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要有担当啊,科长!
    大明的官职体制,皆由太祖皇帝钦定。

    太祖立国之初,鉴于宋元两朝皆君弱臣强、太阿倒持,以至皇家最终失去江山的教训。借胡惟庸案废除宰相,将相权力归于六部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又担心六部的权力又会过重,便对应六部设立了六科给事中,专门负责监督牵制六部之权。

    因为这位皇帝实在太谨慎了,他自然还会担心,六科权力过重怎么办?总不能再设个六处来监督吧,那样岂不陷入了无限循环?

    太祖便将六科官职最高定位正七品,例由年轻官员担任给事中,使其无法凌驾于位高权重的各部尚书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影响给事中手中巨大的权力,他们不但掌握了参政议政的谏议权,还拥有广泛的监察弹劾权,非但其对应的各部,朝廷百官也无不受其监督。

    乃至于皇帝陛下,他们都有权力说长道短,就连陛下晚上跟谁睡,给事中们也可以拿出来批评一二。

    是以搞得皇帝们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六科廊原本位于皇宫归极门内,与内阁遥遥相对,后来正德时因为火灾暂时迁到午门外的东西朝房。

    武宗皇帝一看,还歪打正着了呢。自打六科搬出皇宫,耳根子着实清净了不少。便再也不许他们搬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于是,五十八名给事中便在午门外两排低矮的值房里,一待就待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因此千步廊这最北一段,便被称作六科廊,也唤为‘鬼见愁’。哪怕堂堂一部尚书,见了这些七品芝麻官都一阵阵直打怵。

    不过小阁老徐璠,却非但不怵这些给事中,还时常跟他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和他爹,豢养的汪汪队啊……

    自从徐阁老上表请求致仕以后,小阁老便也不去内阁了,当然更不会回他的太常寺……回去给乐队当指挥吗?

    他几乎天天都泡在六科廊中,和给事中们一同上班下班。

    一是为了就近控制指挥自己的汪汪队;二是六科除了监督六部之外,还对皇帝的所有诏旨都有监督权。所谓‘凡诏敕必经六科审核通过,诸司方始得奉行’。

    因此控制住了六科,朝廷就翻不过天来。他老父亲才好安心在家修养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会儿,小阁老正在吏科都给事中的值房中,与‘骂神’欧阳一敬关起门来密谋。

    “昨天钓鱼台发生了件大事儿,你可知晓?”徐璠盯着对黑眼圈,似乎昨晚睡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昨日,他也是在这里度过的。当时还有心情跟一帮给事中谈天说地,结果中午时听到了陕西地震的消息,小阁老登时整个人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显然,他非但没法再用‘有碍皇陵、地龙翻身’的说法,去查封西山的煤窑;而且,还输了赌约,按说得给赵昊磕头……

    磕头是不可能磕的,这辈子都不会磕的,只能耍耍赖皮,装作没这茬的样子过活了。

    谁知,回家季氏又跟他闹,告诉他西山煤业股票,涨到了整整一百九十两,而且绝大部分人还都没抢到。

    把徐璠听得这个窝火啊,打了儿子一顿都不解气。

    嗯,似乎最近这法子用得有点多,效应递减的厉害呢……

    翻来覆去一晚上,徐璠发现自己根本过不去这个坎,非得想法子出了这口气才行。

    欧阳一敬四方脸膛、神情严肃,两道与嘴角相连的法令纹,令人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身为战功彪炳的汪汪队队长,他没必要像其他给事中那样,对小阁老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听了小阁老的话,他点点头道:“听说那个西山煤业,在钓鱼台大肆出售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听听,像话吗?”徐璠敲着桌子愤愤道:“那么赚钱的买卖,居然还要把股份分给别人,难道自己攥在手里不香吗?到底是何居心?!”

    欧阳一敬出道至今,已经累计干掉十几名文武高官,自然不是只靠蛮干。他收集情报、分析局势的能力,并不在小阁老之下。

    闻言便心中一笑道,怕是因为没分给你吧……

    哦,给了。是你自己退回去了。

    欧阳一敬强忍着笑,点点头道:“传闻说,他们现在有八十八位股东。囊括皇家、勋贵、文官、宦官、还有富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他们居心叵测,才会选择退出的!”徐璠便一脸正色道:“欧阳科长,你大展身手的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欧阳一敬一愣,端着茶杯的手悬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他们文武勾结,内外串通,假以时日,定然尾大不掉!”徐璠咬牙切齿道:“我听说,内阁四位大学士,除了家父洁身自好外,都在里头有股份。就连次辅李相公那样软绵绵的人儿都不例外!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欧阳一敬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科长要搞他们一下了?”徐璠闻言大喜,虽然这个欧阳一敬很难打交道,可架不住人家战力爆棚啊。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,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却见欧阳一敬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啊?”徐璠嘴巴长得老大,这还是他头一回,听骂神说不行呢。“你不是也认同西山煤业的危害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下官觉得还要观察观察。”欧阳一敬面无表情的答一句,心说你当我傻啊?

    那么大个马蜂窝,谁爱捅谁捅去,反正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

    “要有担当啊,欧阳科长……”徐璠还要再劝,却听值房响起敲门声,他赶紧打住话头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吏科给事中石星,他向两位大人行一礼,然后将两份谕旨、一本奏章,摆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然后沉声说道:“小阁老、科长,战斗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各拿起一份谕旨看起来。

    徐璠看到的,是皇帝给父亲加官进爵、诚意挽留的旨意,不由嘴角挂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看来陛下还是知道的,大明朝这艘透水的破船,只有父亲才能驾驭得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石星的脸色却阴沉下来,看完手中的旨意后,又拿起那道奏疏仔细一看,不由重重拍案道:

    “开会!本官要提议封驳诏敕!”

    徐璠闻言,露出震撼的神情。没想到堂堂骂神,居然宁肯去打皇帝的脸,也不愿去招惹西山公司。

    难道那见鬼的公司,比皇帝还可怕吗?

    呃,错过了真心痛啊……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