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账面意义上的千万(两白银)富翁
    看着那些掌柜的、管事的欢呼雀跃,谢恩不迭的样子,唐胖子不禁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公子这手段,真是越来越厉害了。明明是要从这帮家伙身上,狠狠的赚一票,却还让人家感恩戴德,好像占了他多大便宜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股份制确实神奇啊,不如回头写信让大小子,也把唐记杂货铺改成股份制,看看会不会也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?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唐友德已经把自己的百年老店,当成可以随意尝试的试验田了?

    这究竟是观念的进步,还是道德的沦丧?

    值得深究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又乘兴向众来宾,展示了铺设在煤矿内的轨道车、绞盘式升降机,以及各种通风装置、矿洞支架……

    这都是原先就有的玩意儿,但经过张鉴和赵士祯用科学原理改进,就变得更加有效耐用起来。

    但最让来宾惊呼不可思议的,却是一段构建山坡上的简陋滑道。

    只见工人在挨近煤窑口的山坡边缘,挖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再将从坑口到山下道旁的一段山坡,铲去大的石块,稍事平整,挖了一条很浅的小沟。

    矿工们将数万斤的煤堆在坑中,然后用排水王从煤窑中抽水注入坑里。待到水位没过标线后,便将挡在坑口的木板抽开。

    然后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就那么不多的一池水,居然便把几万斤的煤从山坡上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听着在山谷间回荡不绝的轰鸣声,头一次见‘放煤下山’的掌柜们,全都变颜变色,大有山崩地裂之感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在利用泥石流的原理,用水冲煤堆,造成了一次小型的泥石流爆发……

    去年冬天,赵昊在观摩了妙峰山煤窑后,发现煤窑主雇佣的人手中,居然有大半是挑煤下山的挑夫。

    那些挑夫再能干,一次也就是挑个三四百斤煤,而且山路陡峭曲折,挑煤速度慢如蜗牛。

    因此运煤下山,就成了制约煤窑生产效率,拉高煤炭生产成本的致命一环。

    也是那次妙峰山之行,赵昊在经历地震时,观山体滑坡有感,忽然想到能不能用这法子冲煤下山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他对赵士祯的说法。

    实际上,无耻的赵公子只是单纯知道,四百年后的小煤窑依然在采用这种方法,直接将煤从矿口冲到路边装车罢了。

    赵士祯经过反复试验,便将叔父拍脑袋的想法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经过粗略测算,仅此一项,就能让煤窑的生产效率提高一倍。并且将每百斤煤的成本价,从六七十文,一下就降到了五十文以内。

    不过仁慈如赵公子,已经命令两位胖胖,把成本就定在五十文上,多出来的钱给工人提高福利,进行扫盲教育。

    实在花不了,隔三差五拉个戏班到窑上唱个戏,还能大大提高工人的愉悦度呢……

    嗯,赵公子做生意,是为了让大家都得到幸福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下山的时候,那些掌柜的缠着赵昊和二胖,问能让他们入一股吗?

    “这需要和股东们商量一下,待到股东大会那天,再给诸位一个答复。”赵公子惯会吊人胃口,自然不会把打算,一股脑全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公子,西山矿业到底拥有多少个废煤窑……哦不,可以再开发的煤窑?”

    赵昊看一眼孙胖子,其实他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掌柜的们知道,这其实才是赵公子第二次来西山,不知作何感想?

    不过孙胖子已经很习惯了。

    毕竟卢沟桥煤场那边,公子统共也就去了三五趟。经营步入正轨后,更是直接就不管不问,再也没露过面了。

    因为公子有更重要的事,比如上天啊……

    孙胖子默默自我安慰一句,然后便悍然宣布道:“西山煤业目前拥有可开采煤窑,共计三千六百六十六口,其中绝大多数的状况,都要远好于一号窑!”

    这其实还得多谢小阁老的帮助,原本还有好些家死咬着一千两一个废煤窑的价格不放。

    但朝廷要禁止西山采煤的消息一传来,卖家们马上就主动降价、挥泪大甩卖、清仓大处理。让两个胖子狠狠的出了口恶气,直接将收购价砍到了二百两以内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,这么多!”掌柜的们全都呆若木鸡,彻底算不过账来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总之,西山煤业超级超级有钱景就是了,错过了后悔八辈子!

    返程时,一帮参观者全都恨不得插上翅膀回到京里。

    能自己做主的,开始盘算起如何筹款来了。就是将生意抵押给当铺,把宅子卖了,也在所不惜啊!

    不能自己做主的,则挖空心思寻思起,该如何说服自家老爷夫人,千万不要错过这次搭顺风车、一日千里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要是错过了,日后定会被自家主子埋怨死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却说左都御史王廷,结束了公正廉明的一天,坐着大轿子回到家。

    府上管事早就等在院中,看到老爷回来,赶紧迎上去,掀开轿帘。

    “老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回来了?”王廷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待到轿夫降下轿杆,便在管事的搀扶下,四平八稳下得轿来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管事的连应三声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看来收获不小哇。”王廷眉头一挑,顾不得换下官袍,便径直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去书房,管事的就按捺不住的嚷嚷起来:“老爷实在太英明了!幸亏让小的去了这一趟,不然绝对抱憾终生!”

    “哦,快说说?”王廷微微自得,心说本宪果然明察秋毫,从那西山煤业的卷宗中,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但王总宪没有继续深挖看看,里头有没有不可告人的勾当。而是派自己的管事跟着去了西山,想看看能不能跟着赚上一票……

    ‘本宪为官清廉自守,但合法赚钱的机会不能错过。’王总宪在心里,如是为自己的骚操作辩解道。

    管事的便将今日所见所闻,一五一十讲给王廷。

    自然也把王总宪听得一愣一愣,坐在那里好半晌,方出声问道:“这西山煤业,到底值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知道,但这三千六百多口煤窑,是摆在眼前头的。”管事舔一下发干的嘴唇道:“那大都是用极低的价钱收回来的,所有成本加进去,平均价格不会超过二百两一个。小的特地了解了一下,眼下市面上,煤窑的价格平均是四五千两一个,就算他那都是别人挖过的,卖三千两一个绝对有人抢着要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管事的又道:“而且西山煤业有科学加持,肯定会比别人挖的更深更多,所以小人相信,在他们手里,一口煤窑的价值,绝对超过四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多少钱呢?”王廷口干舌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保守估计,单单他们的煤窑,价值就超过一千万两白银了……”

    ps.第三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。后两更检查一下发哈,不会太久的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