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元辅
    雨一直下,气氛不算融洽……

    张居正一发威,兴师问罪的小阁老便被硬生生按下了气焰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,想要挽回些颜面,却早已不见了张居正的身影。

    小阁老恨恨的一把丢掉雨伞,快步走向父亲的直庐。

    除非必要,徐阁老基本上不入文渊阁,每日奏章都是送到直庐来批的。

    张居正等三位大学士要见他,也得来直庐才行。

    往常这日子,徐阁老已经阅览奏章,开始票拟了。

    许是下雨天容易让人倦怠吧,此时的徐阁老并没坐在桌案前,而是靠坐在微微摇晃的竹摇椅上,看着门外越下越大的春雨出神。

    便见徐璠也没打伞,湿着肩膀从雨帘中走了进来,头上的青纱大帽也被雨水浸变了形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狼狈的样子,徐阶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刚才去找张太岳了。”徐璠接过仆人奉上的松江棉巾,挥下手将其斥退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他干什么?”徐阶不禁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我要问问他,到底是何居心?居然要护着那姓赵的小子!”徐璠咬牙切齿道:“我看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当初父亲就不该把他捧这么高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两人便见眼前刹那一白,待到屋里重新归于黑暗后,一声惊雷便在他们头顶炸响。

    徐璠心里不由有些发毛,暗道莫非老天爷都在罩着张居正?

    “听说声音的速度不如闪电快……”

    却听父亲忽然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徐璠一愣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是昨晚撒尿的时候,听姓赵的小子说的。”徐阶轻轻一叹道:“昨天只看到了刺目的闪电,震耳欲聋的雷声,还没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徐璠有些蒙,搞不懂父亲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去招惹太岳了。”便见徐阶神情一肃,双臂撑着摇椅扶手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小阁老赶紧扶着父亲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老夫挑出传衣钵的,不要总想着别苗头了,你斗不过他的。”徐阶面无表情瞥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徐璠心说妈的今天怎么了?都来排揎我?

    “现在,咱们的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但徐阶的下一句话,让徐璠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昨天你没看到吗?李、陈两个,也跟着替那小子说话。”便见徐阶神情阴沉道:

    “这放在从前,是完全无法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璠深以为然的点头道:“李春芳还能理解,他毕竟是那些人的座主。陈以勤的行为就让人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去深究原因。”徐阶有些失望的看着儿子道:“曾有位小阁老对为父说,身居上位,没必要去猜下面人的心思,那么多人,累死也猜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徐璠点头受教,他知道父亲说的是严世蕃。当年两人是儿女亲家,走动相当密切。“人心隔肚皮,再表忠心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阶缓缓走到门口,伸出保养得宜的手,试了试外头沁凉的雨水,不禁笑道:“春雨贵如油啊,有了这场雨,旱情能缓解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璠点点头,忍不住问道:“父亲,你不知道下面人怎么想的,又该如何驾驭他们?”

    “牵着他们的鼻子走就够了。”徐阁老收回手,甩了甩手上的雨滴。

    “儿子就是这么干的。”徐璠便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是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却听徐阶毫不留情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徐璠脸上登时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被姓赵的小子,耍得还不够吗?”徐阶吐出口浊气道:“虽然那小子也确实妖孽了点。”

    徐璠嘴角抽动两下,不想接这茬,便闷声道:“那父亲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夫看他们就是太闲了,给他们找点事情做,就没人顾得上,琢磨老夫的位子了。”

    便见徐阁老稳步走回书案后,拿起一份兵部的奏章道: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璠赶紧接过来一看,见是成国公上的一道奏章,大意是‘原先腾骧四卫军归御马监统辖,后因种种原因,交由京营代管。如今,陛下禁卫捉襟见肘,且一时无力新募,可将腾骧四卫归还御马监,以扩充内廷禁卫,更好的保护皇帝的安全。’

    另外,成国公还提出,自己一人统领三大营,权力太重,实非长久之计,请陛下派驻坐营太监,方可使内外安心。

    小阁老一目十行看完,不禁啐一口道:“这老屁精,屁股卖的倒是干净!”

    “你真当是他自己的心思?”徐阁老瞥一眼儿子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。”徐璠断然摇头道:“前番冯保来内阁理论,嚷嚷着禁兵缺员严重,要户部拨钱重新募兵。结果被马部堂当场怼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当然,自己老子给冯太监打包票那茬,小阁老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冯太监还挺执着呢,又把主意打到京营头上了。”徐璠冷笑一声道:“居然能做通成国公的工作,让他交出腾骧四卫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是,成国公又不打算造反,手里握着那么多兵有什么用?”然后他啪的一声,合上那奏章,嘲讽笑道道:“原先还可以吃吃空饷,喝喝兵血。现在朝廷都揭不开锅了,空饷也没得吃,不如甩掉个大包袱,还能讨好一下陛下。”

    徐阶神色稍霁的点了点头,问徐璠道:“那你说,该如何票拟?”

    “当然驳回去了!”徐璠不假思索道:“滕祥、冯保、陈洪、孟冲一帮子阉人,想当本朝八虎,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徐阶闻言,却暗暗叹息了一声。徐璠的长处在博闻强记、见微知着上。但让他拿主意、挑大梁,却总是差那么点意思。

    好吧,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更像是参军,而不是谋主,更没有张居正那份栋梁之才了。

    ‘可惜,他总是不信邪……’

    徐阁老无奈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逼退高拱后,他知道自己在皇帝心里肯定印象糟糕,便有意深居简出在直庐中,通过儿子来遥控朝局。

    自然也是有意给徐璠独当一面的机会,想看看儿子能不能把这一摊撑起来?

    结果自不消提……

    其实徐阁老原本还打算,多给徐璠点时间,但昨夜三位大学士的态度,让徐阁老日渐麻痹的神经,一下子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风起于青萍之末,止于林莽之间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不能再由着徐璠瞎折腾了,必须要自己出手,来收拾下局面了。

    徐阶便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不,准奏。”

    ps.第三章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