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这实在太简单了
    文华殿中,皇帝大臣们目瞪狗呆的看着,赵昊用那太阳系的模型,演示日食、月食和月相的成因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除了月相因为月亮的盈亏摆在那里,无需证明之外。对于日食和月食的成因,居然如此简单,大家还是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倒是清晰的演示出,为何日食只发生在初一朔日,月食只发生在十五望日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证据,可远不足以服众啊。

    于是所有人的目光,齐刷刷望向钦天监正贝培嘉,希望这位家学渊源的老阴阳人,能给大家解惑。

    贝培嘉无奈的摊下手,他还是头回听说,大地是绕着太阳转的呢。

    只听赵昊深谙众人心理的说道:“到此时为止,诸位肯定还会说,这与荀子的‘天论’有何区别?都是一种假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官员们含笑点点头,可不。

    正如赵昊所言,在他们看来,所谓‘太阳系’只是一种设想。与‘浑天说’、‘盖天说’、‘宣夜说’没有本质区别,都是假说而已。

    假说嘛,信就信,不信就拉倒。所以他们并不太在意,全当在经历一次新奇的体验罢了。

    “然而我要告诉诸位的是,这个模型并非想象出来的,而是由详实的观测数据,精确计算得出的。”

    便听赵昊石破天惊道:“因此可以此为基础,推算出每一次日食和月食,乃至金星合月、荧惑守心等各种天象发生的时间,和观测方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精确算出来的?”这下贝监正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道:“吹牛的吧!”

    维持秩序的御史刚要出声呵斥,却见徐阁老微微摇了摇头,御史便乖乖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前日徐阁老把贝监正叫到内阁面授机宜,今日正要他打头阵呢!

    “这很稀奇吗?”赵昊便一脸这‘问题好白痴’的傲娇道:

    “天文自古称为天算之学,靠的不就是观测和计算吗?西晋刘徽的《海岛算经》,已经将方法都写的清清楚楚了。南北朝的祖冲之,可以精确算出木、水、火、金、土五大行星在天空运行的轨道和运行一周所需的时间,以及更精确的五星会合周期。就连前朝的郭守敬,也可以算出黄赤交角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起郭守敬,前朝的《授时历》,不就可以用来预报日食吗?只是欠缺精度罢了。”说着他奇怪的看一眼那贝监正道:

    “很难想象,一位钦天监正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。”

    贝监正登时老脸一红,被赵昊说中了痛处,因为这正是大明钦天监致命的缺陷。

    他知道《授时历》可以预测日食,但奈何看不懂呀……

    因为大明朝的数学断档了啊!

    之前便说过,元代中叶,中华领先世界的数学急剧衰落。

    除了文化倒退、读书人忽视的原因之外。这一时期算盘的普及,更是让以筹算为基础的古代数学体系分崩离析,四元、天元、大衍求一、增乘开方至本朝彻底失传。

    没有了这些数学工具,钦天监根本看不懂以天元术推导出的《授时历》,而他们根据现行的《大统历》推算出的日食月食纰漏百出,已经完全没有了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以至于钦天监被普遍认为,是一个单纯的观测天象机构。

    在百官眼中,他们的日常工作便是举头望天、记录异常天象、然后查询对照占卜呈报朝廷。根本不需要多高的水平,只要识字就能干。

    对此贝监正倍感愤怒——至少每年编皇历,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吧!

    ~~

    是以贝监正面红耳赤好一会儿,方对赵昊咬牙道:“不错,本官是算不出来,但我相信,整个大明朝也没人能算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就能。”赵昊淡淡一笑道:“而且我的弟子也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算啊!”贝监正失笑道:“要是真能算出来,本官当场拜你为师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占我便宜。”赵昊却摆起谱来了。“想拜我为师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李阁老和陈阁老深以为然,他俩的公子到现在,还在家里解几何题呢……

    “赵昊,你当这是什么地方?!”小阁老也终于忍不住,断喝一声道:“少在这里放肆!”

    “放肆的是你吧,小阁老?”赵昊冷笑瞥他一眼道:“难道不知道,打断别人说话很没礼貌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肃静!”见御史嘴巴扎住了一样,滕祥只好出生呵斥道:“不要吵,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赵昊这才转头对贝监正道:“看在陛下的面子上,我就破例一次,收下你这个记名弟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算出来再说!”贝监正哭笑不得,心说我堂堂一个五品官,居然被个小小的待诏嫌弃了。

    待诏多狂人,果然不假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,鉴于你的数学水平有限,我便教你一个简单的算法。”赵昊便清清嗓子,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方才已经演示过,日食和月食都是由日、地、月三者运动到特殊的位置所引起的。而大地绕太阳、月亮绕大地的运动周期和轨道是有规律的,因此日食和月食的发生也必定有规律可寻。”

    “汉朝的天文学家,把地球的轨道叫黄道,月亮的轨道叫白道。而且已经发现,两者并非在一个平面上,而是存在一个五度零九分的黄白交角。”然后赵昊指着模型上,地球和月亮的轨道道: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来看日食发生的条件——它只可能在朔日发生,而且太阳、月亮必须差不多位于一条直线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于慎行便在模型上,摆出了日食时太阳、月亮的相对位置。

    “大家可以看到,发生日食时,太阳、月亮都必须位于黄白交点附近。”赵昊说着,和于慎行推动三个小球沿轨道转动道:

    “假设再过去许多天后,太阳、月亮又运行到了几乎与此完全相同的位置,那在大地上必将观测到一次类似的日食。”

    确实一塌糊涂,这在汉朝就很普通的知识,只有贝监正和他的副手能跟上,其余人的目光都已经涣散了,就像看到这儿的你……

    见贝监正点点头,显然是听懂了,赵昊略感欣慰的接着道:

    “所以只要有太阳连续经过黄白交点的耗时,和月亮连续两次经过黄白交点的耗时,然后求这两个数和每月天数的最小公倍数,就是重复一次所需的天数了!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平均是二十九点五三天。一个交点月是二十七点二一天。一个食年则是三百四十六点六二天。”

    交点月和食年的数据自古就有,贝监正随口就能说出。

    显然,大叔也不是吃干饭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算吗?”赵昊期冀问道。

    贝监正摇摇头,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教你。”赵公子毕竟好为人师,便手把手教他,如何分解质因数。

    谁知大叔一教就会,马上提笔算起来,没多会儿,便报出了数字道:“当是六千五百八十五又三分之一天。”

    ps.第一更,后头还没检查完哈,慢点发……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