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皇帝耍剑——无人能敌
    乾清宫院中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最近太过用功,感觉肩背酸痛。见外头阳光明媚,一时心情大好,难得决定锻炼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换上了轻便的曳撒,头戴网巾、脚踏快靴,兴致勃勃来到院中。

    然后抽出陈洪手中的七星剑,拉开架势耍起剑来。

    看着皇帝一套乱披风剑法,砍得院中花草四飞,陈洪不禁悄悄后退,唯恐被陛下犀利的剑法所伤。

    口中还得好生喝彩道:

    “好剑法,醉斩长鲸倚天剑,笑凌骇浪济川舟!”

    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!”

    所以说,干啥都得有捧哏助兴的才行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越耍越兴奋,脑子一热,便准备来一招高难度的‘回首望月’!

    这招本该先挽个剑花,然后弓步反身回刺。

    但皇帝疏于练习多年,挽剑花时便乱了套。待反身回刺时,长剑不慎脱手而出,嗖的一声擦着陈洪的头顶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洪的钢叉帽直接就被长剑一波带走,吓得他披头散发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万万,万岁好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隆庆看看自己的手,又看看飞的老远的剑,不由一阵脸红,歉意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呦,皇兄这招叫‘天外飞仙’?”只听宁安长公主的声音,在宫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妹子好眼力,这招就叫天外飞仙。”隆庆尬笑一声,让小内侍把陈洪扶起来。然后接过帕子一边擦汗一边问道:“怎么这会儿跑来了?”

    “谁让皇兄耍得一手好剑啊。”宁安没好气的哼一声。

    听她一语双关,隆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。示意宁安进屋说,别吵吵的满世界都听见。

    两人进去西暖阁,关上隔扇,长公主便一屁股坐在炕沿上,满脸愤懑道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要逼死唯一的妹妹直说就是,何苦绕这么大圈子?”

    “朕怎么会有这种念头?”隆庆两手一摊道:“谁敢动你一根汗毛,朕灭他九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还要灭赵郎九族?”长公主吧嗒吧嗒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吗?你不要瞎想啊。”隆庆被搞得手足无措,站在那里苦笑不已道:“你先别激动,咱们从头捋,你是为了廷议的事情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事?”长公主哭道:“那姓徐的都把赵昊欺负成什么样了?赵郎这个当爹的,给儿子出口气怎么了?也就是他心慈手软,要是换了本宫,非把姓徐的绑上石头,丢到后海里不可!”

    “就像你对赵守正他爹,干过的事情?”隆庆笑骂一声,递帕子给妹子道:“当谁都能像你一样,无法无天吗?”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拆散我和赵郎十六年,不是死有余辜吗?”长公主拽过帕子,一边擦泪一边闷声道:“再说我又没真淹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去的快!”隆庆没好气的白她一眼道:“朕要是稍一耽搁,我看你俩还能再勾搭上不?”

    说着伸出手指点了宁安脑门一下,骂道:“他在你府上藏了半个月,你都不跟朕说一声。到底是他近,还是我近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……”长公主讪讪笑道:“皇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嗨,信你就有鬼喽!”

    随着头顶大山搬走,嗡嗡也变得开朗起来了呢。

    他一屁股坐在御榻另一头,端起茶盏喝两口道:“那业障忒冲动了,这次不给他个惨痛的教训,将来指定给朕搞出人命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长公主听得一愣一愣,怎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,却又找不到证据?

    嗯,朕这也是双关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把我赵郎怎样?”长公主便不再废话,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‘我赵郎……’皇帝愤懑暗道:‘听听,这说的是人话吗?’

    便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——一定要借此良久,狠狠打这业障一顿板子,然后把他远远外放出去,省得自己整天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皇帝就越不能让妹妹看出端倪来,便微笑道:“放心啦,他怎么说……也是朕的妹夫嘛。朕还能真让人怎么着他不成?不过是吓唬吓唬他,让他长长记性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廷议出个不好的结果呢?”长公主却非要问个准信。

    “最后不还是朕说了算吗?”隆庆一副‘我办事、你放心’的表情,笑道:“不管他们把调子拔得多高,朕都会轻轻放下的,不会让你赵郎,有什么闪失的。”

    嗯,最多皮肉之苦,分离之痛。

    朕光想想就开心,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是不放心。”长公主狐疑的看着隆庆道:“皇兄笑得太瘆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吗?”隆庆搓了搓自己的面颊,敛住幸灾乐祸的微笑,问道:“那你怎么才能放心呢?”

    “除非皇兄不许六科参加廷议。”长公主闷声说道:“他们和赵郎有深仇大恨,肯定要往死里整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隆庆皇帝心说,光六部九卿和都察院的御史,就够赵守正好好喝一壶了。不让六科科长参与廷议也好,以免真闹得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便装作为难的点头道:“已经写好了慰留六科的旨意,真是让人难办啊……罢了,谁让你是朕唯一的妹妹呢?就等廷议后再下旨慰留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长公主终于有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离开皇宫,长公主便兴冲冲回到府上。

    自从赵郎来了后,她是一刻都不愿在外头多待呢。

    回来后,先卸掉臃肿的凤冠霞帔,换上居家的齐胸褙子,宁安便哼着小曲到湖边寻赵郎。

    却见赵郎正在和三个小辈,坐在凉亭中玩一种新奇的纸牌游戏。

    这种牌共有五十四张,分四种花色,另有两张王牌……其实就是扑克牌。

    但无耻的赵公子悍然宣称,此乃自己为了庆祝父亲中状元,特意设计出的‘状元牌’!

    此牌上手简单,识数就能玩,玩法丰富,几个人都能玩。一经推出,马上就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四人正打得热火朝天,见长公主来了,马上招呼她加入。

    长公主一边摸牌,一边对赵昊笑道:“已经跟皇兄说好了,等廷议后再让六科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赵昊将摸到的牌按顺序插好,松口气道:“这样剩下的人就好说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可听说,京里百官都对徐阁老突然致仕十分难过。”长公主还是担心道:“你就不怕他们打定主意,替徐阁老出口恶气?”

    “干娘只管放心,只要咱们讲清楚道理,”赵昊却信心十足道:“相信诸位大人,都会同情我爹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……”见赵昊这么笃定,长公主只好点点头。虽然她也搞不清,赵郎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。

    ‘他明明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好吗?’长公主认真脸的想道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