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负重前行徐阁老
    第二天,便是徐阁老约张居正吃饭的日子。

    张相公一如昨日的赵昊一般,出门前仔细收拾一番,还让夫人给化了个烟熏妆……好显得更加憔悴一些。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那对明显的黑眼圈,就像已经好几宿没合眼一样,张居正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爷可得留神,这妆哭不得。”顾氏一边用粉扑将他脸色拍黄,一边细心的提醒道:“不然就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居正不由想到,自己年轻时辜负的小娘子,伤心流泪时的大花脸,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今日徐府之行,说不得也要泪如雨下的。

    实在没法想象,在师相面前哭成花脸,会是什么场面?

    不谷又不唱戏……

    “擦了。”张相公的胡子都卷曲起来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张居正到徐府时,便见徐元春早就在门口迎候了。

    “恭迎世伯。”徐元春执礼甚恭,将张居正搀下车来。

    “元春,没去国子监?”张居正对徐阁老这个孙子,印象还是不错的,至少这孩子没什么坏心眼。

    就是有时候好走神,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回世伯,这几日家里不安生,特意跟教授告了假。”徐元春答一声,将张居正引入后宅。

    “爷爷最近身体也不好,不然早就亲自迎接世伯了。”徐元春小声解释一句,要将他引去徐阶的卧房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你父亲吧。”张居正却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元春便带他来到徐璠的住处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时,张居正便看到徐璠躺在软椅上,正在门里晒太阳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徐璠吃力的把眼睁开一条缝,调整到来人的面部,方‘哦’一声道:“太岳兄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父亲,张世伯来看你了。”徐元春赶紧扶着徐璠坐起来,然后支起躺椅的椅背。

    张居正看着徐璠一对铃铛似的眼皮,不禁叹道:“小阁老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好多了呢,前两天肿的跟桃子似的,都睁不开眼。”徐元春脆生生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……”徐璠就像被抽光了精气神,整个人十分颓丧虚弱,完全看不到昔日骄横跋扈小阁老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抓着张居正的手,哭诉道:“太岳兄啊,你可得为我做主啊。那姓赵的畜生把我打成这样,还朝我脸上……吐痰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居正没想到,状元郎一通王八拳,居然把个不可一世的小阁老,彻底摧毁了。

    看来身体的伤害还在其次,主要是遭受到了十万点的精神伤害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当官当的就是体面,换了旁的官员,被人当着百官的面痛殴在地,还把痰吐在脸上,都会无颜见人。就算朝廷处理完了打人者,也没法再回原先的衙门上班了,只能谋求外调,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更别说极端好面子的小阁老了,简直比杀了他,还让他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“太岳兄,你一定要替我出了这口气呀。”徐璠摸着自己的胸口道:“不然老弟我得活活憋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阁老放心,朝廷一定会秉公处理此事的。”张居正忙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屁的秉公!”徐璠却不信他的马虎眼。“昨天我问过董玄宰了,到现在还没抓到姓赵的那厮呢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直在全力搜寻,只要一找到他,马上抓起来治罪。”找不到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京城这么大,他要是存心躲起来,大海捞针怎么找?”徐璠使劲瞪着眼缝,想要表达愤怒的情绪道:

    “把他家里人抓起来,他要是不露面,就统统投到牢里去!”

    “他家里都是有功名的,事情闹这么大,多少双眼睛盯着,刑部也不好随意抓人。”张居正叹气道:“小阁老安心歇着,一有消息不谷就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不再理创后应激反应严重的小阁老,转去徐阁老的卧房问安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来到阶前时,张居正便见徐阶背着手,含笑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那精神矍铄的样子,哪有一丝病容?

    看来所谓因病卧床,不过是视需求而定的。

    “师相。”张居正快走两步,向徐阁老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叔大,快免礼吧。”徐阶朗声笑道:“今天怎么有空,这么早就过来?”

    “师相相招,自然不敢怠慢。”张居正恭声答道。其实内阁现在闲得很,想干活都没法干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,说过多少遍了,如今你已是一品大员、东阁大学士,不要再执晚辈礼了。”徐阶满面慈祥的下了台阶,扶起了张居正。

    “学生的一切,都拜师相所赐。”张居正却愈加恭谨道:“没有师相就没有今日的叔大,这跟叔大处在什么地位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啊哈……”徐阶深深看着自己最器重的好学生,仿佛想从他脸上,看出此言有几分真心来。

    自然是十分了。张相公那张俊脸上的孺慕之情,简直能把人的心都化掉。

    “走,进去说话。”徐阶便拍了拍张居正的肩膀,心说出徒了。

    张居正搀着徐阶进去书房,先扶老师在太师椅上坐定,然后才在下首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“自从师相请辞后,就一直想约上两位大学士来问安,可这阵子朝廷事情实在太多,竟一直凑不出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可怪不得你们,是老夫撂了挑子,才给朝廷添了这么多乱子。”徐阶脸上现出一抹愧色道:“还以为你们三个肯定没问题呢,没想到还是稍微早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师相此言差矣,何止早了一点?”张居正心里暗叹,老师真是急了,一上来就直奔主题。忙还以十倍愧色道:

    “平日里师相在时,尚不觉得处理朝政有多难。可师相这一离开,才知道论道经邦、燮理阴阳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才知道啊,太岳。”徐阁老闹这一出,不就在等这句话吗?甭管张居正是真心还是假意,能说出这句话,就算达到目的了。

    迫于形势,复出条件一降再降的徐阁老,十分容易满足。

    “平日里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在替你们负重前行罢了……”徐阁老脸上的皱纹,都舒展开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居正诚心受教道:“师相还远不到放手的时候,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哎,老夫有心无力了。今春以来,夜夜难眠,白日里时时头晕目眩,精力一日不如一日啊……”只听徐阁老满面红光的说道。

    ps.第一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