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恶人先告状
    文渊阁西侧值房,是中书舍人的宿舍。

    这会儿临时收拾出来,安顿遭了毒打的给事中们。

    此时,大通铺上躺了十几个伤势较重的伤号……主要是骨折,还有被打在脑袋上晕过去,打断肋骨站不起来的。更多的言官伤势较轻,有的是逃跑扭到了脚,有的是被打折了胳膊,还有个因为惊吓过度,到现在魂不附体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咱们太医院有专门的祝由科,负责帮你把魂儿找回来。

    赵府隔壁老王太医带着几个太医院的同僚,在那里给伤号上架板、敷药膏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十几个没受伤的言官,也像霜打茄子似的,一个个两眼发直,在屋外东墙根下坐了一溜。

    李春芳和陈以勤二位大学士,在屋里头慰问完了伤员,便出来和这些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朱科长要带头起身问安。

    “别起来,别起来。”李相公像慈祥的老母亲一样,用温暖的话语,安抚着言官们那被侮辱,受损害的身心。

    “已经吩咐厨房烧了热水,煮了粥饭,待会吃饱喝足洗个澡,换身干净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这样可以多拖延点时间……用心不良的老母亲,暗戳戳想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都精神点。”陈相公扮演的是严父角色。

    “相公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别说,言官们还真就精神起来,一个个站起身,满脸悲愤的冲着两位大学士嚷嚷道:

    “国朝养士二百年,科道尊严一朝尽丧!若不严惩凶徒,昭示天下,我等六科不复存焉!”

    ‘那感情好……’二位大学士微微一哂,赶紧劝说道: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张相公已经去查问真相了,内阁一定会替大家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咱们不让相公为难。”朱科长在许义的追击下,依然毫发无损,声音洪亮道: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也有言在先,倘若陛下再像以前那样袒护阉寺,我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    “对,科长说得对!”

    不光外头的言官,屋里受了轻伤的那些,也吊着胳膊瘸着腿出来,面红耳赤的嚷嚷道:

    “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还要追究司礼监,内官监,御马监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汤药费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两位相公被汪汪队吵得头晕脑胀,心说看来此事非闹大不可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乾清宫西暖阁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还赖在床上,徜徉于文化的海洋。

    一边看,皇帝一边点评道:“同样写武后,这本《外史》就远不如那本《如意君传》呐……”

    今日当值的陈洪,给皇帝端上他秘制的滋补汤,陪笑道:“老奴听说近来有个大名士,化名兰陵笑笑生,写了本足有百万字的《金瓶梅》,十分过瘾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隆庆一听就来了精神:“快取来给朕批判一下!”

    “此书因重重原因还未刊行,只以手抄本在士大夫间流传,老奴听说张相公那里有一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隆庆闻言大喜道:“张师傅那么一本正经的人儿,也好此道?”

    “男人嘛……”陈洪一副懂行的样子。

    隆庆看了看他,善良的心地让皇帝没有吐槽。

    主仆俩说的正热闹,便见滕祥、冯保、李芳、孟冲四个联袂进来。他们加上陈洪五个,都是可以随意出入帝寝的内侍。

    四人向皇帝问安后,便长跪不起,口称有罪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多大的罪过?竟让司礼监集体谢罪?”皇帝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回万岁,都是老奴几个大意了。前几日六科封驳了派出中官的旨意,下头那些人希望落空,一个个满嘴怪话、一肚子牢骚。”滕祥一脸自责道:

    “结果昨天,他们跑去吏科欧阳科长家门口,想跟他理论。却被言官寻衅滋事为由,把他们绑起来每人打了五十鞭子。”孟冲接过话头。

    “是八十……”滕祥白了孟厨子一眼,嫌他乱插嘴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!”隆庆皇帝盘膝坐在龙床上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道: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外廷,可以管起内廷的人来了?”

    皇帝不知道宦官打人在先,自然会有这种看法。

    “他们肆无忌惮又不是一两天了……”冯保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为这件事?”隆庆看看全员到齐的司礼监,心说这点事情不至于,如此兴师动众。

    “事情今早又发生了变化……”滕祥硬着头皮说一句,便求助的看向冯保。

    冯公公毅然接过话头,对皇上禀报道:“挨打的那几个气不过,今早纠集了一群人要去六科廊讨个说法。正好碰见那群言官,要去内阁告状,结果发生了激烈的口角,然后也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隆庆皇帝下巴差点掉到床上,怪不得这帮家伙要兜这么大圈子呢。原来发生了皇宫斗殴,这等耸人听闻的**。

    “多少人打架?都有谁参与?”

    “宫里这边,以吕用、高相、许义、陶金四个坐营太监为首,差不多五六……呃,三四十人。”滕祥原计划是将人数打对折。察言观色后,又机智的来了个折上折。

    所以说,完事一定要先告状。先告状的才有机会信口雌黄。

    “言官那边也是三四十人,除了出差在外的,几乎一个不落都来了。”冯保接着说道:“他们本来是打算给小阁老讨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徐璠又怎么了?他不是在家侍奉首辅吗?”隆庆感觉有些蒙。

    这几个太监有意无意,昨天没有禀报京中事宜,隆庆自然无从得知他便宜妹夫的辉煌战绩。

    “老奴也是昨天才知道,原来小阁老根本没在家,而是天天照常上下班。”

    便听冯保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不过不是在太常寺,而是六科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隆庆皇帝愣怔在那里。这下他的注意力,完全从今日的斗殴,转移到小阁老和六科廊的关系上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足足盏茶工夫,隆庆才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他们要给小阁老讨要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“新科状元赵守正,认为是小阁老指使六科弹劾他公子赵昊的。与小阁老在东公生门发生口角,然后把他给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隆庆彻底惊呆了,朕的朝廷这是变成修罗场了吗?

    ps.‘不谷’一词在明朝时,已经弱化为略带傲娇的士大夫自称用词,并无先秦时王侯自称之意。时移世易,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。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