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翰林待诏
    乾清宫,东暖阁内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看着赵昊的演示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你说每月都会发生金星合月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赵昊点点头道:“这是极常见的天象,只要月亮追上金星一次,就会发生一次金星合月。”

    “可事实上,并不常能看见啊?”隆庆皇帝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原因,一是金星和太阳有时候会离得很近,因太阳光的强大,所以我们就会看不见金星。二是金星合月现象一般出现在刚天黑时,但这时月亮和金星的位置,本身就接近地平线,很容易被高山和城墙挡住,因此用肉眼的话,可能一年也观测不到一次。”便听赵昊不假思索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肉眼?”隆庆不由奇怪道:“难道还有不是肉的眼?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望远镜。”赵昊淡淡道:“陛下若是用望远镜注视夜空,就可以经常看到这一天文现象了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赵昊又笑着补充道:“而且还会发现,金星也像月亮一样,会有阴晴圆缺哦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我怎么没想过,用望远镜看天呢!”隆庆不由惊喜极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赵昊讲的道理,他听得十分吃力,而且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但用眼观测就容易多了,架上望远镜看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陛下的双筒望远镜,并不是专门用来看天的。”赵昊又道:“草民今日带来了专门的天文望远镜,献给陛下观天。”

    得到隆庆皇帝允许后,鸡公公便和滕祥,抬着一具有着漂亮三脚架的双筒长望远镜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高铁匠按照赵昊离开南京前所绘原理图,精心改进出来的开普勒式望远镜。

    而且内置了转向棱镜,放大系数可达四十倍,用来观测太阳系内的星体,已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爱不释手的摩挲着,这具艺术品般的天文望远镜,忽然对赵昊道:“你敢在经筵上,公开讲一讲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赵昊昂然道:“草民既然敢讲给陛下,自然就无惧于讲给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锐气可嘉!”隆庆皇帝不由大赞道:“后日经筵会讲,你便为朕和众卿家讲解科学吧!”

    “遵旨!”赵昊忙恭声应下。

    滕祥闻言一阵头大,心说陛下还真执着呢,赶忙出声提醒道:“万岁,经筵讲官必以翰林充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他个翰林呗。”隆庆皇帝却早有定计,吩咐滕祥道:“你给朕拟一道旨意——念赵昊学养深厚,门下弟子一科五进士,实乃殊才也,特征为翰林待诏,充经筵官分值侍讲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笑笑道:“待会儿你去一趟内阁,告诉徐阁老朕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见皇帝心意已决,滕祥无奈应下,又对赵昊道:“赵待诏,还不快点谢恩。”

    “臣,赵昊,谢陛下隆恩!”

    赵昊喜滋滋的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没想到进宫来救爹,还捞了个官当,脑袋磕破了也不亏。

    然后他抬起头来,向皇帝陛下诚挚献上,今生第一份彩虹屁。

    听得隆庆皇帝一愣一愣,终于明白了王武阳他们的马屁,到底是跟谁学了。

    倍感舒坦之余,隆庆皇帝笑逐颜开问道:“经筵时,你是否需要提前做些准备,只管告诉朕。”

    “教具的话,臣自己会准备,无需陛下操心。”赵昊便轻声道:“倘若能傍晚时开讲,则可加入观测环节,令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隆庆皇帝点点头,同意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文渊阁。

    听滕祥传完陛下口谕,徐阁老点点头,表示自己会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一旁小阁老听得直皱眉,待那滕祥一离开,他便忍不住低声道:“父亲,你怎么能答应,给那小子授官呢?!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翰林待诏,算得了什么?”徐阁老坐回圈椅上,轻咳两声道:“何况也不是什么正经官职,写字画画的都能当,这点小事老夫也反对?太掉价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翰林待诏,是翰林院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官位。专为‘天下以艺能技术见召者’而设。

    文学、经术、僧道、书画、琴棋、阴阳等各色人士,以其专长听候君主召见,便授官‘翰林待诏’。

    赵昊自然是以科学见长,因此隆庆皇帝授予他这个官职,可谓十分妥贴,无可置疑。

    “可不管官大官小,他都有了在经筵上讲课的资格!”小阁老急道:“父亲,咱们已经让他砸了两回场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!”徐阶忽然双目一睁,眼神凌厉道:

    “上两次,他都是趁老夫不备,无耻偷袭!老夫自持身份,只能由他乱来。但这次还有两天时间,足够老夫做好万全的准备,在经筵上正面击败他,把他和他的科学,全都扫到垃圾堆里去!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小阁老不禁暗暗心惊,自打把高新郑撵回老家后,他还没见父亲这样认真过呢。

    哪怕当初撵郭朴下台时,父亲都是云淡风轻、轻描淡写的,就把一位大学士送去和高拱做伴了。

    “何况,老夫不答应也没用。”徐阶说着又郁郁道:“只要陛下存了这个念头,早晚都会让他上台的,还不如趁着老夫还在位,把他掐死在讲台上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徐璠点点头,心说两年时间,足够掐死姓赵的小子几回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把钦天监正叫来,”又听父亲低声吩咐道:“看这开讲的时间,到时候怕是要讲天文的。”

    徐璠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从宫里出来,赵昊便和长公主分开了。

    他要去刑部街等父亲出来,长公主当然也极想去。

    但她今天已经为赵守正去找过皇帝了,再巴巴去跟着接人,那不成特意让人往歪处想了吗?

    哎,地下夫妻还是要避嫌的。

    在都察院门口等着的时候,赵昊一直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虽然赵公子压根就没有亲自混官场的打算……那样实在太辛苦了,每日里杂务缠身、规矩那么多,还得迎来送往,丝毫不能松懈,哪有当个官二代来的舒服?

    但想想那刘员外、张员外还是唐胖子,就知道要想日子过得舒坦,还是自己有个官身硬气一些。

    只有你也是朝廷命官了,才真正有了和官员们平等交往的资格。

    赵昊本打算等下次什么时候,朝廷再卖官……哦不,纳捐的时候,顶格捐一套官告冠带回来。

    可捐的官多不体面啊,哪有皇帝直接赏的来得风光?

    看的一旁的赵士祯不禁暗暗奇怪,叔父原来也是个官迷,那为何不自己去考一个呢?

    当然,这话他是万万不敢问出口的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,小赵终于有个官职了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