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另一只幕后黑手
    徐阁老致仕的消息,震惊了朝野上下。

    三位大学士又领衔上本,请皇帝再挽留一下元辅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回复说,已经当面挽留过了,但老人家去意已决,还是尊重元辅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见木已成舟,再无转机,京城各衙门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。

    官员们一时间,无法接受那位慈祥宽容的老首辅,就这样弃他们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受过元辅恩惠,尤其是新朝平反的那批官员,难过的痛哭流涕、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科道御史们更是直接崩溃掉。他们非但受元辅多年庇护照拂,而且还帮着元辅干掉了高拱一伙人。

    如今徐阁老这一走,高家庄的那个胡子,怕是又要杀回来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谁来保护他们这些可怜、弱小、又无助的言官啊……

    当初他们喷高拱有多过分,现在心里就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第一个被吓哭,接着所有人都跟着放声大哭起来,场面有如出殡。

    在这种悲愤的气氛下,有人忍不住抖出了张齐上本弹劾徐阁老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京太远,没法去找徐二爷的麻烦,言官们登时就把怒火宣泄在了张齐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先冲进张齐的值房,见没人,便砸了他值房,还顺走他盘了半年的两对文玩核桃。

    言官们尤不解恨,又杀到张齐家中,见大门紧锁,便拆下大门,冲进去又是一通打砸。

    然后杀了他一只鸡,用鸡血在墙上写下‘跳梁小丑、遗臭万年’八个恐怖的大红字!

    也就幸亏张齐知道自己没好果子吃,提前跑路,不然用来写字的,就不是鸡血了。

    鸡,代人受过,何其无辜?

    ~~

    其实张齐也没跑远,此时就在崇文门外大街上的三晋会馆中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半旧褐色布袍,头上戴着能遮住大半边脸的毡帽,跟着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人,来到会馆一处幽静别致的小院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两位须发花白的长者,正在神贯注的下着象棋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,各立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一个俊美倜傥,一个白白胖胖。皆端着个茶壶,在旁含笑观棋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进来,那个美男子手指竖到唇边,示意他们安静。

    张齐和那商人便乖乖立在一旁,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因为下棋的两位长者,一位是少傅、吏部尚书杨博,另一位是户部总督仓场侍郎王国光。

    观棋的两位,一个是经筵日讲官、翰林编修张四维,另一个是新科进士,庶吉士王家屏。

    两位部堂高官与两位翰林新秀上班时间凑在一起,就为下盘棋?那得多大棋瘾啊。

    盏茶功夫后,杨博被王国光抽将抽到心态爆炸,老头儿登时就搅了棋盘,呲牙咧嘴用家乡话道:

    “呢个二不楞死迷粗眼,捏一各揽溜死呢!”

    “又输不起咧。”王国光没好气的一抱胳膊。“捏再跟呢下,捏似呢孙孙!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大帅哥张四维忙轻咳两声,提醒两位长辈,这里还有外人。

    “哦,张贤侄来了?”杨博马上恢复风度翩翩的长者形象,起身笑道:“怎么样,刺激吧?”

    “刺激,真刺激。”张齐擦擦额头的汗渍,苦笑道:“晚辈和杨兄前脚从后门走,那些家伙后脚就到前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碰碰啪啪的,估计张贤弟家也不剩什么囫囵玩意儿了。”那杨兄名唤杨四和,乃杨博的堂侄,也是京中赫赫有名的晋商。

    “随他们砸去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。”杨博大笑一声,拍了拍张齐的肩膀道:“你只管安心住这儿,后头的事情,老夫会帮你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王国光接过王家屏递上的茶壶,呷一口笑道:“有天官大人罩着,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,等风头一过,就给你安排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担心,不担心,能为世伯出口气,是小侄的荣幸!”张齐一脸诚挚的笑容,能攀上晋商晋党,丢官也值了。

    “真会说话,去吧。”杨博一摆手,吩咐侄儿道:“招待好张贤侄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放心。”杨四和笑着点点头,又对王国光三人道:“不打扰雅兴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带着张齐行礼下去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两人出去,张四维忍不住问杨博道:“伯父,咱们干嘛要插这一缸子?人家真要查的话,怕是不难发现张齐和咱们晋商的关系,从而联想到你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怕人联想不到呢。”杨博却不以为意的大笑道:“子维啊,你就是太谨慎了,不知道用兵讲的是‘以正合、以奇胜’吗?”

    张四维和杨博都是蒲州人,杨博的儿子杨俊卿是张四维舅舅王崇古的女婿。杨博的孙女也跟张四维的儿子张定徵定了亲。

    王国光和王家屏也都是王崇古的同乡同族。

    这群老西儿通过这种方式连接在一起,形成了历史悠久,低调强大的晋商晋党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是亲戚,所以跟别的派系不同,他们商政一体,不分彼此。而且互相关系亲密,长辈对晚辈的栽培、维护和提拔,也远非其他派系的官员可比。

    张四维作为王崇古的亲外甥,素来被当成晋党下一任领袖栽培。

    杨博自然不会跟他藏着掖着了。“是,没有张齐横插一杠,徐阁老八成也要回老家的。而且那样,元辅还能走得更体面一些。但那对咱们,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为了出,去岁京察那口鸟气?”王国光打趣笑道:“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老夫是为了出气。奶奶的,他徐矬子和高拱斗法,居然拿老子祭旗!”杨博满脸不爽的啐一口道:“要是不给他这一下,天下人都忘了山西人是喝醋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比喻……”王国光笑得喷了一棋盘。

    “真脏,不跟你下了。”杨博瞥他一眼,转头看向张四维和王家屏道:

    “但就像老夫教你们的那样,不能让怒火冲昏了头脑,就算报仇也是顺势为之罢了。老夫告诉你们,我主要是做给高胡子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张四维恍然道:“高新郑本来就与伯父相善,伯父又让人弹劾徐阁老下台,等于为他回归出了力。等到高新郑掌了大权,咱们山西人的日子就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杨博赞许的点点,恨声道:“要不是徐矬子把高胡子撵回家,咱们怕是已经跟鞑子通边互市了。哪会有去年的石州之变、京城戒严?!”

    “高胡子可不是善茬,你就不怕他上台之后,翻脸不认人?”王国光有些抬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翻得起脸吗?他想跟东南那帮人斗,光靠几个河南佬顶个屁用?还不得靠咱们山西人?”杨博却自信满满的笑道:“不信你看吧,高胡子回来之后,一定会先把俺答搞掂,然后再慢慢收拾南边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高拱要对付俺答,自然离不开晋党的帮助。等搞掂俺答之后,还得靠晋商来维系和蒙古的关系,双方自然只能越走越近,直到不分彼此了……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