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爹,这么快就回来了?
    当徐阁老醒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直庐中。

    太医院金院判,正把金针从他脸上一根根拔下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醒了。”徐元春满心忧虑的看着,脑袋跟刺猬似的徐阁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阶置若罔闻,只定定望着帐顶,仿佛这个世界跟他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金太医,我爷爷听不见了吗?”徐元春揪心问道。

    金院判摇摇头,含混道:“大公子,阁老需要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徐元春懂了。

    待金院判收好针,告退出去后,徐元春也轻声道:“爷爷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徐阶却嘶声道:“这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太医说,爷爷是气急攻心、情志致病。要尽量卧床休息,不要移动。”徐元春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徐阶却一拍床板,根本不容商量。

    “好好,爷爷别急,孙儿这就安排上。”徐元春摸一把泪,赶紧出去命人准备抬舆。

    内阁三人和滕祥也在院中,问明情况后,张居正沉声提醒道:“抬舆怎么行,要轿子。”

    抬舆就是太师椅加上两根抬杆。倒不是徐阁老坐不起轿子,而是紫禁城规矩森严,官员按例只能步行。坐抬舆都是皇帝对国老的恩典了。

    徐阁老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,用抬舆抬出去展览吗?

    滕祥也热情道:“司礼监有轿子!”

    便吩咐内侍,赶紧将自己出宫时乘坐的大轿,拆掉座椅,铺上褥子再抬过来。

    好一顿忙活,轿子备好了。四人又嘱咐徐元春,一定要照顾好首辅,便先行回避了。

    估计他老人家,现在只想静静,不想看到他们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徐元春便和长随,把徐阁老蒙着被子背出来,在轿厢里安顿好,然后起轿出宫去了……

    此时,距离徐阁老入宫,不到三个时辰,这会儿才刚到午饭时间呢。

    远远看着阁老的轿子,消失在东华门方向。

    三位大学士皆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连滕祥这等货色,都知道徐阁老的首相生涯,到今天基本就要画句号了。

    “哎,真是不幸啊。”滕公公一甩拂尘,朝三位大学士拱拱手道:“往后仰赖三位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皆苦笑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怎么应声啊?总不能笑出声来吧?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长安街,首相府邸。

    今日阳光明媚,徐璠也终于走出了阴影。

    他脸上虽然挂着淤青,却已经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季氏也松了口气,命下人将饭桌摆在庭院中,和丈夫就着鸟语花香、流水潺潺,享用久违的休闲时光。

    “来,夫人,咱们干。”

    小阁老端着酒杯,与季氏轻轻碰一下,歉意道:“这阵子为夫整个人都不好了,多亏夫人担待。”

    “哎,罢了,都过去了,往后少跟人结怨吧。”季夫人也不跟他吵吵了,捻着酒杯道:“都说‘和气生财’,这话一点不假,你说你要是不置那个气,多好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提那茬?!”徐璠一听就不乐意了,重重搁下酒杯,没好气道:“是我惹他们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!”季夫人也黑下脸。

    眼看两人又要吵吵起来,就听后院门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夫妻俩循声望去,只见早晨跟徐阁老入宫的那帮人,簇拥着抬大轿子,垂头丧气回来了。

    徐元春也跟在一旁,一脸的难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两口子赶紧起身迎上去。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他……”徐元春眼泪刷得就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徐璠眼前一黑,以为老爷子怎么了呢。

    还好,当长随的还算机灵,赶紧上前低声道明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那封来自二老爷的弹章,他是无从得知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还好还好……”听说老爷子只是晕过去,小阁老才松了口气,狠狠瞪一眼徐元春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怎么了呢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赶紧把徐阁老抬进卧房,安顿妥贴后,徐璠才黑着脸出来,冷冷看着徐元春。

    徐元春忍不住打个寒噤,屁股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小阁老低喝问道:“出门还好好的!”

    “是二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叔?他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徐元春赶紧将自己所见所闻,讲给父亲知道。

    小阁老听完眼前又是一黑,脸色数变才稳住身形,刷得抽出鸡毛掸子,咆哮起来道:“我打死你个龟孙!”

    徐元春吓得抱头蹲地,好一会儿才发现,父亲打的不是自己,而是挂在墙上的一副《熙园消夏图》。

    上头画的是徐阁老丁忧时,在家中与子弟享天伦之乐的情形。

    画卷最显眼的位置,便是徐阶与徐陟兄弟俩坐在罗汉床上,悠闲对弈的身影。

    徐璠的鸡毛掸子连抽十几下,把徐陟的人像打了个稀烂。当然也难免误伤,把徐阁老的脸都打没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徐阁老粒米未进、滴水不沾,一直躺了三天三夜……才终于渴得受不了,在儿子怀里喝了点水。

    “父亲不要太伤心,这里头也许有什么误会。”徐璠轻声安慰老父。

    这才三天时间,红光满面、精神矍铄的徐阁老,就已经眼窝深陷、形容枯槁了。

    现在说他八十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误会,他已经记恨我一辈子了。”徐阶左眼窝滚出一滴浑浊的泪来,喃喃道:“老夫这个弟弟,读书比我强,但自幼被你奶奶娇惯坏了,那是一点亏都不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嘉靖二十六年,你二叔进京参加会试。当时的主考是老夫同乡至交孙毅斋,所以老夫希望他能晚三年再考。”

    徐璠点点头,孙毅斋便是孙承恩,官至礼部尚书,非但与徐家有通家之好,而且两家还是姻亲。

    并且当时,父亲刚刚结束了多年的颠沛流离,被首辅夏言提拔回京。

    彼时夏言和严嵩的斗争已臻白热化,稍有差池就会再度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因此以父亲谨慎的性格,不愿意招惹是非,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其实数年后,朝廷曾决定放徐璠为长沙知府,吏部都下了委任状。却被徐阁老硬生生拒绝,请朝廷安排他改任在京闲职。

    但徐璠可以理解父亲,徐陟却不能理解兄长……

    “你二叔不同意,执意参加了大比,最后名列二甲五十名。按说这名次也不错,但他心高气傲,一直认为自己有状元之才。后来,不知从什么地方听说,自己原本考了第五名,是为父授意孙毅斋,将他打落到五十名开外,以避嫌疑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他把落选庶吉士这笔账,算在为父头上,认为是我嫉妒他,怕他殿试中状元,所以才让人把他名次调低的。当时他就整天跟我闹,逼得我再三保证,观政结束后,一定帮他某个好的官职,这才稍稍消停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第二年,恩师夏贵溪惨遭弃市,老夫作为恩师爱徒,同样深处危境之中。你二叔多少受了牵连,被分到鬼都不愿去的南京行人司。”徐阶长叹一声道:

    “这下他彻底恨透了老夫,回家跟老母哭诉,害得太夫人大病一场,还写信骂为父禽兽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ps:友情提示:当时都给事中就是叫‘科长’,不是胡写的。这样说吧,我在人物对话中的用语措辞,都是考究过的。大家觉得奇怪之前,不妨先百度一下。嗯,百度不到的,我也不会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