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什么,我也要致仕?
    乾清宫,西暖阁中。

    “圣明无过陛下。”听了皇帝的话,张居正点点头道:“而且长期来看,六科权责过重,早已影响到了朝廷的正常运转,这次就是明证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沉声道:“而翰林院比之前朝,又太过清闲。如果能复设中书科,由翰林充舍人,承担抄送之责。则可为翰林们提供练习政务的好机会,也能让朝廷更有序的运转。”

    李春芳和陈以勤点点头,心说还可以加大内阁的权柄。

    因为翰林院可以看成是内阁的外围组织,可比六科容易驾驭的多。

    “嗯,嗯嗯。”得到大学士们的赞许,对隆庆皇帝来说可是很新奇的体验,不由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自然也就放下了,对徐阁老致仕的担忧。

    是啊,朕还有张师傅,李相公和陈师傅,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嘛。

    而且,徐阁老不走,高师傅怎么能回来呢?

    一想到满脸胡子的高师傅,嗡嗡就什么也不担心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很快,‘科抄’之权将由通政司接管的消息,便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给事中们登时就炸了锅,齐聚欧阳一敬家,名为商量对策,实则怒气冲冲指责他,把大家带上了不归路!

    骂神表示自己也很懵逼,谁能想到徐阁老复出才一天,就被亲弟弟弹劾下野了呢?

    要是徐阁老他老人家在,朝廷现在肯定已经下旨慰留六科了。咱们七品官也不用‘三辞三留’,只要‘一辞一留’就保准回去上班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能接受陛下的处分,我们就上书争辩好了!干嘛要请辞呢?而且还是集体请辞?”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科抄之权被拿走了,我们六科等于被砍掉一条腿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对得起一代代的六科前辈?!”

    “欧阳科长,你必须要谢罪!”

    “还我们科抄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上班!”

    欧阳一敬见房子都要被愤怒的同僚拆掉了,只好求他们稍安勿躁,然后拉着朱绘跑去西长安街,想看看小阁老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毕竟,大家是为了给他讨说法,才在会极门被太监埋伏的。

    必须要负责啊,小阁老!

    “我负你妈个逼的责!”

    徐璠满肚子邪火没处发,又找不到徐元春的人影,正好拿这两个可怜的科长泻火了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让你们集体请辞了?问过我和我爹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当时,不是为了避嫌吗?”欧阳一惊缩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不为避嫌了?”徐璠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什么好避嫌的……”朱绘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都成了落水狗……”徐璠点点头,忽然从宣德瓷的大掸瓶中,抽出鸡毛掸子,朝着两人劈头盖脸抽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们这群王八蛋害的!”

    朱绘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骂神却一把抓住鸡毛毯子,跟徐璠斗鸡似的对峙道:

    “小阁老,事情可都是因你而起!我们不为帮你,能落到这般田地,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?!”

    徐璠闻言神情一滞,半晌松开鸡毛掸子,颓然坐在官帽椅上道:“罢了,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回头我问问父亲,看看你们还有没有救?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阁老。”欧阳一敬和朱绘深施一礼。“日后也不会忘记阁老和小阁老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徐璠摆摆手,就算父亲致仕,自己也一样需要汪汪队帮着咬人啊。

    死脑筋也死脑筋的好处,不会那么快就忘本……吧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徐阶寝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帮忙是对的。”听了徐璠的讲述,徐阁老点点头,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将养这几日下来,徐阁老已经没那么颓丧了。他穿一身居家厚松江棉布道袍,坐在微微吱呀的摇椅上,对儿子说道:

    “六科这帮人,将来的日子会很难过的,自然会念起我父子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璠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:“再没有像父亲这样,宠着他们的首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这个原因,未来朝廷要改革,省议论是必须的。”只听徐阁老淡淡说道:“不管谁当首相,都得让他们闭嘴,不然有这帮家伙在旁边聒噪,什么也干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徐璠目瞪口呆,没想到这番话能从父亲嘴里说出来,张居正说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惊讶的?老夫在内阁十八年,当了七年首相,难道连国家出了大问题都看不出来?”徐阁老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父亲从来不提‘改革’二字?”好一会儿,徐璠才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比一个久病之人,你不能一上来就用虎狼药,需要先温补调养,等身子骨没那么弱了再说。”徐阶叹口气道:

    “可惜啊,有人等不及,不愿意老夫这头老牛,慢条斯理的拉破车。人家要换上骏马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元辅说着,还是忍不住郁郁道:“也不怕散了架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指的是张太岳?”徐璠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徐阶沉吟了足足十几息,方缓缓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咱们爷俩要回家了。”徐阶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道:

    “嘉靖二年中探花以来,给老朱家卖命快五十年了,也该卸下担子歇歇了。”

    徐璠早知道,父亲被二叔这一炮,干得去意已决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被徐阶的话惊呆了:“咱们?父亲,我也要辞官吗?!”

    本官还是堂堂小九卿呢!

    人家还想趁着父亲致仕,弄个吏部侍郎当当呢……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徐阶点点头道:“你跟我一起返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徐璠不忿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问这句,便说明你不是当官的料。”徐阶长长一叹道:“为官者,不知进退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拨乱反正,恩泽满朝,足以庇护儿子了。”徐璠不甘的别过头去:“当年父亲阻止我去当知府,现在又要用同样的理由,让我跟你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要是老夫再干几年首辅,你想当官就当吧。”徐阶歉疚的看儿子一眼,然后苦笑一声道:“但现在我这一走,高新郑必定复出,他肯定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徐阶怕伤到儿子,有句话没说——其实根本不用高新郑,光那姓赵的父子俩,就能把你玩死!

    “但是父亲,朝里没人当官,到时高拱欺负我们怎么办?”徐璠还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不用操心。”徐阶闭上眼道:“这些年,为师护过的那些人,不至于看着老头子被人欺负死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徐璠愤然而出,去寻元春了。

    ps.13300票加更,求月票,推荐票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