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风起青萍之末
    阁者,楼也。

    所以文渊阁其实是一座重檐硬山顶、砖木结构、六开间的二层楼阁。

    楼阁两侧有官舍四间,阁前不远处,还有东西两排平方,是告敕、制敕房中书舍人们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明内阁的全部地盘了,其规制远远无法与各部各寺衙门相比。

    但这里却是大明朝真正的中枢,其内每一个决定,每一道票拟,都会牵动全天下的神经……

    此时文渊阁二楼紧东头的陈相公值房中。

    三位大学士正看着徐阁老的辞呈,相对愁容。

    “别修闭口禅了。二位,拿个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李春芳苦着脸,催促缄默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主意?”陈以勤没好气道:“就兴他儿子昨天狂犬吠日,却不许我们说两句拜年的话?把我们当什么了?他的跟班吗?”

    张居正默默拢着胡须,依然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又没人怼过他一句,这么敏感有意思吗?”陈以勤便继续抱怨道:“这下好了,一道辞呈上来,任谁都会联系到昨天的事情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别烦言了。”李春芳苦笑道:“抱怨有什么用呢?还是先想想,元辅想要达到什么目的,咱们又该怎么做吧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的目光却望着张居正。

    论起对徐阁老的了解,徐璠可能都要排第二。远远比不了这位徐阁老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“师相应该还有后手。”张居正终于捋顺了自己的胡须,思路也就瞬间通畅了。“徐璠送来的奏章里,怕是另有玄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春芳闻言,出去吩咐一名中书舍人,将自己值房中的那摞奏章抱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奏章抱过来,三人便快速翻检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就找到了成国公那份奏章。

    看着附在扉页上的票拟,同意了成国公归还腾骧四卫于御马监,设立坐营太监与三大营的奏请。并在两条之外,又加了一条派太监分守地方的祖制……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陈以勤结巴了半晌,才说出一句道:“这是要做啥子嘛?”

    “这三条下去,离宦官专权、民不聊生的日子就不远了。”李春芳也倒吸冷气道:“无论如何都要挡下来!”

    “元辅这是将咱们仨的军啊。”张居正也露出一丝罕见的苦笑,其实起先看到徐阶的辞呈时,他是有些窃喜的。

    那意味着距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对老师的了解,让张居正深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果然就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现在徐阁老摆明了捅个马蜂窝,然后转身就跑,留下他们三个被蛰个满头包。

    叫你们再跟老夫叫板?试试被蜂子蛰的滋味吧……

    现在三人的处境,实在是尴尬又难受。

    虽说为了防止阁臣窃主上威权以自专,每本奏章都至少要有两名大学士看过才行。若是遇到重大事宜,还需所有阁臣一起会签。但首辅亲自撰写的票拟,按例是不容阁臣质疑的。

    其余大学士必须要照抄首辅票拟,送去司礼监批红了。以示内阁意见统一,并无争执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司礼监那边已是望穿秋水在等着这份奏章。

    那帮死太监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徐阁老居然来了个倾情大放送吧?

    那是百分百一定会立即批红用印,形成不可改易的朝廷诏旨的!

    谁要敢阻拦,怕要被太监们视为杀父仇人的。

    恐怕就连冯保,在这件事上,也不会帮着张居正说话的。

    毕竟此事因御马监而起,头一条就是给御马监争取的。

    大家交情再好,你也不能冒犯我的根本利益啊!

    尤其是在之前最大的阻力——徐阁老,已经同意的情况下,叔大你却要横加阻拦,到底是何居心?

    所以张居正很快就打消了,去找冯保说和此事的念头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冲着绝交去的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甚至连陛下也不能找,毕竟成国公上这道奏疏,很可能背后就是陛下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三人去乾清宫,晓之以情、动之以理,说不定能让陛下暂时留中。

    但那些太监就要炸锅了,同样会向隆庆哭诉,劝说皇帝不要放弃这大好机会的……

    他们才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,而且这件事本身,就是皇帝绝对难以拒绝的,所以到最后该怎样还是会怎样。

    谁也改变不了的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办法了,解铃还须系铃人……

    三人认清形势后,赶紧拿着两本奏章,叫上小阁老一起去直庐。

    正碰见徐阁老坐上了肩舆出院子,长随拎着大包小包跟在后头,一副要家去再不回来的架势。

    三人赶忙深揖到底,赔罪不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?”徐阁老微微睁开眼,却只看向徐璠道:“赶紧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徐璠应一声,便要往西屋走。

    “小阁老别走,帮着一起劝劝元辅吧。”李春芳叫住了徐璠。

    徐璠不禁冷笑,想到会试之后,这李甘草搞砸了自己所托之事,还态度恶劣的样子,他就觉得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更别说,今天早些时候,张居正还怼过他了。

    他便故意问道:“李相公,你要我劝父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劝元辅不要递辞呈,还有再考虑一下成国公的奏本。”李春芳顾不上尴尬,朝着徐阁老深施一礼道:“昨日,无意冒犯了元辅,下官给元辅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居正和陈以勤,也跟着深施一礼,再次向徐阁老道歉。

    “不,应该是老夫向你们道谢才是。”

    却见抬舆上的徐阁老,一脸真挚道:“你们是对的,老夫不该总是和陛下作对,当以威福还主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闭上眼,往抬舆上一靠道:“老夫老糊涂了,还是老老实实回家抱孙子去吧。内阁的事情,往后就拜托三位了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轿夫得令,便抬着轿子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三人一直送到西华门,依然苦劝元辅回心转意而不得,只好站住脚,看那抬舆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“要乱套了。”李春芳丝毫没有,即将成为内阁扛把子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先把奏章尽量压一压?”陈以勤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张居正断然摇头,低声道:“小阁老今晚回家,肯定要开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只怕明日舆论就炸了锅,要是让他知道,内阁还没把奏疏递上去。

    那言官矛头瞬间就会指向他们三人,连点缓冲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且皇帝也会埋怨、太监更要记恨,那叫个里外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“先递上去吧。”张居正叹口气道:“我看看能不能劝陛下留中几天,咱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就是把咱们架在火上烤啊。”陈以勤脑瓜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李春芳看着天边火红的夕阳,有种喷口水……哦不,喷口老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1200票加更,高潮一浪接一浪呢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