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廷杖
    隆庆皇帝是温柔的,没有像他的父皇那样,在午门外执行廷杖,而是改在东上北门北街的内厂院中。

    此时过午。

    吕用、高相、陶金、许义四人,并十余名中官早已带到,排成一溜跪在堂下,地上的影子越拉越长。

    终于,石星被五花大绑提来了。

    但内厂那高高的门槛难住了他。

    东方番子把人家绑的太紧,两条腿分不开叉,难道学兔子蹦过去?

    不说石星五大三粗的汉子,合不合适做这种可爱的动作,这可是要去受刑啊,严肃点行吗?

    几个跟在后头的给事中,便要上前将他扶过门槛,却被东厂番子用兵刃挡住。

    好在这也难不住石星,只见他缓缓坐在门槛上,把双腿搬过门槛,然后缓缓站起来,回头看向自己的同僚。

    “拱辰!”给事中们泪如雨下,悲痛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必如此。”此情此景,石星觉得应该发表下获奖感言。毕竟没有被廷杖过的不是好言官,没有吃过廷杖的人生不完整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过众同僚,刚要慷慨陈词几句,却被身后的番子猛推了一把,踉跄着扑向前方。

    石星刚要稳住身形,却又被另一名番子伸腿一勾脚腕,这下彻底无解,脸朝下重重拍在了地砖上。

    看着都疼,同僚们不忍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奉上谕,本提督监临廷杖。”冯保身穿大红的蟒衣,头戴钢叉帽,神情肃穆的扫过场下众人,而后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百名准备行刑的东厂番子齐声应下,然后在地上铺了十五块毡子。

    “跪在上头!”

    一名档头厉喝一声,十四名中官便乖乖跪在毡子上。

    然后番子两人一组,给他们穿上类似后世的束缚衣。这样他们两只胳膊就被紧紧束缚在胸前,想要左右转动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番子又用绳索套住他们的脚腕,然后四人四面牵拽,把他们扽成个直挺挺的‘大’字。

    然后褪下了他们的裤子,露出颜色各异的屁股来。

    石星也不例外,同样穿上了束缚衣,被拽成‘太’字,褪下裤子露出了黑乎乎的屁股蛋。

    “含上。”番子们又让他们一人含上一根软木棒。一是防止叫的太惨,惊了附近光禄寺的猪。二也是防止受刑的人咬断舌头。

    中官们由几名档头监刑,冯保则走到石星跟前,亲自监督对他的行刑。

    对石星行刑的番子有两个,皆赤着上身,肌肉虬结,手里提着三尺五寸长的大荆条。

    借着向冯保行礼的机会,他们瞄一眼厂公的脚尖,见是两脚张开,脚尖呈八字。

    便知道这是‘着实打’的意思,也就是说狠狠打,可以打残,但不能打死。

    要是脚尖碰到了一起,那受刑人就死路一条……

    冯公公专门按照当年刘瑾那套法子训练过他们。

    训练时,先用猪皮革扎成两个假人,一个里面装上砖块,另一个里头则放一摞纸。

    打前者时,不能打破猪皮。但掀开猪皮一看,里面的砖头要全部粉碎才行。

    打后者时则正相反,要把猪皮打碎,但里头的纸不能破一张。

    只有这两点都能做到,才能随心所欲输出伤害,成为一名光荣的廷杖手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伴着冯公公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十五名行刑手,便高高举起手中的荆条,狠狠抽在十五人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登时院中响彻‘啪啪啪’的抽打声,间或夹杂着几声‘蓬蓬’的闷响声。

    没几下,中官们的屁股便皮开肉绽、鲜血淋漓了。

    那石星的屁股却安然无恙,只是被打青了而已。

    可让人想不到的是,中官们还在硬撑着,石星却已经疼晕过去。

    番子便用井水把他泼醒,然后继续行刑。

    “要挺住啊,拱辰!”言官们一脸着紧的给他打气,心里却难免嘀咕,这么大个个子,怎么比太监还不禁打?

    待到六十下打完,石星便又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官们的屁股更是血肉模糊,看上去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番子这才不再阻拦言官靠近。他们赶紧冲进去,七手八脚将石星抬上一块门板,然后抬着他出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待到文官一离开,番子们赶紧取一块羊皮敷在受杖者的腚上,这样就能迅速止血恢复。

    当然伤口痊愈后,患处就会留下一处羊皮痕迹,不过中官的屁股又不见人,倒也无甚大碍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就能下地,”冯保瞥一眼满脸鼻涕泪的吕用几个道:“等伤好了就去南京,镇守太监会安排好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二祖宗照拂……”吕用几个忙强撑着爬起来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不过感激之余想一想,昨天才吃了八十鞭,今天又挨了六十杖,然后还要被发配南京,这波操作好像血亏啊……

    哎,果然冲动是魔鬼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给事中们把石星抬回六科廊,请太医过来一看。他们这才知道上了东厂的刁当!

    那太医用剪刀将石星腚上的肉皮剪开,众人只见里头肉已经成了败絮状,一碰就能掉下来……

    当场就有人吐了。

    “这帮天杀的阉竖!”

    脑门生着独角的欧阳骂神见状的勃然大怒,指着朱绘厉声道:“亏你还是刑科科长,连这点把戏都看不出来?!”

    “我隔着远远的,哪能看出门道。”朱绘苦着脸道:“再说那些中官也都皮开肉绽,鲜血模糊。人家十四个腚换我们一个腚,我们又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伤肯定没有拱辰重!”欧阳一敬愤愤道:“还没看出来吗?今天从头到尾都是中官针对我们的阴谋。他们精心选定了地点,安排好人手,打完就跑。然后趁着你们还没回过神来,来个恶人先告状。再抛出十几个陪打的,堵住我们的嘴!让我们有火发不得,有话说不得!”

    “嘶,有道理。”众人闻言露出恍然的神情,朱绘不禁埋怨道:“你早晨一起去多好?我们就吃不了这么大亏了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一敬心说,我陪你们挨打啊?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,六科的脸,这次已经丢到姥姥家了!”只见他神情肃然道:“诸位,六科尊严不可侵犯。我们必须要采取行动,挽回我们的尊严!”

    “是,科长!”众给事中看着他们的主心骨,不少人马上高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但这个事情,咱们实在不好拿出来说事儿。”朱绘却苦着脸道:“谁都知道,还没等咱们告状,陛下就先打了十五个内侍,还把他们都发配充军。咱们这边,只打了个先动手的石星。任谁评说,都会觉得陛下已经严以律己、宽以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陛下已经处置完毕了,再揪着这件事不放,怕是难以赢得百官同情。”户科科长郑大经也郁郁道:“咱们摆明了就得吃这个哑巴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要不我们为何郁闷……”另一位科长也郁闷的直喘粗气:“挨打还要被耍,最后还得感恩戴德。这不是把咱们当猴耍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口气憋在胸口,上不去、下不来,真要活活把人憋死!”一个伤了肺的科长,涨红了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求人,咱们自己来!”欧阳科长咬牙道:“咱们不求陛下严惩元凶,自己上本请辞,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ps.第四更,126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