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人生三大错觉
    车门一关上,赵昊便疲惫的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,他感觉自己都要虚脱了,连根手指都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这一遭,他是捏了把汗的。来前他最担心的事情,就是有人不跟他讲道理,直接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虽然赵公子已经备好了自保的彩虹屁,但要是没有强有力者帮忙撑一撑,只怕过得了眼前,过不了日后。

    言路汹涌之下,高新郑尚且被迫下野,自己焉能安然上岸?

    这事儿肯定是指望不了皇帝的,毕竟他是言官们最不怕和最爱干的小蜜蜂……

    但赵昊还是义无反顾的要替皇权松绑,因为大明的权力体系已经严重失衡。

    一家独大的文官集团,已经变成了大明的癌症,也是自己必将面对的终极敌人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而弱小的朋友,除了拖后腿,根本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要让皇权从层层厚茧中出来透透气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其实这并非赵昊的一己之见,而是即将相继柄国的高拱、张居正共同的看法。

    两位首辅都看透了,文官集团才是大明真正的祸害,但他们没有像徐阁老那样和光同尘。而是毅然背叛了自己的出身,选择与皇权站在一起,借助天子的权柄来整肃文官集团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十几年打压下来,基本上已经帮万历皇帝稳住了局面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居正的改革,处处打在文官集团的要害上。

    一条鞭法刹住了投献之风,压制住了豪绅地主不断膨胀的势力;再配合清丈亩,狠狠来了个打土豪、分田地。

    考成法更是把天下官员全都整的服服帖帖。‘虽万里之外,朝下而夕奉行,如疾雷迅风,无所不披靡’。所有官员,百事惟谨,使政风大变。

    只要万历皇帝继续按照张居正的路线走下去,那么皇帝与文官集团相互制衡的二元体系,就基本成型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万历就是个大傻逼,活该被人刨了坟……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对万历那个死胖子毫无信心,赵昊才不敢静等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他要提前松绑皇权,提前得到力量,一定要在万历亲政之前,让自己和科学尾大不掉起来……

    没道理像张偶像那样,帮你家当牛做马,末了还要被清算啊。

   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本公子保的是大明,不是你个死胖子!

    是的,大家是朋友不假,但不是永恒的朋友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但让赵昊没想到,此番三位相公都出来当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我的天哪,本公子的人缘何时这么好了?

    还是说,他们想借我这颗棋子搞搞事?

    嗯,张偶像肯定是这种想法。没办法,他可是以天地为棋盘的男人啊……

    李春芳呢?唔,怕是舍不得我科学门这么多俊才吧?

    人家一辈子就能当一次会试主考,要是牛逼的门生全都被本公子牵连,甘草也会变成黄连的吧?

    至于陈以勤,赵昊就真搞不懂了……

    别说陈于陛还没拜师呢,就算他拜了师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陈阁老根本没必要掺这一脚啊?

    啊,想的脑壳痛,算了不想了。

    等马车到家时,巧巧打开车门,便见赵昊侧躺在车座上,枕着双手睡得正香甜呢。

    亮银色的月光洒在少年的脸上,五官是那样的恬静柔和,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如果忽略掉,那根亮银色的口水的话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翌日,北京城难得下起了春雨。

    绵密的雨丝冲刷掉灰蒙蒙的积尘,让文渊阁的琉璃瓦,显出原本绿油油的颜色。

    张相公一手打着伞,一手按着自己的本体,步履沉稳的穿过文渊阁前的石桥。

    正碰上小阁老也打着伞,从桥对面过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凑巧,还是早就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张居正站住脚,等着徐璠向自己问安。

    无论官位还是年龄,他都在对方之上,并不会像几位部堂那样谄媚。

    但今天,徐璠没有要向他行礼的意思,直挺挺的站在张相公对面,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居正自然不会像赵昊那样,跟他玩斗鸡眼,便收回目光继续打着伞向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错身的一刻,徐璠才低声道:“太岳兄,你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不谷也想问小阁老,意欲何为?”张居正站住脚,看着眼前那面镌刻着‘机密重地,一应官员闲杂人等不许擅入,违者治罪不饶。’的铜牌,感觉讽刺的很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要维护父亲的威信了!”徐璠伸出手指,终究不敢指向张居正,便一下下指向地面,强抑着怒火低喝道:“大树底下好乘凉,父亲是我们所有人的大树!所以所有人都要细心维护他老人家,而不是擅自拆台!”

    昨晚小阁老回家,气得半宿没睡着觉,后来借故把儿子打了一顿,这才没那么憋闷了。

    但张居正昨晚的表现,依然让他十分光火,虽然老李和老陈都说了,但要不是你张太岳挑头,就凭那俩货,谁敢胡说八道?

    因此他早早就等在内阁门房中,等着张居正的到来。

    张居正面无表情听完徐璠的话,然后依然面无表情道:“在不谷看来,小阁老才是那个砍树的人,不谷只不过是在为师相补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我砍树?”徐璠指着自己的鼻子,讶然失笑道:“你也太高看那群妖言惑众之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科学的力量一无所知。”张居正淡淡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徐璠闻言失声笑道:“太岳兄,你昨晚几个菜啊,怎么喝成这样?”

    看徐璠那一脸哂笑,张居正失去了解释的兴趣,摇摇头道:“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
    他决定尽快结束无益的对话。

    便神色一肃,释放出凛然不可欺的气场,一下子笼罩住了徐璠。

    “正月灵济宫,不谷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,科学和赵昊,不谷保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阁老为何还要一再对他动手?你为什么要把不谷的话,当成耳旁风?

    “你以为不谷也会像那些人一样,任由你乱来吗?!”

    连问三句之后,张居正鹰隼般瞥了一眼徐璠,居然让不可一世的小阁老,将已经到嘴边的驳斥之言,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张居正进了文渊阁,他都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那一刻,徐璠才终于察觉到了,自己和张相公,并不在一个段位上。

    他从前还以为,大家其实差不多呢……

    ps.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