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谷长袖善舞,不输蔡泽范雎
    当三位大学士闻讯赶出文渊阁时,正看见八九个言官被二三十个内侍举着棒子追上了石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张居正勃然作色,厉喝一声道:“拦下他们!”

    文渊阁重地,是有锦衣卫把守的。一队锦衣卫赶紧上前,把那些言官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些内侍倒也知道轻重,没人敢踏上石桥,连句狠话都没敢丢,便溜之大吉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,抓住他们啊……”几个给事中跑掉了官帽,跑丢了靴子,身上的官袍也被撕破,满头大汗的瘫坐在地上,还不忘让大学士们抓住凶徒。

    “放心,跑不了他们。”张居正淡淡说一句,他是不会抓人的,这时候抓住人反而被动。

    这种内外矛盾,只要掺合进去,就注定里外不讨好。最正确的处置方式是藏在背后、居中调停,事了拂衣去、深藏功与名……

    呃,这好像是师相教的。

    哎,师相对不谷真是推心置腹、倾囊相授啊……张居正惭愧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便继续盘算道,估计守城门的禁兵也不会抓人……因为他们是隶属御马监的。

    弄不好,这些打人的内侍中,就有御马监的人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呢?赵守正摇摇头,让锦衣卫出去,把其余的言官都弄进文渊阁去。又让中书舍人们,专门请出一间值房,安顿陆续到来的给事中。

    然后他低声对两位相公道:“不谷去内廷查问下情形,请二位在这里……看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名大学士点点头,这时候张居正愿意出头解决麻烦,他们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二位,徐阁老不在,我们得学着自己拿主意了。”又见张居正神情一肃,正色道:“三个臭皮匠,还顶个诸葛亮。就不信咱们仨,还顶不了师相一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能当上大学士的都是七窍玲珑心,李春芳和陈以勤自然能听出,张居正藏在这句话里的深意。

    师相不是想看咱们笑话么?咱们偏要把问题都处理好,向陛下证明这内阁离了谁,都能转!

    两位相公自有傲骨,早被徐阁老视他们为孩童的举动激起了火气。

    现在见徐阁老的亲传弟子都说这话了,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奉陪的?

    两人便重重点头,沉声道:“好!就听太岳的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张相公连个护卫也不带,便从内阁后门出了‘东上南门’,过了东华门大街,来到东上北门前。

    东上北门是内廷二十四监局的正门,门前有御马监和东厂的番子把守。

    看到不谷那标志性的美髯,哪还用他通报,东厂番子便赶紧跪地,毕恭毕敬把他请进门去。

    张居正沿着长长的甬道向北走不远,冯保便得了禀报快步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张居正微微一笑很倾城。

    “恰巧在内厂,可不拔腿就到。”冯保抿嘴一笑道:“相公不嫌弃,请过去喝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嫌弃呢?”张居正笑笑,跟着冯保来到了内东厂值房。

    东厂设在东安门北,位于禁城之外。冯保以提督东厂兼任御马监,为了方便统领两个衙门,便别出心裁在东上北门北街又设一个东厂,称为内厂。而原先的东厂称为外厂。

    内厂中都是他的心腹之人,说话也可以随便些。

    待到看茶后,冯保便主动道:“叔大,之前腾骧四卫的事情,你没有找我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永亭,我们是朋友,不谷当然不会让朋友为难。”张居正端着茶盏,轻轻撇着浮沫道:“此番,你当知我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冯保心中荡漾着激动,恨不得对叔大掏心掏肺道:“是吕用、高相、陶金、许义他们四个,昨天被言官鞭挞之后心里不忿,今日纠结了百余名精干内侍,在会极门埋伏了他们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吕用他们怎么猜到,言官今日回去会极门?”张居正不禁略感奇怪。

    午门有禁兵把守,自然不合适动手了。会极门是无人值守的内门,确实是埋伏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是会揖的日子,就连不谷也猜不到言官们会齐刷刷来内阁。

    “是我告诉他们的。”冯保坦诚道:“欧阳一敬实在太猛,故而东厂安插了眼线在他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张居正心说怪不得,那言官们这波输得不怨。

    “我还告诉他们,要让言官先动手。”冯保又幽幽说道:“这样到陛下那里,总也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居正不禁失笑,可你有一百根棒子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是滕祥授意,司礼监全体同意的。”冯保将司礼监诸位同仁,卖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不过他相信,叔大是不会害永亭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封驳的事情?”张居正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能有什么事?”冯保闻言余怒未消道:“这次言官真把咱家惹火了,所以才会给那几个小崽子支招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又歉意道:“因为怕叔大为难,所以没有提前知会。”

    “永亭是个体谅人儿啊。”张居正不禁欣慰一笑,又问道:“你们下一步,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处理?咬牙扛下来呗。”冯保苦笑一声道:“估计万岁对言官也是一肚子火,只要内阁不偏袒他们,问题就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永亭你是知道的,不谷对言官向来没有好感。”张居正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道:“不过能控制住六部九卿、大小百官的是元辅,不是我们这三个挂名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心里,叔大才是真正的宰相。”冯保诚心诚意说一句,然后才发愁道:“叔大的意思是,文官们会一起上书为言官出头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到时候群情汹涌之下,还不知会干出什么惊人的事情。”张居正神情凝重道:“说不定,还会敲登闻鼓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声震九重的登闻鼓?”冯保面色一白,他有些被吓到了。真要是闹大了,皇帝说不定就要把他们中的一个或几个,丢给外廷出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建议,永亭不妨听听。”张居正一脸古道热肠。

    “叔大何以教我?”冯保巴望着张居正。

    “一个‘快’字!快点禀报陛下,快点做出决定,快点处置完毕!”便听张居正沉声说道:“只要你够快,麻烦就追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叔大是说,赶在文官有所动作之前,把一切搞掂?”冯保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永亭悟性就是高。”张居正赞许一声,又幽幽说道:“板子多打在自己人身上,反正是自己人打。少打在外人身上……千万别打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到底该怎么办,冯保这下彻底通透了,不由起身抱拳致谢道:“叔大宰相之才,小试牛刀便安排的明明白白。多谢了,就按你说的办!”

    ps.第五更,125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下旬了,应该又有新月票了吧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