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小阁老对小阁老(幼)!
    不知不觉暮色降临,文华殿里光线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内侍们正欲点起灯火,被那冷不丁的一声吼,吓得差点丢了手里的蜡烛……

    “臣请效孔子诛少正卯,斩此獠以正视听!”

    晃动的烛光下,徐璠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小阁老终于回过神来,明白在陌生的领域里,自己跟个傻子没区别。

    还是得拉回到自己熟悉的语境中,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啊。

    “咦,这大家开开心心的,怎么就喊打喊杀开了?”

    隆庆皇帝赶紧缓和下气氛道:“再说也证明了赵昊的说法没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休要被此獠蒙蔽!”徐璠却冷笑不止道:“他方才说过,自己有详实的观测数据。仅凭这句话,就足以将他推出午门、斩首示众了!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?”隆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太祖皇帝祖制,非阴阳人、天文生,不得私习天文,习历者遣戍,造历者殊死!”

    便听小阁老铿锵有力道:“今此獠赵某,以一区区国子监生,居然敢私窥天象,妄言天机!更用心险恶的是,他居然极力否认天意的存在,不杀不足以谢祖制,不杀不足以平众臣之愤啊。陛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隆庆当然要维护自己的便宜外甥了,可小阁老犀利的言辞,让他一时难以反驳啊。

    众大臣皆敛住声息,他们绝对不会赞成杀掉赵昊的,大明朝士大夫的骄傲,不容许他们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但又不得不承认,小阁老的攻击很致命,至少他们想不出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张相公倒是有办法反驳,但那样怕是会暴露自己地下党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谷的胡子纠结的都要卷起来了。

    谁知赵昊却夷然不惧。

    终于来了,孙贼!

    本公子等你好久了!

    ~~

    文华殿中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赵昊大笑着向前一步,与徐璠呈针锋相对之势。然后才朗声道:“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!”

    徐璠博闻强记,自然知道这是孔圣之言,便冷声道:“你少在这里拽文,在场哪一位,都能把圣人之言倒背如流,但你问问,哪一个否认‘天人交感’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淡淡一笑道:“本公子已经证明了后圣所言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老拿古人说话!”所谓一力降十会,徐璠根本就不跟他往这上头辩,蛮横的单刀直入道:“陛下乃上天之子,你否认天人交感,就是否定皇权天授,就是在动摇大明社稷的根基!”

    见大帽子扣在赵昊头上,徐阁老微微闭上双目。

    看来钦天监靠不住,还是得靠儿子。

    众官员也变颜变色,有不少翰林和言官,也跟着小阁老一起攻击赵昊开了。

    你一言,我一语的颇有群起攻之的势头。

    几个弟子和今天一直很低调……当然,也因为插不上话的赵守正,这下不干了,马上大声替赵昊辩白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在御前吵起来,滕祥忙和御史维持秩序,王大厨也帮着劝和。

    这怕是开国以来,秩序最差的一堂经筵了。

    看到场面逐渐失控,隆庆皇帝双手不由自主紧握着龙椅的扶手。

    不谷的胡子都快卷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却听赵昊不屑的冷笑一声,然后转身朝隆庆皇帝大礼跪拜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前人云,观历朝历代开国历程,唯我大明太祖,与汉高祖皆以布衣起事,无凭借威柄之嫌;为民除暴,无预窥神器之意,可谓得国最正!”

    顿一下,赵昊用激动的声音,献上载入史册的彩虹屁道:

    “然则,我太祖皇帝奋起时,值华夏衣冠尽丧,人人皆为亡国之奴。我太祖皇帝迅扫胡腥、驱逐鞑虏,恢我中华,还我河山!可谓上承唐虞三代以来之正统者,唯我大明而已。故汉也不如耳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脸慷慨道:“天下民心尽归明,才是我皇得享江山的真正根基啊!”

    赵守正和科学门下自然全都跟着跪下,应和赵昊的呼声。

    让人没想到的是,一直看热闹的成国公,马上出班跪地,高声道:“我皇民心所向,大明江山万年啊!”

    在场的还有英国公、定国公等一干勋贵,见状也赶紧跟着一起跪下吆喝起来:“我皇民心所系,大明江山万年啊!”

    这话倒也诚心,与大明休戚与共的勋贵,哪个不是盼着朱家的江山万年?

    本来文官们还能看热闹,见状也不得不跟上了,便无奈跪地,一起山呼口号。

    把个隆庆皇帝感动的呀,直接就眼泪婆娑了。

    赵爱卿,朕会像对高师傅那样,一辈子都对你好的……

    成国公,朕再也不嫌你磨洋工了……

    “赵爱卿说得对,我朱家的江山乃民心凝聚,区区几句话动摇不得。”他赶紧擦了擦眼泪,鼓足勇气嘶声道:“诸位爱卿都平身吧,祖宗的江山来之不易,得民心者得民心,朕旦夕不敢忘,还请诸位齐心戮力,共保大明啊。”

    听皇帝说出‘得民心者得天下’这七个字。赵昊也松了口气,心说陛下啊,为臣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,日后还要承受今日的因果。你可得念着我的好啊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,哪怕自己今天干爆了徐璠,日后也必会遭到报复。

    一想到日后,小阁老指挥着疯狗大队撕咬上来,赵昊就一阵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心中狂叫道,口下留情,我还是个孩子啊……

    谁知此时,便听一个自带低音炮的男中音道:

    “我大明确实得国最正、金瓯永固,一时的困难不会动摇社稷,请陛下一定要有信心!”

    赵昊登时心就化了,偶像就是偶像,总是在我最需要的伸出援手……

    张居正这番话,是在宽解皇帝不假,但也‘无意间’帮赵昊撑了把场子。

    毕竟徐党又不是靠血统传承的家天下,张相公才是他们的二号人物。

    现在副党魁兼下任领袖定了调子,让小阁老和那帮爪牙,不好再用方才的话攻击赵昊,也不好再拿天边说事儿了。

    赵公子一本满足了。

    谁知还有意外惊喜……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春芳,忽然接茬温和道:“是啊,徐乐卿。之前赵待诏那是在讲《荀子·天问》的,言论并没有脱离后圣的范畴。当然,我儒家亚圣和后圣两派一直不对付。小阁老你尊亚圣,难免听着后圣的言论不顺耳,骂一骂也就罢了,没必要自相残杀嘛。”

    乐卿是太常寺卿的别称。

    徐璠听得一愣一愣,心说干哩娘,你个李甘草蹦出来装什么好人?

    ps.第三更,还有两更哈,别急~~~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