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违法圣地左顺门
    乾清宫西暖阁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花了好长时间,才消化掉这几条过于劲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快传张师傅……”嗡嗡脑瓜子嗡嗡直响,感觉有些掰扯不清了。便习惯性的向场外求助。

    “万岁,张相公托臣带话给陛下,今天的事情,内阁不宜出面。还请陛下从速圣裁!”却听冯保大着胆子说道:“稍有贻误,必酿成轩然大波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隆庆摸着下巴,作冥思苦想状。

    张师傅到底什么意思呢?真想把他叫来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张师傅认为不适合出面,当然不能勉强他了……

    算了,张师傅肯定不会害朕的。

    于是,想不通的隆庆皇帝,干脆放弃了思考。

    先按照张师傅的主意,快刀斩乱麻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双方伤情如何?”隆庆赤脚踩在地毯上,双手撑着膝盖问道:“有没有出人命?”

    “回万岁,双方各有损伤,但还不至于闹出人命。”滕祥便赶紧答道。

    嗯,因为挥棒时用力过猛,有人肩膀脱臼,还有扭到腰的。对了,还有个追人时摔掉了门牙的,这么一盘算,损伤着实不小呢。

    “谁先动的手。”隆庆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言官!”四名大太监异口同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隆庆皇帝难以置信的眨眨眼,他其实是是想问,哪个太监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老奴已经审问过下头人了。”滕祥便言之凿凿的答道:“都说是吏科给事中石星,先把酒醋面局的许义一掌打翻在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石星是有功夫的,一下就把许义打晕了。这下小的们才急了眼,跟他们厮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隆庆皇帝狐疑的看着几个大太监。

    虽然他亲近信任身边的中官,却不代表嗡嗡就没有自己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怎么想,怎么觉得言官的行为不合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老奴岂敢欺骗陛下?”见皇帝起了疑心,滕祥赶忙先指天发誓,然后小声说道:“哦对了,还有件事。小的们是拿了棍子去理论的。”

    言官进宫都是要搜身的,自然手无寸铁。

    “嗨。”隆庆皇帝闻言,一脚把滕祥踹在地上,笑骂道:“你个老货也不老实了。说来说去,不就是你们的人,在会极门埋伏了人家一手吗?”

    “圣明不过陛下!”滕祥赶紧爬起来,带着冯保几个俯身叩首道:“臣等这点小心思,完全逃不过万岁的慧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。”隆庆略略得意的一笑,然后看着几名太监,语气平淡道:“说,是不是你们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那绝对不敢!”诸位大珰忙指天发誓、矢口否认,坚决否认事前知情,更不承认对下头人提供过方便和支持。

    “算你们还有点儿数。”隆庆哼一声,站起身道:“宫里不是撒野的地方,谁也不能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诸位大珰把脑袋深埋地毯上,互相交换个眼色,最终还是孟冲更猛一些,猛然抬头对皇帝嚷嚷道:

    “但那是打死人不犯法的左顺门啊,陛下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隆庆皇帝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会极门原先的名字,是叫‘左顺门’的!

    左顺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自从土木堡事变后,愤怒的文官们在这里,活活打死王振的三个同党之后,这里便成为了一方诛奸佞、杀谗臣的法外之地。

    官员们心里不痛快,可以尽情在左顺门开喷,就是骂皇DìDū没人管。而且传说就算在这里打死了人,按照前例可以不予追究。

    嘉靖年间,小阁老杨慎便计划利用这一法外之地,埋伏‘继嗣派’的两名头领张骢和桂萼。

    可惜张骢提前得知了消息,直接没敢上班。

    桂萼倒是中了埋伏,但人家是个练家子,见事不好便一个百米冲刺,逃出了包围圈……

    后来,杨慎更是将这地方利用到极致,组织百官在左顺门跪哭,差点逼疯了嘉靖皇帝。

    哪怕是嘉靖皇帝掀了桌子,命令廷杖杨慎等人,也是把他们抓到午门外行刑的,没在左顺门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传统这东西,还是要尊重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后来,嘉靖帝搬到西苑,紫禁城都没人住了,大家才渐渐淡忘了左顺门的风云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听了孟冲的提醒,隆庆的怒气一下子就消了大半。

    是啊,是文官们口口声声说在左顺门打死人不犯法,才造就了这个‘优良传统’。

    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、不许百姓点灯吧?

    文官打人不犯法,中官打人就犯法?

    没这道理嘛……

    “好啊,我看就是你们处心积虑谋划的。”

    隆庆抬脚虚踹,大珰们讪讪直笑,却只咬死了,是下面人冲动所为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背着手,在地毯上来回踱步一阵,终于拿定了主意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中官们心怀不忿,聚众埋伏言官。虽然左顺门曾有打死人不偿命之说,但如今左顺门已经更名会极门,所谓传统也就成为历史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不能一概推脱以传统,必须严惩以儆效尤。”说着,皇帝看向滕祥等人道:“着司礼监、内官监捉拿审问行凶之人,主犯绑至内厂廷杖六十,发配充军;从犯杖三十,以观后效……你们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局都是陛下的奴仆,自然任凭陛下发落,绝无半句怨言。”

    司礼监众人先端正态度,然后才愤愤道:“只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言官们也动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陛下。”一直置身事外的陈洪,也阴测测对皇帝道:“六科越来越不像话了,陛下这次若只把板子落在内侍屁股上,他们会愈发不把咱们放在眼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休得危言耸听……”隆庆不禁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陛下就是太善良了!”孟厨子大声嚷嚷起来道:“臣就举一个例子,弹劾赵昊的弹章,清一水都来自六科,却没有一本来自都察院!”

    “难道赵待诏父子,有本事控制得了都察院吗?”滕祥也跟着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小小芝麻官,当然没那么本事……”冯保一击致命道:“但有一对父子,却有本事控制得了六科!”

    李芳其实心里是佩服徐阁老的,但见大势如此,哪敢跟众人唱反调?便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