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聚日无多
    同一片星光下。

    科学门祖孙一帮人,扛着三具造价昂贵的天文望远镜,兴高采烈的向东华门走去。

    望远镜和红木支架是可以分开的,所以六个人一人一样正好。

    进宫的时候还是四个人的,这又多了个记名弟子,还有王大厨。

    经筵毕竟规格太高,只有赵昊父子、王鼎爵、于慎行能参加,哪怕是当上庶吉士的王武阳,也只能乖乖在东华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其实赵公子也只是特邀参加而已,下次就没他事儿了。

    刚收的记名弟子贝培嘉,小心翼翼的抱着一具价格昂贵的望远镜,亦步亦趋的跟在年轻师父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不怕小阁老整你?”赵昊扛着红木架子,问这个看上去四老五十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他爱整整去。再说,弟子这钦天监正也不怕整。”贝培嘉先硬气了一把,然后苦笑道:“本来就人不人鬼不鬼,还能再咋整啊?”

    想想雨花台上那破败的观星楼,赵昊不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一旁的赵守正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回师祖的话,我们这个差事,干巴巴一点俸禄,一干就是一辈子,不干还不行。又得天天观星、黑白颠倒,预测个日食还提心吊胆……”

    贝监正长期熬夜显得有些早衰,其实他还不到四十。

    “徒孙前任就是因为出错次数太多,被嘉靖皇帝砍头的。我这刚干没几年,已经错了八回了,再多两回,徒孙就该充军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内门弟子恍然,怪不得这位记名师弟这么上杆子,原来是性命攸关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共预测了几回啊?”赵二爷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回。”贝培嘉不好意思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确实该好好学学了。”赵二爷不禁一乐,心说终于有个跟师爷差不多的徒孙了。

    赵昊看看父亲,心说你老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?

    贝培嘉的水平,可比我这帮弟子目前高多了,日后我还打算让他帮着教天文呢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便对贝培嘉道:“我在京里的时间怕是不多了,只能教你些观测和计算的方法,然后就靠你慢慢研究了。”

    杰出教师待诏赵一向认为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要教给弟子科学的研究方法,然后带他们进入感兴趣的学科,让他们自己去探索科学的奥妙。这样才能培养出伟大的科学家来。

    一股脑的填鸭式教育要不得啊。

    不然本公子以后教你们什么?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贝培嘉还在那知足的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“天文望远镜,你带回去一具吧。堂堂一国钦天监,不能连个望天的家什儿都没有。”赵昊又淡淡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徒儿多谢师父!也替钦天监多谢师父!”贝培嘉不由惊喜万状,他可是知道这玩意儿老贵了。要不是抱着望远镜,非得磕头致谢不可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谢的?改日师祖再送你们三五台。”因为大家同朝为官,再给赏钱就不太合适了。‘送二爷’心里一直觉得过意不去,见状赶紧插嘴道:“往后要是过日子缺钱了,只管跟师祖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祖厚爱。”贝贝佳活了半辈子,还没几个人对他这么好过呢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师父和师祖是有钞能力的,便不好意思再藏着掖着道:“不过徒孙还是有些家底,师祖不用担心徒孙家计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赵守正不禁奇怪道:“你方才不是说俸禄微薄吗?”

    “钦天监是有外快的。”贝培嘉小声道:“平时给王公大臣们算卦看风水,赏钱还是挺可观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赵守正瞪大眼点点头道:“又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王锡爵和王鼎爵也分抱着一具望远镜,落在队伍最后头。

    看着前头说说笑笑四人,大厨忽然叹口气道:“珍惜一下这样欢乐的场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鼎爵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徐阁老,你当你师父和师祖,还能在京里待下去?”王锡爵低声道:“当初张莆田是怎么整徐阁老的,今天他就会怎么整你师祖父子,一辈学一辈,从来不跑偏。”

    所谓张莆田就是嘉靖朝三任首辅的张骢。

    当初徐阶高中探花,授翰林编修没多久,便遇上首辅张骢想要去掉孔子的王号,降低祭孔的标准,别人都畏惧权势滔天的张首辅,只有徐阶据理抗争。

    张骢勃然大怒,说你小子想背叛本相!

    年轻的徐阶却从容说道:“背叛生于依附。我没有依附你,何来背叛?”

    张骢听了十分佩服,然后便把他贬为福建延平推官,也算给家乡父老送去了一位好干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鼎爵闻言面现忧色,其实他除了一要强就上头,平时考虑问题比兄长还周全。

    他安能看不出,如今科学门看似声名鹊起、前景大好,却隐藏着极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那就是根基太弱了。

    别看一门六进士,包揽三鼎甲风光无限,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啊。

    新科进士的光环褪掉之后,他们便只是六个不起眼的芝麻官了。

    小阁老想要捏死他们,实在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所以王鼎爵心底里,是希望师父能学学太祖,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的。不要这么早跟当权者发生冲突……

    哎,也不知师父是怎么考量的。

    算了,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陪师父一起周游全国,传授科学就是。

    三师兄要强的想道,我不能比子贡做得差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说话间,众人出了东华门。

    王武阳、华叔阳等一众弟子,早就在外头急坏了。

    左等右等,终于把他们给等出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赶紧迎上来,接过他们手中的家什。

    王武阳赶紧补上今日份的谄媚道:“师父此番定然大展神威,弟子虽无缘得见,却能想象文华殿中,天花乱坠,公卿大臣、如痴如醉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贝贝佳听得一愣一愣,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谄媚之人。

    赵昊一边上车一边随口答道:“这是你大师兄,往后多跟他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这是师父新收的师弟呀。”大师兄不由大赞道:“师父的人格魅力实在是超越天际啊。只消虎躯一震,各路英才纳头便拜啊。”

    贝培嘉心说,就这?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学了。”赵昊尴尬的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ps.第一章,求月票,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