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言官永不为奴!
    首相阵营之所以会在如此关键时刻,出现这样超级巨大的失误,偶然之中是有其必然的。

    比起当年上下一心、同进共退,控盘能力极强的严党来,今日所谓‘徐党’简直就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这并非徐阁老的能力不如严阁老,根子也不在两位小阁老身上,而是出在两个集团的不同理念上。

    严党摆明了,大家凑一起就是为了升官发财的。但凡加入的,就不在乎什么仁义道德,自然让要谁咬谁,叫干啥干啥。只要上头拿得出足够的利益,下头保准如臂指使,没人敢擅自行事。

    所谓‘徐党’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首先徐阁老就反对‘徐党’这个称呼,坚持所谓‘君子群而不党’,因此与下面人一直保持距离。一应交往勾兑,统统都交给徐璠负责。

    其次,徐阁老对言官的保护也好,对前朝获罪大臣的提拔也罢,都是打着保护言路、主持正义的旗号。从不承认是在假公济私,为自己培植党羽。

    再者,言官永不为奴!

    朝廷挑选言官素来有几条标准,一是进士名次尽量靠后;二是少用狡黠灵动的老油条,多用憨直忠耿的愣头青;三是与朝中大臣沾亲带故者不用。

    这样选出的言官群体,本来就是最轴最愣最硬气,最不好收买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嗯,才没说是茅坑的石头呢。

    御史还好,至少上头有个总宪管着。六科五十八名给事中,却都是独立的存在,收买几个科长也没用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徐阁老也只能顺势而为,引导他们攻击自己的政敌。想要令行禁止却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六科也不跟徐阁老商量一下,就集体辞职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根本不认为,自己是徐党……

    我们明明是正义的汪汪队好吗?

    ~~

    首相府邸,花厅中。

    徐阶发一通火,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让人收拾完残局后,他对董传策喟叹一声道:“这一年,老夫没少给言路背黑锅,和陛下的关系走到今天这步,言官们实在是‘居功甚伟’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徐阁老几乎是咬牙切齿了。

    董传策闻言悚然,心说也是。以师相之聪明机变,侍奉喜怒无常的先帝尚且游刃有余。却与绵软和善、中人之姿的今上矛盾日深。个中原因,真让人不胜唏嘘啊。

    也许从当年,师相升任首辅后,在值房中写下那行‘以用舍刑赏还公论’时,一切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师相依靠言路舆论造势,达到了声名的顶点。也受言官肆无忌惮所累,以至于失去了圣眷,看似鲜花着锦,实则步履日艰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不指望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徐阁老风风雨雨经历的太多了,很快便收拾好情绪,冷静面对问题。沉吟片刻,他吩咐董传策道:

    “你明天去一趟通政司,告诉薛纳言,就说老夫请他帮忙留意中外奏章。如有针对老夫的,请他务必设法暂缓些时日,待老夫复出视事后再上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董传策沉声应下,难掩喜色道:“师相终于要复出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哩?让人家偷了营怎么办?六科不给看家,老夫只好自己回去看着了。”徐阶像吃了只苍蝇似的,郁闷道:“你来时,还正在写第三道乞休疏呢,这下连递都不敢往上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徒增变数呀。”董传策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旋即想起去岁四月,皇帝挽留了两次,高新郑便回内阁上班。

    当时言路好一个嘲讽,说高拱权欲熏心,殊无大臣之体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没少拿这事儿编排高新郑,没想到这才一年,就要自己打自己的脸了。

    “不如先安排六部九卿领衔百官,上本坚决挽留师相吧?”董传策轻声提议道:“只要铺垫好舆论,这第三道乞休疏,不上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徐阶等得就是他这句话,欣慰的点点头道:“你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待到跟董传策面授机宜之后,徐阁老手摸着檀木的月牙扶手,缓缓道:“回头你帮老夫约一下太岳,就说我请他过来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相。”董传策闻言心下一松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瞎,能看出张居正羽翼已丰,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但值此风雨飘摇之际,徐党上下还是希望,大当家和二当家能拧成一股绳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只要这两位站一边。

    那天,就翻不过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春松胡同。

    祖孙俩挑灯夜战。

    圆溜溜的琉璃棋子,在灯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啊哈。”只见赵立本将倒数第二颗棋子,跳进了赵昊阵中。而赵昊,还有两颗没达阵呢。“乖孙,你又要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昊郁闷的直揉脑袋,心说这才下了一天跳棋,又得换花样了。

    三国杀肯定死的很惨,那该上军棋还是大富翁呢?

    这时,叶氏掀开帘子进来,见状不由笑道:“爷俩又在下棋啊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赵立本看看外头天色黑透,知道准有大事。

    “大人慧眼如炬,什么都瞒不过大人。”叶氏崇拜的看着赵立本,然后低声禀报‘伍记’刚打探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六科集体请辞了?”赵立本吃惊的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……”赵昊也跟着惊呼一声,顺手把棋子丢进爷爷的阵营里,登时弹珠滚滚四落。

    “好的不学。”赵立本白他一眼,这才回过神来,哑然失笑道:“这他娘的要唱空城计吗?”

    “不过人家孔明,好歹还在城头高坐呢。”老爷子说着自己先摇头了。“可连徐阁老带六科,全都走了个干干净净,城里连根人毛都不剩,这是要闹哪样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闹哪样啊?”见自己引起的扑棱蛾子效应,已经让这段历史脱轨,赵昊不敢妄下结论,还是指望老爷子拿主意吧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闹哪样?”赵立本摸着胡子冥思苦想,脑瓜子嗡嗡作响,也没看懂徐阁老这波操作意欲何为?

    “难道是故意让人跳出来,好看清敌人的面目?”叶氏不确定的问道:“然后一网打尽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赵立本断然道:“徐阁老生性谨慎,不会这样玩火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表示赞成。虽然历史发生了改变,但依然有脉可循。

    他知道徐阁老在这个时间点上,日子肯定很不好过,是不敢犯错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故意开门揖盗,然后极限反杀了。

    三人对着头寻思到半夜,依然没理出个头绪来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