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阁老陛辞(盟主加更)
    四月二十四日,朝野纷纷猜测声中,隆庆皇帝正式下达了,恩准徐阁老致仕的旨意。

    并赐白金钞币,敕命乘官船,派行人、锦衣卫护送回乡等等……

    阁老致仕时该有的优待一个也不少。

    但人们难免要拿当初高拱致仕时,皇帝给的待遇比较一番。结果发现堂堂两朝元辅,居然远不如一个阁员的退休待遇。

    皇帝的亲疏在此刻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但隆庆有话说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翌日,徐阁老陛辞时,隆庆皇帝歉意的解释道:“内帑和太仓都已经告罄,官员们的俸禄都欠了两个月,这时候实在不宜赏赐太丰。等夏税解入太仓后,会另有赏赐的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这样说,老臣就无地自容了。”徐阁老今日没有穿他的一品蟒袍,也没有戴独一无二的折角幞头。

    他穿着青布的道袍,踏着黛面的布鞋,头上也只戴着皂条软巾,全身上下再无一丝首相的气派,变成了个饱读诗书的南方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叹息道:“是老臣这个管家没当好,才让陛下总是捉襟见肘。”

    “阁老言重了。”许是终于意识到,这位老人再也不会烦自己,隆庆皇帝感觉两人间隔膜荡然无存,动情道:“你是有功于社稷的,朕真的很舍不得阁老啊。”

    但朕更想要高师傅,不得不做这个选择题了。

    “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老臣老矣,是时候换年轻人,来继续辅佐皇上了。”徐阶微笑说句套话,自然而然带出自己要说的内容道:

    “只是临别之际,还有几件事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元辅请讲,能办到的朕一定答应。”隆庆满心充斥离愁别绪,眼前都是徐阁老过往的好。

    “一是老臣走后,朝局势必变动剧烈。加之‘有钱好当家,无钱难做人’,接任的首辅打不开局面,怕是要拿朝中旧人开刀的。”只听徐阁老苦口婆心道:“这种时候,陛下要有自己的宸断,哪些人当用,哪些人当罢黜,当皆出于上,不能将权柄尽付于臣子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朕记下了。”隆庆点点头,认真脸。

    “二是,请陛下不要对言路抱有偏见。”徐阁老又语重心长道:

    “诚然,言官中有卖直钓誉、心术不正之人,但绝大多数都是最清廉、最耿介、最忠于大明的。老臣这话没有私心,因为老臣也不喜欢言官,谁愿意整天哄着一群二百五玩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隆庆皇帝瞪大眼,他还以为言官是徐阁老的爹呢。

    “但陛下千万别忘了,太祖皇帝为什么要在御史台之外,又设置六科?”便听徐阶沉声道:“因为他们是用来帮陛下看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六科越讨厌,内阁六部和各省督抚就越不敢乱来。英明不过陛下,自然明白是六科乱来的危害大,还是六部乱来的危害大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隆庆皇帝听到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只要有六科在,大明就不会出真正的乱国之臣,最多就是像刘瑾严嵩这样的权奸罢了,皇帝一道旨意就能拿下。”徐阶提到声调道:“要是没了六科,陛下啊,大明早晚要重演汉唐末年的悲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隆庆被吓到了。心说外戚、藩镇、内监,好像确实都比文官吓人啊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为臣请陛下务必宽宏大量,慰留六科一次,并把科抄之权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徐阶说着跪地叩首道:“上传下达必须要分开,不然通政司就要变成第二个中书省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好,朕答应元辅。”隆庆皇帝果然被徐阶唬住了,连忙点头应承。

    “如此,老臣代六科谢陛下宽宏了!”徐阶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对隆庆道:“还有就是最近京中大热的科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科学又怎么了?”隆庆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否认天人交感,肆意散播歪理邪说。”徐阶暗恨道:“那什么‘太阳系’模型,旁人听听也就罢了。陛下乃天子,岂能也否认天人交感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朕亲眼看到了月亮的样子,也看到了金星的盈亏。”隆庆皱眉道:“而且朕这个月来,还看到了有四颗星星,真的如赵博士所言,围绕着木星在转呢。这些足以佐证他没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真如他所言,天道有常、不为尧存、不为桀亡。那大明得天下就不是天命了!”徐阶低声严厉道:“后果有多严重,陛下想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隆庆神情不由一滞,但旋即昂然道:“大明得国最正,民心所向!”

    “民心似水、民动如烟啊,陛下!”徐阁老苦劝道。

    “天意自古高难测,人心向来深莫名。”隆庆却摇摇头,说起大实话道:“天何言哉,天何言哉?天意如何,全靠人一张嘴来说。将来有一天,大明失了民心,自然有无数天意被附会出来,宣称大明气数已尽的。既然阁老说人心靠不住,那人来诠释的天意,也一样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下轮到徐阁老词穷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很容易就推翻了内阁三人架空六科的意图。却费劲口舌,也无法撼动赵昊种在皇帝心里的认知。

    可见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教育,就是比单纯靠嘴炮灌输的认知,要牢固的多。

    这一局,赵昊完胜张偶像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见说服不了皇帝,徐阶便放弃了劝说,苦笑问道:“陛下日后还拜祭天坛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朕会继续敬天法祖的,因为国家需要,百姓需要,朕也同样需要。但不希望再有人用天意,来编瞎话吓唬朕了。”隆庆便干脆答道,显然这对他,早已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老臣还能稍稍放心些。”徐阶说完,自嘲一笑道:“人老了就是这样混账,临走了还要讨人嫌。”

    “国老这都是金玉良言。”隆庆皇帝不以为意的笑笑道:“还有什么事,一并说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公事没了。”徐阶便轻声道:“还有一件小小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隆庆一摆手。

    “犬子徐璠此番也准备与老臣一同辞官,但他还涉及一桩案子……”徐阶委婉说道:“还请陛下早日结案,好让为臣父子心无挂碍而去。不知这要求,过不过分?”

    “一点不过分。”隆庆皇帝知道徐阁老指的是哪个案子,他早有定计道:“此案若是交由法司,反倒便宜了那赵守正。这样吧,三日后举行廷议,由公卿大臣来共同决定,该治那业障什么罪!”

    徐阶听皇帝管赵守正叫‘业障’,心里不禁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他不禁暗道,看来皇帝也对那厮充满恶感。并没有爱屋及乌,因为赵守正是科学赵昊的父亲,就会偏袒于他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,臣没有意见!”徐阁老答应了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感谢新盟主“小飞毯”,谢谢大家支持。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