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七十章 将军!
    当司礼监接到通政司送来的辞呈时,几位大珰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滕祥赶忙连滚带爬跑去乾清宫,禀报这一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“万,万岁,不好了……”滕公公哭丧着脸跪在地上,双手高举着一份联名辞呈道:“呜呜,六科集体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隆庆皇帝一口茶水喷出去三尺远,赶紧从御榻上站起来,接过那辞呈快速浏览。

    只见其大意是,六科乃天子亲臣,今日我等无状,惊扰禁内。虽陛下宽宏,只处罚石星,但我们深感惭愧,不敢再居天子心腹之位,故而集体辞去六科官职,以谢陛下。

    后面是密密麻麻两页纸的官职和人名,还有一枚枚通红的手印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登时眼前一黑,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御榻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。”滕祥和当值的李芳,赶紧扶住皇帝,又是掐人中又是灌茶水,才让嗡嗡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“唉,这群死孙,将军了啊这是。”隆庆吐出长长一口浊气,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藻井,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六科有一项重要权力叫‘科抄’,就是各科将通政司送来的题本,按批示分类抄送至有关官署承办。

    其中,抄送对口部门的称正抄,抄送其他官署者称外抄。

    但不管正抄还是外抄,都是只送抄本,原本是要留在六科廊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六科是整个朝政运转环节中,不可或缺的一环。一旦六科罢工,下面的六部各衙门,统统都要停摆。

    有人说,那不能直接下正本吗?

    这样非但难以稽核,而且二百年来陈陈相因的规矩,没有天大的魄力,和迫不得已的原因,又有谁愿意改变,有谁能改变呢?

    而且这帮给事中鸡贼的是,为了防止皇帝各个击破,先弄几个回来上班,让朝廷勉强运转起来。他们没有分头上辞呈,而是只用一份辞呈,联名请辞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哪个二五仔改变了主意,也没法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法不责众的好处在里头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暖阁。

    看着嗡嗡彻底乱了方寸,滕公公赶紧安慰道:“不就是些七品芝麻官吗,想吓唬谁啊?不干就不干,陛下再任命几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隆庆和李芳闻言,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望向滕祥。

    “滕公公,吏部都没法接旨了,还怎么任命给事中?”李芳闷声提醒一句,心说这厮真是司礼监之耻啊。

    “呃,看万岁太紧张,老奴开玩笑的,呵呵。”滕祥知道,自己又犯了白痴错误,赶紧萌混过关。

    好在隆庆对他十分宽容,毕竟滕公公的用处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,有气无力道:“赶紧去把张师傅请来。不,连李相公、陈师傅都一并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去!”滕祥赶紧像兔子似的窜出去,唯恐留在这里被皇帝献祭给六科。

    文渊阁,三位相公正商量着,下班后一起去探望一下徐阁老。

    一来表示关心,二来也给老人家一点危机感。

    说话间,就看到滕公公满头大汗跑进来,向他们宣布了这个噩耗。

    对内阁来说,这确实是十足的噩耗。

    毕竟六部就算没有上谕,依然可以在职权范围内做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可内阁没法下达上谕的话,那就彻底抓瞎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是可以跟六部长官谈话,对他们面授机宜的。可听不听在人家,弄不好就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三人赶紧出了文渊阁,连抬舆都来不及坐,便跟着滕祥一路小跑,进了西暖阁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急的团团转,马上免了三人的礼,抢着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三位相公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“陛下莫慌,困难总是天天有,但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李春芳最擅长的就是讲大道理,只是作用了了罢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稍安勿躁。”陈以勤就比他实在多了,沉声安慰隆庆道:“今日之事,我们几个都是亲历者。既然知道来龙去脉,对症下药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陈师傅说得对。”隆庆自然能听出好赖,这也是他一直不太喜欢李春芳的原因。

    有朕一个面瓜就够了,再要你个面瓜大学士有何用,组成‘二饼’吗?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对症下药呢?”隆庆忙热切的望着陈以勤。

    说起来,陈师傅也是潜邸旧人。只是在高师傅和张师傅这对璧人掩映下,没那么显眼罢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无非就是觉得,今天自己受了委屈。不就想陛下给他们出气,然后找个台阶就下来吗?”陈以勤看问题,永远简单直接,命中要害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世上的事大都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放着正确的选项不选,偏要一条道走到黑,这才是人类啊……

    便见隆庆脸上的激动渐渐消失,神情也变得不悦道:“官府断案还会重处先动手的那个……朕只处罚了一个,他们就觉得委屈了?难道非要老虎屁股摸不得,他们才不委屈?那朕就太委屈了!”

    “石星打了就打了。”陈以勤却不看隆庆脸色,沉声道:“他们是认为,吕用等人背后还有指使者,想要陛下查处之!”

    侍立一旁的滕祥和李芳,闻言差点没晕过去。前者更是恨得牙痒痒,心说你个老陈怎么回事儿?不知道咱家就是幕后黑手吗?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隆庆看看滕祥,难以决断。

    滕祥吓得摇摇欲坠,直欲晕厥。

    终究,隆庆还是没忍心,干这种所有皇DìDū会干的事儿。他将视线转向张居正道:

    “张师傅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居正一路上沉默不语,进殿后更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此时就这样过去了,却还是低估了言官的任性和骄纵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被徐阁老惯坏了,居然一点委屈都受不得……

    其实张居正知道,一句话就能解决眼前的问题——‘请徐阁老立即出山’。

    只要徐阁老回来视事,自然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他们三个的日子定然要难过了……

    更麻烦的是,这次风波闹这么大,往后隆庆皇帝怕是,再也不敢招惹徐阁老了。

    请回高新郑的日子,岂不要遥遥无期?

    其实张居正还想到一个,可以瞬间解决所有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这办法绝不能由他来提,不然不谷的良心会痛不说,还会得不偿失的……

    半晌,张相公才在皇帝殷切目光的注视下,胡须低垂道:“不管怎样,陛下都不能急着做出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让步,也得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,不然以后六科就彻底无法无天了。”顿一顿,张居正道:“为臣再想想办法,三天内给陛下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吧……”隆庆皇帝叹气点点头,他也知道,仓促间最好不要做决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因为这本就是张师傅教的啊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12700票加更。北京卷进入最后的高潮了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