心里抱歉的说一句,儿啊,娘光顾着发泄去了,让你久等了。

    “那科学小子啊。”隆庆看看宁安,失笑道:“其实朕早就想请教请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一直没开口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朕不想把个天才绝伦的少年,拖到这肮脏的漩涡里。”

    隆庆吐出长长一口浊气道:“朕不想让那些满口道德的言路,窒息了他的灵感。朕还想多见识些望远镜、热气球这样的新奇玩意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差了,他宣扬科学,已经彻底得罪了徐阁老和小阁老,本身就落入漩涡了。”宁安轻叹一声道:“我看他也做好准备,跟言路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见见吧。”隆庆点点头,对宁安笑道:“想到要见他,朕还真有点小激动呢。”

    ps.第五更,11500票加更,继续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